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撞到枪口上了

更新时间:2016-01-17 19:45:36 作者:陶瓷猫 字数:3329

“森迪,你是听不懂我说话么?”
  见好久没人理自己,只是她一个人在这边叫嚣龙三姑更加生气了。
  然而,森迪当然不会理她!他的BOSS是龙景琛,更何况龙少原本跟龙三姑这些人不合,他用眼神默默询问,龙大少头疼的放下手中的钢笔:“把她叫进来吧。”
  这件事总得有个解决,而现在这里是在公司,他相信龙三姑怎么得都还是会有所收敛。
  只是……
  他忽略了唐小诺。
  “龙景琛!我要跟你投诉!家里的那两个女佣简直就是世上最鱼唇的间谍,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你赶紧把她们给我送出去,再跟那种低智商的人呆在一起迟早会被拉低智商的!”
  唐小诺一进来就冲龙景琛开炮,她以为龙大少的办公室里肯定现在就他自己一个人,可当她看到满脸愤怒的龙三姑时,嘎嘣一声,她傻了!
  嘤嘤嘤,这是什么情况?怎么龙三姑这尊大神也在?
  唐小诺耷拉着鹅蛋脸,悲催了。
  “龙……龙三姑,您没事啦?”
  虽然不太喜欢这个女人,但毕竟是长辈,肯定该问好还是得问好。
  可没想到唐小诺主动喊她,龙三姑却压根没听见似得,一双美目内积满了怒火一直看着她,现在就像是随时随地会发射出去的炮弹一样,就差现在随便来个人点信子了。
  “小诺,你先过来。”
  然而,龙大少作为一个大男人肯定是不会眼睁睁看着这种局面发生的。
  他站起来,朝着她招了招手,唐小妞眼珠咕噜一转,立即奔向龙景琛身旁。
  虽然龙大少也不能算是个好银,但是比起现在怒火中烧的龙三姑来说肯定是靠谱多了。
  龙三姑冷眼看着站到龙景琛身旁的唐小诺,她觉得刺眼极了,因为她往龙大少身边一站感觉就像是寻到了一个大靠山一样。
  但她想到自己损失的那幅画,实在恨不得手撕了这女人!
  “景琛,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下我刚刚说的话!自从昨天的事情被曝光之后,现在网上的舆论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这简直是把龙家的里子面子全丢光了!”
  唐小妞看着男人的侧脸,其实她从一进门看到龙三姑在这的时候就猜到龙三姑肯定会跟龙少吐槽自己的。
  只是,龙景琛好像一点都没有把龙三姑的话听进去。
  男人拎起唇角,一只手抱住唐小诺的腰肢仿若富有着极大的保护欲。
  “三姑妈,网上的人原本就爱捕风捉影,那些话不听也罢。”
  龙三姑冷哼:“网上的事情你可以不听不看,但是我这次的损失呢?景琛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不止丢了五千万的画还丢了那么大一个人,你想我以后怎么面对这种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合作伙伴?”
  龙景琛低低的哦了一声,眼底闪过一抹暗茫:“三姑的意思是想让小诺赔你损失么?”
  “当然,她必须得赔!”
  龙三姑指着她,语气非常肯定。
  唐小诺愤怒了。
  赔?
  赔什么?!
  “龙三姑,您有么有搞错啊?是你说让我参与活动的,我参与了活动帮您祝寿还发现那张高额收购的画是赝品,您不感激我就算了,还要我赔钱?”这是哪来的理啊?跟谁说都说不通啊!
  唐小诺觉得委屈极了,但是她的这番无心之说反而更加令龙三姑起火。
  毕竟嘛,上流社会的人各个从小都是被捧在手里含在嘴里的,从来都没有一个人敢对自己吐一个字重音,在她们的世界里,自己就是王道,就是这世间一切的主宰!
  尤其是碰到没什么背景的贫民老百姓,更加不会放在眼里。
  龙三姑狠狠地一拍桌子,从椅子上站起来气势汹汹好像自己占了多大的理似得:“年纪不大但嘴巴却挺能说的啊?几句信口雌黄你就想逃避责任?唐小诺,你究竟知道不知道你昨天晚上带给了龙家多大的损失?我现在只是要你赔画钱已经是分外开恩了!”
  唐小诺在社会上也是摸爬滚打经历过来的人,龙三姑这种的她也遇到过,其实是很少解决的,但她正要开口反驳的时候,却突然肩膀上传来一股压力,顺势望去,只见龙大少冰凉凉的开口了:“三姑,你说这么多句话我都没有打断过你,但你最后那句我听着却忍不住了。三姑你说小诺的举动使得昨天龙家蒙羞,我怎么没感觉出来?”
  “景琛,你不能因为她是你的女人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护着她!”龙三姑依旧趾高气昂的指着唐小诺,她仿佛早早就料定自己一定是胜者似得,表情都很到位。
  龙景琛嘴角的嘲讽更加浓重了:“她是我的女人不错,但我从不会对任何错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三姑你如果是要我们赔画钱,我可以代替我的女人赔给你,但如果你要诬陷她做了什么令龙家蒙羞的事情,我不是瞎子什么都看不见!”
