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叫白桦

更新时间:2016-02-19 15:00:06 作者:方小九 字数:3066

方小九一路叫不停歇,奔到了那个地方,结果那里什么都没有,倒是有一些凌乱的脚步。
  难不成遇到什么危险了,方小九心中一凛,不断的查探凌乱脚步去的方向。“小妹妹,你在哪里?”方小九本就高于常人,但是在这林木之中,也看不了多远,只能靠他自己本身的声音,还好,他自己长高了,声音也高了不少,在这林木之中惊起不少飞鸟。
  方小九已经在这个地方来来回回的寻找了好几遍,还是没有发现小姑娘的身影,方小九低下脑袋,垂头丧气。
  都是自己的错,因为修炼功法耽误和小姑娘约好的时间,失信于人。都是自己的错,她一个小姑娘,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万一遇到什么不测,那我不是罪过大了么。
  方小九原地坐下,脑海中不断回响起,小妹妹大大的眼睛,天真的笑容,然后不自觉的又想起了许家湾的小果儿,俩人都是那么可爱,都不把自己当做罪人。
  不行,我必须找到她。
  打定主意的方小九,不再到处嘶吼,反而将自己的身躯猫起来,让自己可以看的更清楚,自己站起来,只能看到树叶。
  五里之内没有,十里之内没有,眼看着太阳从地平线挪到了当中,烈日当头的方小九,又渴又累又饿,肚子已经开始了打鼓,两天两夜没吃过东西的方小九提不起一丝精神,但是他还勉力往前走,不能把小姑娘一个人丢在这里。
  眼前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了,方小九甩了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突然之前自己好像看到一个白点,一下子就让方小九清醒了过来,用尽全力往那个地方奔去,把大地踩的都震动起来了。
  白裙小姑娘蜷缩在一根枯树桩跟前,皓首低低的垂下,根本看不到她大大的眼睛还有天真的笑容,这里的湿气很重,白色的裙子紧紧的贴着瘦弱单薄的身躯,甚至还有一滴一滴的水珠从小姑娘的发丝之间垂落。
  方小九尽量放轻自己的脚步,深怕把她打扰到,伸出手打算摸摸她的小脑袋,但是模糊的双眼根本看不到眼前的景象。
  饥饿的肚子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方小九的脑袋也越来越迷糊,想要在坚持一会儿,可是眼皮重的根本抬不起来。
  也许是上天帮忙,在方小九昏倒的一瞬间,小女孩终于抬起了头,“小九哥哥!”
  “终于找到你了。”在方小九说完这一句话就晕了过去。
  嘴角清清凉凉的,感觉有什么液体流进了嘴里,方小九不自觉的大口大口的吞咽。不对,方小九心里一惊,连忙睁开眼睛,站了起来,感觉自己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
  “啊!”一身惊呼在方小九的脚下传来,方小九定睛一看,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小妹妹。
  “你没事吧。”方小九连忙将小妹妹扶起来。
  “都怪你,把人家辛辛苦苦弄来的水都给撒了。”方小九这才注意到自己脚底下有一张荷叶,还有一滩湿迹。
  “对不起。”方小九用手抓了抓自己的脑袋。
  “小九哥哥为什么不来找我呢?”小姑娘仰着头看着高大的方小九,大眼睛里全是泪水。
  “我......。”方小九连忙坐下来,想要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知道么?”小姑娘坐在一块石头上,方小九也挪在了她身边。
  “我从小就是孤儿,从我出生开始我就不知道我自己的父母是谁,就我一个人生活在这座山里,渴了就喝山泉水,饿了我就吃点野果,每天在山里找,白天还好,每到晚上我都害怕的要死,一条条蛇从我的身边爬过,我都快要吓死了,最危险的一次是我住在一个山洞里面,没想到里面居然有一只熊,当时它的嘴距离我只有这么远。”
  小姑娘伸手比划了一下长度,只有小姑娘手掌那么长,方小九都能想象的到当时她是多么的害怕,多么的无助。
  “你知道么,我在当时拼命的喊爸爸妈妈,可是他们一个都没有出现,后来那只大熊离开了我,就留下我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当时我就在想,那只熊要是不走多好,至少还有她陪着我。”
  小姑娘的眼泪一颗一颗的掉下来,方小九伸出手掌,在她的后背上轻轻的抚摸,小姑娘靠在方小九的腿上,轻轻的诉说着自己的遭遇,后来,方小九将小姑娘抱在自己的怀里,听着她慢慢的诉说。
  一直到太阳偏西,小姑娘才说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小姑娘躺在方小九的怀里,方小九轻轻的抱着她,两个人就那么看着夕阳。
  “好暖和啊。”小姑娘轻轻的说着,方小九没有答话,只是将她的身躯紧了紧。
  “小九哥哥。”
  “嗯?”
