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灵气风暴

更新时间:2016-02-19 15:01:04 作者:方小九 字数:3372

老叟下定决心要救他,从怀中掏出一块白色手帕,向方小九那么一抛。手帕顿时变大,将方小九整个笼罩在内,
  在看到时,原本那里的方小九已经不见了踪迹,天空之上的雷霆也迷茫了,伸缩不定的闪电无法辨明真身,胡乱肆虐一番之后,变已散去。
  老叟接近手帕,挑起一角走了进去。方小九的眼睛一下子就盯住了老叟,张开大口就要扑了过来,老叟一指点在方小九的眉心。
  被老叟这么一点,方小九硕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发出轻微的鼾声,身躯不断的缩小,露出他原本伤痕累累,瘦小的身体。
  “果真是个孩子。”老叟轻叹一声,将方小九夹在腋下,收了手帕,在茫茫夜色之中消失不见了。就在老叟带走方小九不多时,又有一人凌空飞来,在四周寻找了半天,只发现已经变成人干的三爷,在没有发现什么,便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简,发了出去。若是方小九还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人就是三角眼。
  方小九一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自己则光着身子躺在一间小木屋的前面,还有一位老叟盘坐在自己的面前。
  方小九一咕噜爬起来,双手双脚着地,眼神之中散着择人而噬的光芒,嘴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吼之声。
  “不要害怕。”老叟微笑着说,想要用手想要抚摸一下方小九的头颅,但是方小九低头一避,反口就咬了过来。
  老叟也没有在继续行动,而是从自己身后拿出一只饼子,放在自己的掌心,“来,这个给你吃。”方小九依旧谨慎,并没有前去,反而四肢着地向后逃去。
  “不要走,在外面你活不久的。”老叟伸手一点,然后闭目盘坐不在关注方小九。
  方小九的眼前出现一条直通山外的小路,立即奔了过去,一直跑一直跑,跑到自己精疲力竭,回头一看那间木屋还有老叟还在自己身后不远,好像在一直跟着自己。方小九嗷的一嗓子,大气精神继续奔跑,一直到自己的手掌和脚掌全都磨出了鲜血,他也没停下。
  从上方看过去,方小九压根就没有动,一直在原地打转。
  当方小九再一次回头的时候,老叟还盘坐在木屋前,方小九的眼中目露凶狠,张开自己的嘴露出已经长出獠牙的嘴,直扑老叟。
  “好了,也玩闹够了,停下来吧。”老叟睁开浑浊的眼睛,伸手一点,方小九就倒在距离自己仅有一尺的地方,老叟把自己手中饼,放在方小九的手中,“吃了吧,孩子。”
  方小九并没有因为老叟的慈祥直接就将饼子吃掉,反而目露警惕看了看老叟,但是老叟已经闭上了眼睛,方小九抓着手里的饼嗅了嗅,没有闻到任何的异样,这才一口咬下去。
  三口两口吃完那个饼,方小九眼皮越来越重,用力的甩了甩头,还是不管用,眼睛一闭就睡到在地。老叟这个时候才睁开眼睛,叹了一口气,一直点在方小九的额头上,飞身而去。
  等到方小九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自己全身暖洋洋的,睁开眼睛一看自己躺在一口大缸之中,自己的全身浸在缸中,脖颈之间被枷锁紧紧的缚在缸上,让自己无法挣脱。
  方小九放声嘶吼,但是无济于事,老叟只是不断的在缸底下添加着柴火,让大缸里的温度保持不变。
  “在忍忍,在忍忍就好了。”老叟抚摸了一下方小九暴躁不安的头颅,又往缸里添了一把药材,大缸里面滚烫的药汁不断的侵入方小九的经脉,而且不断的冲击着方小九的头颅内部,刺痛的感觉方小九的身上青筋暴起,不住的发出痛楚的嘶吼,双眼之中绿光闪烁,欲择人而噬。
  老叟心中有些不忍,有心想要方小九就此晕过去,但是一想到自己配的这一缸的药材,药效就是如此,他又把伸出的手给收了回来。
  经脉在不断的摧毁又不断的重新凝聚,头颅之中的痛楚更加的难忍,方小九双眼之中的绿光更甚,而且有一滴一滴的鲜血滴落在缸中,引的缸中的药水更加沸腾。
  终于方小九承受不住这痛楚晕厥过去,缸中的药水也趋于平淡,没有了方才的药香,而是变得浑浊不堪,奇臭无比。
  老叟将方小九从大缸里面捞出来,穿好衣服之后放在青石板上,那缸奇丑无比的浑浊药水被他挖了一个大坑埋在里面,然后闭目盘坐在方小九的面前。
  方小九的体内不断的发出轰鸣之身,天地灵气不自觉的被接引进方小九的体内,填补着空虚,但是方小九的经脉被药水洗刷的无比宽阔,那一点灵气根本不够方小九使用的。
