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祭献

更新时间:2016-02-19 14:48:47 作者:方小九 字数:3070

方小九被拎在了壮汉的手里,根本不能动弹,嘴里也不能发声,只能不停的挣扎。
  这个时候,天还没有亮,方小九根本看不清自己所要去的地方是哪里。
  漆黑的路面上只有他们几个人飞快的脚步声。
  前面有了火光,而且有好多的人站在那里,但是方小九的头低垂着,根本看不清楚。“来啊,把这小杂种给我绑在柱子上。”
  方小九如同一个木偶一般,被人拎来拎去,然后整个人被绑在了一根粗壮的木桩之上,他的那柄大枪也被缚在了他的身上。
  踹了几口气,方小九平复了一下,刚才在来的路上一直大头朝下。缓过来的方小九这才开始打量这个地方。
  四周被篝火照的通透,这里是祖屋空地,周围站满了许家湾的人,每个人的头上都系着一条黑色的布条,全都肃穆站立在祖屋周围。
  漆黑的祖屋在火光的照耀之下闪现出诡异的颜色,祖屋的门口盘坐着一位老人,身着黑色斗篷,将自己的身躯遮掩的严严实实,花白的头发披散在脑后,满是沟壑的脸上无喜无悲,这是许家湾的祭祀许志明,也是许家湾的第一高手。
  火光明灭,让许志明与祖屋联系在一起。
  方小九扫视了一遍周围,站立在那里的大人小孩都是许家湾的人,却独独的缺少了许果儿。
  “大祭司,人带到了。”方小九这才就着火光将绑架自己的那人看清楚,正是许果的亲生父亲许良才,他也是许家湾的头领,更是大祭司许志明的直系孙儿。这些都是方小九在许家湾的这些年无意当中探听到的。
  许志明没有说话,拜拜手让许良才退到一边,猛的睁开眼睛,看向方小九,方小九脊背发凉,全身寒毛倒立。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
  通体泛白,没有眼仁,方小九与之对视了一下,就觉得自己全身发冷,好似掉入了冰窟窿。
  “将他的鲜血取来。”许志明白色的眼珠就那么一直看着方小九,许良才手里接过了一只陶碗,从自己腰间掏出一把匕首,走向方小九。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方小九眼睁睁的看着许良才拿着一把匕首走进自己,然后再自己的手腕上划了一刀。
  也许是匕首太过于锋利,方小九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许良才,你放开我,要不然我父母会杀了你的,放开我,放开我!”
  也许是听到了方小九的喊叫之声,许良才明显的身躯一抖,然后目含怒火看着方小九。“啪”一巴掌就扇在了方小九的脸上,顿时就肿了起来。
  “罪人之后,还敢大放厥词,你这是在找死。”许良才接满一碗鲜血,并没有管方小九手腕上的伤口,自顾自的走了,但是没有人注意到方小九身上缚着的那柄大枪在缓缓的吸收着方小九的血液。
  “大祭司。”许良才将那只装满方小九血液的陶碗放在了许志明的身前,然后退到一边。
  “献祭!”许志明全身根本没动,但是盘坐的身体却转了一个圈,面向祖屋,背对众人。
  随着许志明一声令下,许家湾的众人每个人都掏出一把匕首,在自己的手腕上一划,然后将自己的鲜血放入自己面前的陶碗之中,许良才也不例外。
  将所有人的血液都收集在一起,在许志明的身后放了一口陶鼎,众人的血液全部在里面了。许志明伸出手指在空中不断的勾画着什么,但是每在空中划过一次,祖屋都会收缩一次,不知道是不是众人的错觉,感觉周围的火光也不是那么温暖了。
  随着许志明手指滑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在他与祖屋之间出现了一个光点,而且越来越大。“成!”
  光芒闪耀,那个光点随着许志明话音落下,猛的膨胀开来,变成一个玄奥无比的文字,文字之上白光流动,将这里照耀的如同白昼,周围的火焰猛的一下全部萎缩,只留下点点火光。
  许志明好像花费了许多力气,在祭文形成的同时许志明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喘了一口气,许志明将方小九的鲜血到入那只陶鼎当中,“呲呲”声不绝于耳,陶鼎之中冒出丝丝白烟。
  “许家湾祭祀祖先,求祖先庇佑后辈!”许志明从自己怀中掏出一张黄表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一些东西,方小九隔的很远看不清楚。
  许志明随手一抖,那张黄表纸无火自燃,然后漂浮在陶鼎之上燃烧殆尽。
  “将那柄枪带过来。”许良才从方小九身上将那柄大枪解开,递到许志明的手中,许志明将那柄大枪插入陶鼎之中,大枪插入的瞬间,陶鼎之中的鲜血瞬间就凝固,大枪枪尖指天,一抹诡异的红色浮现在枪尖之上。
  许志明手又划动两下,祖屋的木门无声自开,漆黑的门洞之内,一股强烈的吸力蓬勃而出,许志明的长发被这股吸力吸的四处飞扬。
  “上血祭!”许志明控制着陶鼎和大枪不被祖屋吸走,另一边许良才带着几个人将方小九从木桩之上解开,然后又捆绑结实,抬的放到许志明的面前。
  “起!”