  “你有爹娘么?”
  “有,但是我很久都没有看到他们了。”方小九的声音里也有了一些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惆怅。
  “有多久?”
  “很久很久。”
  “爹娘是什么样子的?”
  方小九思索了很久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不知道,我爹和我娘对我很好,非常疼我。”小姑娘没有说话,但是,她的小脸上满是向往。
  “要是我也有爹娘该多好。”
  “我有爹娘,我分给你一半吧,这样你也有爹娘了了。”
  “可以么?”
  “可以啊,我娘常说有好东西就要跟自己最亲的人分一半,我把我爹娘分给你,等我找到了我爹娘,说不定他们比我还高兴呢,会给你做好吃的肉,给你做新衣服,还会给你一床新被子呢。”在方小九的心里,这些都是最好最好的东西。
  “嗯。”
  两个人又是憧憬自己见到爹娘的美好时光。
  “你知道么,我当时坐在这里的时候,如果你还没有来,我就再都也不理你了。”方小九只是呵呵的傻笑,又把小姑娘往自己怀里紧了紧。
  “还有啊,你晕倒的时候一直喊饿,两只眼睛还放着绿光,可把我吓坏了,都把那棵树桩都啃掉大半,还是我给你找的野果让你吃饱的,一直吃掉了两颗果树上的果子,你才算是吃饱了。”方小九看了看树桩上的牙印,不禁摸了摸脑袋,我怎么没映像了。
  “小九哥哥,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吧。”方小九点了点头。
  “我叫白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我一出生这个名字就在我脑子里面了,所以我就叫白桦,怎么样好听吧。”白桦睁着大眼睛看着方小九,小脸上写满了认真,大有你不夸我,我就不理你的架势。
  “好听。”方小九把自己的脑袋点的飞快。
  “小九哥哥,我给你说个秘密。”白桦从方小九的怀里钻出来,站在空地上,“不许眨眼睛哟。”得到方小九的点头之后,白桦闭上眼睛站在那里。
  一道柔和的绿光从白桦的身躯之中冲出,方小九不自觉的眨了一下眼睛,就是这眨眼的时间,方小九的面前已经没有了白桦的身影,反而多出了一株一尺多高的小树苗。
  瘦弱的白色躯干上,有两根白色枝干伸出,上面密密麻麻的挂满了翠绿的树叶。微风吹过,枝干轻摇树叶微摆,阵阵绿光向四周扩散而出,周围的树木和小草仿佛都在迎合一般,轻轻的摇曳。
  柔和的绿光照在了方小九的身上,暖洋洋的,很舒服。
  方小九打了一个激灵之后,发现没有了白桦,连忙四处张望,“白桦妹妹,你在哪里呀?”
  “小九哥哥,我就在你面前啊。”小树苗轻轻的碰触了一下方小九,方小九睁大眼睛看着自己脚底下的这颗小树苗,怎么也想不明白好好的一个小女孩怎么会变成一颗树苗呢?
  “不要想了,真的是我。”小树苗在方小九大脚上不住的跳跃,这才让方小九打消了疑虑,伸出自己的手掌放在小树苗的跟前,小树苗一蹦就跳上了方小九的大手。
  方小九把白桦变成的小树苗,放在自己的眼前仔仔细细的看,“这是什么戏法?”他在许家村中就听过,在遥远的大城里有一种人,能在一瞬间能变出好多的东西,他们称之为戏法。
  小树苗从方小九的手中跳上他的肩膀,然后又变幻成小女孩儿的摸样,俯在方小九的耳朵上说,“小九哥哥,不要告诉别人哦,这个才是真正的我,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嗯。”方小九重重的点点头。
  “白桦妹妹,你跟我住吧,你一个人又危险。”
  “可是我害怕见到人,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见到人我就会有危险。”
  “不会的,我师父人很好的。”
  “好吧。”白桦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同意和方小九一起去。
  “我还要砍树建造房子呢。”方小九挠挠头说道。
  “小九哥哥,我帮你。”
  有了白桦的加入,方小九很轻松的找到一棵和之前那棵一样的树木,把树木抗在肩膀上,白桦坐在方小九另一边的肩膀上,两只小脚丫晃呀晃呀的,快要落山的夕阳,将两个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留下一串银铃的笑声,留在这林木当中,不断回荡。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