  短短的一句话,从龙大少的嘴巴里说出来却充满了霸气。
  唐小诺忍不住都用崇拜的眼光看着他了。
  嗷,虽然龙大少这家伙平时挺讨厌的,但没想到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还是挺帅的嘛!
  龙三姑对上男人深不可测却寒芒锋露的眼睛,一下子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三姑,现在,我想我们可以来商量一下画钱赔偿问题了。”
  三言两语,就将来势汹汹的龙三姑收拾的服服帖帖一个字都不敢往外多蹦。
  龙景琛放开唐小诺,坐回到椅子上唰唰唰扯下一张支票。
  “景琛,你是决定要护着这个女人到底了是么?”
  龙三姑见他态度这样决绝,忍不住发问。
  龙大少微微一挑眉:“三姑,她是我的妻子,我护着她难道有什么不对么?”
  “你爸昨天在医院里跟我说了很多话,后来他都差点给气病了!景琛,我知道你跟你爸爸虽然现在矛盾依旧没有解开,可你不能随便拿个外人来气你自己的亲人啊!如果到时候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得不偿失的只能是你自己!”
  龙三姑原本是想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因为她今天这次来龙王集团不光是为了索赔自己的画,更因为龙佑廷拜托了她,再加上昨天这该死的女人让她在众人面前出了丑,她的确现在很讨厌那个唐小诺。
  可没想到……她其中没有怎么过大脑的一句话,不经意的触到了龙景琛的逆鳞。
  男人原本淡泊如秋水的眼眸瞬间掀起一股狂风巨浪,像是下一秒就可以颠覆整个世界般恐怖!
  “三姑,我跟我父亲的事情不需要其他人来多嘴。”
  “景琛!我不是想多嘴,但你心里也应该清楚,自从你妈妈离世之后你跟你爸爸已经多久没有好好说过一句话了?你是知道的,我跟你母亲生前还算聊的来,你不看在我是你三姑妈的份儿上,难道,还不能看在这个份儿上么?!”
  龙三姑越说越动情,甚至开始声泪俱下,而站在龙景琛椅子后面的唐小诺却默默地往角落里钻。
  天啦,不得了了!她好像听到了什么龙家的往事秘密!
  知道这些,会不会被灭口啊?
  唐童鞋低着头,努力的让自己现在两耳不闻窗外事。
  什么都与她无关,什么她都不知道!
  龙景琛控制着自己的怒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龙三姑提到了他的母亲,但他眼底已经卷起一层薄怒,好像随时随地就会释放出来。
  “三姑,这是一张五千万的支票,是我代替小诺还你的!”
  撕下支票,龙大少冷冷的扔到龙三姑对面。
  “现在,我还有事要忙,三姑你就先走吧。”
  有人下逐客令了。
  龙三姑摸了摸泪眼,不甘心的问:“景琛,你一定要这样一意孤行吗?当年,你妈的事情不能全都怪在你爸爸跟许家身上的!”
  龙大少终于忍无可忍,“三姑妈!我现在还敬重喊你一声三姑妈,也不过是看在我母亲的面上!”
  否则,他决计不会容忍这个女人在他面前叨叨这么久!
  龙三姑怔了。
  她没想到龙景琛会对自己发怒,但看到现在男人冷峻的面孔一片阴郁之色,龙三姑也不敢再继续再说下去了。
  有些话,或许真的是该点到为止。
  拿起桌子上的支票,龙三姑捂着嘴,悻悻的离开了龙景琛的总裁办公室。
  未来得及咆哮的风暴好像突然变得宁静下来。
  唐小诺整个人捂着脸,好想哭啊。
  呜呜,她发誓她不是被龙大少给吓的,而是……她怕自己听到了太多,会像是那些电影电视里演的一样,被咔嚓一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心里太紧张的关系,反而惹得龙大少的目光注意到了她。
  阴冷冷的甚至带着一股肃穆的杀气。
  唐小诺偷偷地张开手指,不小心触到那道阴鸷的视线,吓得啊的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听到!我刚刚失忆了!!”
  师父说过,在危难关头保命最重要!
  无论你选择怎样的方式,总之能保命就好!
  龙景琛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再说什么?”
  啊……?
  怎么,好像剧情跟她脑海里构造的不太一样?
  唐小诺都准备好声泪俱下的表演了,突然龙景琛的这一句话让她瞬间不知所措了。
  “我……你……刚刚……龙三姑……”
  她指了下自己又指了指门口最后目光回到面前的男人身上,我靠,怎么感觉什么都没说清楚而且越描越黑?!
  她急的不得了,还努力的在脑海里组织语言时,龙大少突然大步一跨,一团黑影犹若降临的撒旦逼近过来:“你是怕你自己知道的太多会被我灭口?”
  棒!她就是这个意思!龙大少就是龙大少!
  唐小诺星星眼的看着他:“对!但是我可以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听到!”
  龙景琛见她举起三根手指对天发誓还举错手的熊样,突然原本恶劣的心情莫名的好了一些。
  “真丑。”
  “什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