  “饿......。”方小九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站立在青石板上,双目猛的睁开爆发出惊天的绿光,刺穿苍穹,双手高高的举起,放佛要抓住苍天吞噬掉。
  在方小九这一声饿发出之后,整个山区所有的妖兽全都匍匐在地,不断的颤抖,更有弱小的妖兽直接晕厥过去。
  方小九这一声呼喊过后,整个天地好像变的狂暴不已,无数的灵气蜂拥而来,在方小九的身上形成一道龙卷风,不断的吸取着天地之间的灵气,远远的望去,一道灵气形成的风暴之柱不断的肆虐。
  苍穹好像被方小九这样无休止的吸取惹怒了,天空之上不断的凝聚着滚滚的黑云,黑云之中不断有闪电在闪现,狰狞无比。
  老叟也被方小九弄出的这一幕给弄的措手不及,连忙伸出手指在方小九的四周不断的点出,然后身上的一块块灵石不断的飞出,落在老叟刚才点出的位置。
  霎时间,方小九的周围形成一道光幕,将方小九隐匿在其中,但是打量的灵气风暴不断的肆虐,老者布出的阵法不断的摇晃,随时有裂开的可能,天空之上的黑云不断的吞吐着闪电,随时有降临的可能。
  老叟整个人爆发出强烈的气势,浑浊的双目发出一道精光,双手贴着地面,全身的灵力全部涌出,保持阵法的完整。
  方小九好像一点都没有察觉,依然保持着高举的双手,引动着天地灵气往自身凝聚。
  老叟布置下的阵法不断的摇晃,轻微的碎裂之声让老叟脸色大变,将自身的灵力全部调动起来,位置着阵法的完整。
  碎裂的生硬越来越多,布置阵法的灵石支撑不住如此强大的灵气肆虐,纷纷碎裂,只剩下几块还勉强保持完整,看其灰败的样子,随时有可能碎裂。
  “饿......。”方小九发出更大的声音,灵气风暴比之前更是足足的大了一倍有余,原本就勉力支撑的灵石这一下全部粉碎,阵法失效!
  天空上的黑云这次好像发现了惹怒他的源头,一道闪电疾驰而下,直奔方小九而来。
  “尔敢!”老叟大吼一声,整个人气势更甚,冲天而去,一拳将那道闪电击碎,而后喷出一口鲜血,身上的灵力喷薄而出,以自身为阵,将方小九笼罩在自己的保护之下。
  黑云找不到可供发泄怒气的目标,转而将怒气发泄在阻拦自己的老叟身上,一道道闪电疾驰而来,将老叟栖身的整座山都笼罩在内,抬头望去,好似有两个太阳在天空之中一般。
  天威不可触!
  老叟的身上的各式法宝不断的飞出,将闪电击散在空中,随即黑云更怒了,闪电一道比一道粗,之前一件法宝就可击碎好几道闪电才会报废,现在一道闪电往往要好几件法宝才可阻拦,而且还会有漏网之鱼落下,劈在老叟身上。
  仅仅漏网之鱼,也将老叟劈的全身颤抖,全身焦黑无比,口中鲜血溢出。
  连续的发泄让黑云疲惫不堪,不断的在空中翻滚,强大的威压越来越凝聚,如同实质一般。老叟目中的谨慎更甚,将自己储物袋中的的所有法宝全都放出,在自己的头顶之上布置了好几道防御。
  老叟知道,黑云不是疲惫,而是在酝酿最后一道闪电。
  黑云翻滚的更加厉害,在苍穹之上形成一只黑云凝聚的凶手,仿佛在仰天怒吼,一道粗壮无比的闪电从凶兽的口中喷出。
  第一道防御在闪电的面前没有任何停顿,第二道防御也只是让闪电多停顿了几息之间,一直到了老叟面前的第三道防御才让闪电停住,看样子也支持不了多长时间。
  老叟回过头看了一样方小九,方小九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只不过原本放射绿光的双眼现在已经闭合,灵气风暴也不似方才那般强盛。
  老叟回过头看着那道被抵御住的闪电,握紧了自己的拳头。闪电与法宝的不断碰撞,在消弱闪电,也在消耗法宝,当最后一件法宝在闪电的攻击之下覆灭之后,老叟伸出一指,“囚龙指!”
  老叟的指尖散出道道金光,形成一座囚笼,将那道闪电缚在其中,闪电不断挣扎,引得囚笼不断的变大变小,二者的碰撞发出道道金光,终于还是闪电更甚一筹,将囚笼击碎,但是它也消耗的差不多,只剩下筷子粗细,直接劈到老叟身上。
  “噗”的一声吐出鲜血,老叟从空中摔落下来,以身为阵的阵法也随着老者摔落而碎裂,黑云也好像发泄完毕,慢慢散去。
  于此同时,方小九牵引的灵力风暴也趋于平静,方小九整个人一下子就瘫软在地,沉沉的睡了过去。
  老者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看了一眼方小九,又看了一下自己周围的情况,整座山头被天空的威压生生压的少了一丈多。
  “为了你,老朽差点把命都豁出去,也不知道值不值。”苦笑一声之后,老叟闭目盘坐恢复自身的伤势。
  这个时候方小九的身上有了变化。
  全身的骨骼不断作响,发出“砰砰”的声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膨胀,在方小九身上破烂不堪的皮衣早已被自己膨胀的身躯撕裂,整个身躯变的庞大无比。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