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傻瓜,都不知道奖励下老公么

更新时间:2016-01-16 20:47:52 作者:陶瓷猫 字数:3371

“啊?”
  过去,过去干嘛?
  龙大少见这女人这么蠢,差点想脱口骂一句蠢货……
  平吸一口气,龙景琛走到一脸迷茫的唐小诺旁边,俯首。
  吧唧一声,清脆动听。
  顺势捏了捏她的鼻子像是很恩爱的模样,男人的声音也放低了不少:“傻瓜,都不知道奖励一下老公的么?”
  “…………”
  龙景琛开车走了。
  唐小诺盯着自己面前的牛奶杯,她发誓她现在很想抓狂,可是当她一抬头瞥见那两个女佣气冲冲盯着她的目光……
  嗯,她收回之前刚刚说的话。
  龙景琛不值得她感恩!不!值!得!
  ……
  森迪表示自己很悲催啊!他原本是该跟着总裁一起去公司的,因为他的身份既是龙大少司机又是首席助理,可现在却莫名其妙被派来给唐小诺当司机。
  这还不是最悲惨的地方,最悲惨的是他从开车的第一秒到到达目的地的最后一秒一直都在听唐小诺数落龙大少。
  每一句都是毫不重复的,而且带着满满的怨念。
  森迪最后忍无可忍了,不得不为自家BOSS分辨一句。
  “唐小姐,请问我们龙少怎么招你了?”
  从龙家再到唐家因为一个南区别墅一个北区别墅,足足是一个小时的路程,而一个小时之内,他就没有听后面的女孩闭上嘴过。
  唐小诺冷笑一声:“你家龙少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看起来面目可亲的实际上一肚子坏水!”
  说完她还狠狠地用手背抹擦了下自己的脸。
  森迪觉得她的话实在是太无厘头了。
  看着面目可亲?!
  唐小姐,您是不是说错了?!
  BOSS什么时候看着面目可亲过……?
  森迪开着车一路来到唐家。
  许是早就知道唐小诺会过来,唐小诺跟森迪两个人一进门就看到迎面而来的周雪茉。
  她端着一杯红茶,斜着眼充满不屑的看着她:“哟,怎么来这么晚啊?”
  “人呢?”
  自从母亲去世之后她就再也不叫唐耀华爷爷了。
  周雪茉好像很看不上她这态度,但又想到唐耀华的话只能先把脾气忍了下来。
  真不知道这个唐小诺是怎么搭上龙景琛的!昨天晚上唐雅柔跟她说自己在龙三姑的生日宴上不但遇见了唐小诺,如今人家现在还是龙少夫人。
  此刻,心里是满满的酸味。
  她努了驽嘴,指着楼上:“老爷子书房等你呢。”
  闻声,立即上楼,但森迪却被周雪茉给拦了下来。
  “你是干嘛的啊?这里是唐家,一个外人也敢随意进入?”
  唐小诺回头看着周雪茉,“他是龙少的助理,陪我一起来的。”
  周雪茉知道唐小诺现在是龙少奶奶滴身份,尽管不敢相信,可她打量了一圈森迪发现的确有些眼熟,好像之前在有些商业新闻也见过他。
  周雪茉悻悻的松开了手。
  “真的是不得了,毁了容的小麻雀竟也能飞上枝头做凤凰!”
  嘴里暗搓搓的嘟囔着,周雪茉抱着茶去了花园。
  唐小诺不理会那女人,带着森迪来到二楼,他这次倒是没打算进去了,就站在唐老爷书房门口。
  “森迪,你在门外等我。”
  “好。”
  森迪刚刚瞅见周雪茉对唐小诺的态度,其实现在有些同情她。
  但是,豪门里嘛谁没有点各形各色的秘密?
  更何况自己是龙大少的人,有些事情看完了就完了并未放在心上。
  唐小诺开门,走进书房。
  这是她第三次来唐耀华的书房了。
  第一次,是她十岁的时候被唐耀华亲手拿着拐杖从这里赶走的。
  第二次,是她上次为了拿回父母遗留的楠木匣子。
  如今,这是第三次。
  依旧是金碧辉煌闪瞎人眼的装潢陈设,唐耀华坐在书桌前好像正在看着什么,见她进来了,迅速的就把东西合上了。
  “把门带上。”
  唐老爷声音低低的,唐小诺回头瞥了一眼,似笑非笑道:“不必了吧,搞的好像做贼心虚似得。”
  唐耀华被话一噎,脸色明显难看起来。
  “你每天不气我是不是觉得膈应?!”
  唐小诺唔了一声:“每天?唐老爷你是不是年纪大了脑袋也不好使了?我除了上次来拿我父母的遗物以外很久都没有再踏入过这里了。”
  她说完还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唐耀华气的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唐小妞撇嘴。
  都一把年纪了,脾气还这么冲啊。
  “真不知道龙景琛到底看上了你什么!”
  说来说去,最后还是得说到龙大少。
  唐小诺低着头,嘴角挂着一抹嘲讽。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你上次在龙三姑的宴会上说的那些是真的?你跟龙少真的结婚了?”
  唐老爷十分不信任的瞅着她,唐小诺抬起视线:“当然是真的,我犯不着在这件事上骗人吧?”
