第十四章 你的自恋让我佩服

更新时间:2016-01-15 20:25:52 作者:陶瓷猫 字数:3301

“唔,我是说了啊,可唐家跟沈家从小就有婚约,爷爷说了,如果实在找不到唐小诺就只能把我嫁过去,所以…我这不也正在努力找她呢嘛。”
  “唐小诺?我刚刚好像看到她了。”
  “哎哟,你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
  “兴许是看花了,她那样的人的确来不了这种地方。”
  “嗯,啊……”
  知道这个世界上最悲催又最让人恼火的事情是什么么?
  就是当你遇到你的前任外加你最讨厌的人不但无耻到可以当着你的面做坏坏哒的事情,还居然在‘做事’的时候说你的坏话!
  唐小诺怒了!
  她握着拳头,好想现在揣开门直接砰砰几拳直接把那对狗男女揍的满地找牙!
  可是……
  盛怒不休的她突然眼珠一转,想到了另外一个好主意。
  刚刚龙三姑说一会儿会有活动,那这场活动,会不会也变成了她找钥匙的一个机会呢……?
  “你刚刚去哪了?我找了你很久。”
  “哦,我刚刚东西吃多了就去了一趟卫生间。”
  唐小妞一出来就在偌大的宴会厅迷了路,幸好森迪找到了她并且把她带回到龙景琛的身边。
  龙大少凉凉的扔了一记眼刀:“看来你不止是只傻狍子,还是一只有多动症的傻袍子!”
  “……”
  原本刚刚撞到唐雅柔跟左禹峰心情就不太好,如今被这么一骂,唐小诺脸更黑了。
  哼!万恶的龙大少!就知道整天开玩笑黑她!
  什么多动症的傻狍子?她比傻狍子聪明多了可爱多了好么!
  眼神不好,是种病!是!种!病!
  “谢谢大家来参加我今年四十的生日派对!在座的很多人都是我的亲朋好友,我在国外八年,现在能够回来跟你们一起过生日,我真的非常高兴!”
  生日宴会开始了。
  龙三姑一身米色套装成熟优雅的走上大厅的一个圆形白色高台,她的跟前还有一个麦克风,好像晚会主持人的标配,唐小妞跟龙大少都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直到突然有一道充满怨恨的目光扫向自己,唐小诺一惊,下意识的想去找寻那道目光,但是却怎么找都找不到。
  因为这四周人实在太多了。
  “你又在乱看什么?”
  “刚刚好像有人在看我!”
  “你的自恋真的是让人佩服。”
  龙大少一句毒舌的话瞬间噎住了她。
  “哼!”
  亲,你嘴巴是与生俱来就这么讨厌么?那小时候做你的同学肯定很倒霉!
  “因为今天是我生日,所以很多朋友也都送了不少东西给我,感谢大家这般厚爱,现在我也有一个惊喜要送给大家!众位请看。”
  高台上的龙三姑又开口说话了。
  她像是在故弄玄虚什么,话音刚落两个服务生就拿着两个扁扁长长的盒子走了上来,底下的人伸长了脖子各个都很好奇。
  龙三姑掩唇笑了下,仿若很满意大家此刻的反应。
  “来,打开吧。”
  服务员听从龙三姑的话,齐齐打开两个盒子,这时又有专门的黑衣保镖走上台来,大手一展,众人全都屏住呼吸惊呆了——
  这这这,这是墨玄先生的绝版作品《秋水遥》!
  成双成对的锦鲤仿若活灵活现的嬉戏在山涧之间,太阳高挂于山峰中央,一名白衣男子站在峰顶仿若眺望远方。
  真的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气质。
  唐小诺都忍不住捂住了嘴巴。
  森迪站在龙景琛的身后,低声道:“听说这东西是龙三姑最近在收来的,一直都当宝贝一样十分珍惜,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拿了出来。”
  而且……还有两幅。
  唐小妞听到身侧的解释,忍不住的眨了眨眼道:“真的挺奇怪啊!墨玄是近年来最赤手可热的画家,可他自从报出废了一只手的新闻之后就再也不提步绘画,这幅秋水遥是他最后的一幅作品,按理说那些有名的画家画画都是至至此一副,为什么现在会出现两幅?”
  男人侧目看她:“你不明白么?”
  “什么?”
  “这就是龙三姑所说的活动。”
  “……”
  龙大少的目光深沉悠远,似乎注意力都在台上的那两幅画上,可唐小诺却被他刚刚的话吓得一惊。
  这两幅画,就是刚刚提及的活动?!
  唐小诺一开始毫不相信,可是随着龙三姑下面的话,她不得不开始佩服龙景琛了。
  “今天只要大家谁猜出这两幅画中哪个是赝品哪个是真迹,我便有SES新研发的珠宝圈套首饰相送!但数量不多,至此一套。”
  SES珠宝是龙三姑所在的公司,目前在全球珠宝行业内排名前十,人气非常高涨。
  于是,龙三姑的话音一落,底下很多名媛都沸腾了,蹿腾着身旁的男伴想要将珠宝一举拿下。
  不过,无论在场的人多么努力,却都很难分辨出真假。
  因为龙三姑不止要她们说出真假,还得把所以然道出来,否则就视为作弊。
  这样一来,原本就困难的事情变得更加艰辛了。
  眼瞅着大家都各个束手无策,龙三姑突然目光一转,笑吟吟的举着麦克风看向下面某个方向那边。
  不知道为什么,唐小妞的眼皮莫名一跳。
  她摸着眼皮正纳闷呢,便听到有人提及了她的名字:“小诺,既然大家现在都猜不出来,不如你上台试一试吧!”