  方小九被一股力托起,漂浮在空中,大枪枪尖之上。
  “你们要干什么?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方小九不住的呐喊,但是那股力将方小九牢牢的控制在上面,只能发出呐喊,根本动弹不得。
  “落!”许志明又是一个字发出,方小九的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缓缓的向下落去,冰冷的枪尖逐渐接近自己的身体。
  “不要!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无论方小九如何呐喊,许志明的没有丝毫的动容,就是许家湾的人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全部都低着头,双手合十嘴里念着祭祀祖先的祭文。
  “啊!”冰冷的枪尖刺穿自己身上的皮衣,刺穿自己的皮肤,一寸一寸的穿过自己的内府,温热的血液一下子就留了出来,顺着大枪流入陶鼎之中。
  “你们这些刽子手,我娘亲和我的爹爹回来,会杀了你们,一定会杀了你们的,啊!”方小九不住的嘶吼,目玼欲裂。
  冰冷的大枪毫无阻碍的从方小九的身躯当中穿过,露出了整个枪尖,方小九的血液在枪尖之上不断的滚落,在白光的闪耀之下娇艳无比。
  “啊——!啊——!啊——!”方小九的声音已经嘶哑,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力气已经快用完了。
  不能放弃,我要活着,不能放弃,我要活着!方小九的努力让自己的眼睛睁开,心里不断的念着自己的娘亲,念着自己的爹爹快点回来,来救救他们的小九。
  “小九哥哥!”一个稚嫩的童声打破了,这里一刻的寂静,众人猛的回头,看到一个光着脚丫的粉嫩小女孩儿,她脸色苍白,目含泪水的许果儿站在那里。
  “果儿,回去,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许良才不知道许果儿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他记得给许果吃了失神药,就是害怕她来搅乱这次祭献,没想到许果竟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出现了。
  “你们干什么,快放小九哥哥下来,他快要死了,你们放他下来啊。”许果从人群之中穿了过来,短短的十米的距离居然一连摔了好几跤。
  “果儿,你来干什么,赶紧回去。”许良才一把就拉住继续往前冲的许果。
  “爹爹,你快放了小九哥哥,好不好?”许果挣脱不开许良才的手,只得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的爹爹。
  许良才拉着许果说,“果儿,他是罪人之后,他必须要死,不然我们整个许家湾就会有大灾难降临的,这是老祖宗的法旨。”
  “小九哥哥人很好的,他会带着果儿玩儿,陪果儿聊天,爹爹你们放了小九哥哥吧。”许果儿拉着许良才的手臂哀求道。
  许良才没有说话,许果儿一直摇晃着许良才的手臂,作为父亲他还没有到铁石心肠,对于许果儿他唯一的女儿更是如此,但是这件事情他没有办法做主,只能沉默以对。
  “果儿妹妹。”方小九看到了不远处的许果儿,虚弱的说道,“果儿乖,哥哥没事的。”
  “小九哥哥,小九哥哥。”许果儿还小,根本不知道如何才能让疼爱她的小九哥哥从高处下来,只能不断的要求自己的爹爹。
  “噤声!”许志明低声喝道,许良才脸上一阵苍白,赶紧将许果儿的嘴牢牢的捂住,哪怕许果儿对他厮打,咬他,许良才都不敢松手。
  “许家湾的先祖,请接受后辈的祭献!”许志明手中出现了一张黄表纸,然后点燃。
  随着黄表纸燃烧成为灰烬,祖屋的吸力大增,白色的祭文已经将方小九与整柄大枪还有陶鼎全部都包裹在内,许志明带着许家湾的众人全都跪拜在地,许良才将许果儿打晕,也跪拜在地。
  “我不甘心!许家湾!”方小九目玼欲裂,“我爹娘会回来找你们的,会给我报仇的!”
  “我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绝对不会!”
  “我不甘心!不甘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