  更何况,就算她想骗,腹黑到极点的龙景琛也不会配合她啊!
  唐老爷听完沉思了几秒,随即道:“这消息现在整个圈子里好像知道的都还很少,你们两个这事如果是真的为什么直到现在都还没公布?还有,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唐小诺见他说着说着就开始又扣盆子给自己,忍不住打断他:“唐老爷,我怕你是会错了意。我来这里呢其实主要是想拿回一个属于我的东西。”她可不是为了来解决他的疑问的。
  唐耀华就像易燃物被瞬间点燃了似得,铁青着脸大发怒火:“唐小诺,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长辈?!我说话的时候你也敢打断我?!”
  有些人似乎习惯了倚老卖老。
  但是这一套在她面前此刻压根不受用。
  她可以对天发誓,她会尊重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但只有唐家的人,不配赢得她的尊重。
  唐小诺已经不再掩饰眼底的嘲讽了:“一个可以把刚刚丧失丈夫、父亲的孤儿寡母赶出家门,又明明有能力救助一个一个生命垂危的女人却偏偏装作视而不见的放弃那次机会,这样的人,也配叫做我的长辈么?唐老爷,我在我父母墓前发过誓,我不会再喊你们唐家任何一个人,也不会再跟唐家有半点牵扯,如今我之所以来到这里其实只是想拿走那个匣子的钥匙。那原本就是属于我父母的东西。我拿到钥匙之后再也不会踏入这里一步。”
  唐耀华被这番话气的大发雷霆,挥起拐杖就要揍她,但他毕竟年纪大了身手也没有年轻人好。
  “怎么,你还想像小时候一样打我么?”
  “唐小诺,你真的是跟你母亲一样是个祸害人的十足克星!早知道你今天能够站在我面前说出这种话气我,当初我就该在你出生的时候一把掐死你!”
  呵。
  唐小诺嘴角都是满满的冷笑。
  看,这哪里像是一个亲爷爷会说出来的话?
  但,她好像都已经听习惯了。
  深吸一口气,努力维持着波澜不惊:“看来唐老爷你是不打算把钥匙给我了么?”
  “你想要钥匙?!哼,说起这个我还差点忘了,你赶紧把匣子还回来!”
  哎哟我去,活了十九年,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送出去的东西还会再要回来的!
  唐老爷,您还真是人间极品啊!
  她瞪大了眼睛,一字一句的回答:“不可能!这是我父母的遗物,凭什么我还要再把匣子还回来?!”
  她之前早就知道唐家人在找她,不光是为了抓她回来跟什么沈家联姻,与此同时也是因为这个匣子。
  她坚信这个匣子没那么简单,里面一定隐藏了什么秘密,否则如今唐耀华不会这样紧张。
  “唐小诺,你真的是太没有家教了!”
  唐耀华气不可遏的大拍桌子!他当初如果不是为了引唐小诺上钩回唐家,怎么可能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但谁想到她当时偷了匣子就跑路,让她们一通好找。
  好不容易寻到了,却发现她现在是龙景琛的女人!
  唐老爷怒火攻心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而站在外面的森迪听到里面的动静迅速就冲了进来。
  与此同时进来的还有唐耀华的二儿子唐志明。
  “少奶奶,你没事吧?”
  “我没事!”
  “爸!”
  唐志明见唐老爷撑着桌子满脸通红的模样赶紧拿起旁边一杯水先让他喝下去。
  “爸,你别生气,放慢呼吸!”
  喝了水,唐耀华的神情好了一些。
  这时得了空的唐志明则转过头狠狠地看着唐小诺:“唐小诺,你怎么这么没有良心?!再怎么说站在你面前的也是你爷爷,如今老人已经一把年纪,你是诚心想害死他么?!”
  森迪听到唐志明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数落唐小诺正想为她讨个公道。
  毕竟他刚刚在门口也听到了里面吵闹的一部分。
  好像是唐小姐想要回她父母遗留的一把钥匙,唐老爷死活不给还骂她没有教养……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他都觉得是唐老爷的错。
  但唐小诺却摁住了他的手不让他多嘴。
  “看来我今天是拿不到我想要的东西了,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我相信属于我的一定最后还是会回到我手里。”
  她什么都可以放弃,唯独父母遗留下来的东西,一个都不准丢。
  小诺昂起头看向森迪:“森迪,我们先回去!”
  森迪有些不太理解,但唐小诺现在已经转身下了楼,他只好跟了上去。
  唐志明有些着急地问唐老爷:“爸,要不要我先把唐小诺给抓起来?”
  现如今那个匣子就在唐小诺身上,而她本人现在又在唐家似乎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
  他激动的看着父亲,却见唐老爷摇头。
  “不行,现在不能动手!”。
  “你没有看到她的身边跟着龙景琛的私人助理么?而且,她现在是龙景琛的女人,我们不能强行跟她发生冲突。”
  唐耀华一说到这忍不住又被气的咳嗽了几声。
  唐志明赶紧给父亲顺背,但与此同时,他的一双小小的眼睛内却布满了深不见底的重重心机。
  龙景琛的女人又怎么样?只要那个匣子一天在别人手里,危险就变得多了一重。
  所以,不管怎么样,那个匣子他都要把它拿回来!并且……不惜任何代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