  龙三姑话音一落,顿时周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唐小诺身上。
  很多人在看到她的面容的时候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嗤笑。
  “小诺,来,上来吧。”
  似乎是以为她怕了,龙三姑从邀请变成了诱哄。
  然而……
  唐小诺抬头,无意间对上台上人儿得意洋洋的眼眸,很想失笑。
  她的人生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怕这个字!
  早早就打定了注意,女孩迈过层层阶梯来到高台,底下人的目光都变得更加不屑,森迪忍不住的低声道:“BOSS,要不要我们给点提示?”
  “不用。”
  森迪很意外自家BOSS的回答,他诧异的张着口还想说什么,可又看到男人冷冽的侧脸,最终还是默默地闭上了嘴巴。
  好吧,既然龙少选择相信唐小诺,那他这个做手下的就也别多嘴了!
  “小诺,你仔细看看,这两幅画有什么不一样?”
  龙三姑环着双手,胸有成竹的瞅着她,似乎肯定她是认不出真假之分。
  唐小诺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扫视了下台底下,结果很快就找到了两双充满震惊跟愤怒的眼眸。
  没错,就是唐雅柔跟左禹峰!
  而且……唐老爷也在现场。
  只是,相比于唐雅柔她们显而易见的情绪,唐老爷却高深莫测多了。
  默默地握了下手,随即转过身:“我不需要仔细看,因为我一眼就认出是真假之分!”
  龙三姑一听忍不住的嗤了一声:“小诺,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
  “我没有乱说。”
  唐小诺不去看龙三姑充满蔑视的目光,直接手指一点左边的那幅画:“这幅是真的!”
  “哈哈!”
  龙三姑眼中划过一模恶毒,就知道她不知道!
  掩着嘴正欲好好嘲笑一番,没想到对方却话锋一转:“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两幅之中都没有真的!”
  全场哗然。
  “啊?!怎么会这样?”
  “这女人说的是不是真的啊?龙三小姐怎么会拿两幅假的来骗我们?”
  嘎嘣。
  龙三姑还没笑完的面容僵住了,而坐在底下的龙佑廷猛地拄着拐杖站了起来:“唐小诺!你放肆!”
  龙佑廷的声音很大,吓了大家都遽是一跳。
  这时,龙景琛长腿一跨,走到台上一把抓住了唐小诺的肩膀:“爸,小诺还没说完呢!”
  “你继续说。”男人拍了下她的肩膀,往后微微一退好像是在等着她把接下来的话说完。
  唐小诺忍住情绪,微微挑了下眉,继续开口。
  不得不说,刚刚龙佑廷突然的怒喝又吓到她一秒,但是龙大少这时即时上台解救,真的是让她有一瞬是感动到的。
  不过……唉,她感动个P?!
  龙少跟他爸不合她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的好伐!
  “大家可能都很惊讶而且还可能不相信我的话,但我之所以会那么说是因为墨玄先生的这幅秋水遥作品早在两年之前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底下交头接耳,众说纷纭。
  龙三姑终于缓过神来了,染着鲜红色的长指甲气不可遏地指着唐小诺:“你在乱说什么?!这可是我花高价从米国带来的,我已经找大师鉴证过了,它绝对是真迹!”
  闻声,唐小诺往后又瞄了瞄,嘴角悬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真迹?三姑妈,恕我不得不说一句,墨玄先生的每幅作品底下都会有一朵黑色的四叶草,而此刻的两幅作品虽然也有,只是……”
  她突然转身冲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微微一笑道:“能把你手中的酒杯借我下么?”
  女孩不知所措,似乎是被她刚刚的言论给吓到了,在什么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愣愣的就把酒杯递了过去……
  转身,抬手就是一泼——
  “唐小诺!”
  龙三姑面目狰狞的恨不得现在直接上前撕碎了她!
  但是!
  她被龙景琛高大修长的身躯给挡住了。
  “大家可以看到,这底下的黑色四叶草已经被红酒给冲混了色彩,然而墨玄先生每一次在作品下面点上的四叶草都是用永不退色的丹青。”
  “景琛!你难道就这么看着这个女人在这信口雌黄?我就不相信在座没有一个是明眼人!”
  龙三姑死活就是不相信唐小诺的话,而且认为她故意毁坏自己买的高价画品,恨不得现在一刀捅过去让她以命抵画。
  就在气氛僵持之时,突然一个柔软的声音响了起来:“三姑妈您别生气,我现在是美术学院大三的学生,或许……我可以来帮忙看一看。”
  一身白色欧根纱裙登场亮相的许若涵此刻仿若翩翩下凡的仙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