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黄顶大仙

更新时间:2016-02-19 15:02:09 作者:方小九 字数:3140

白桦抱着方小九的身体,远远的看着光团,目光之中警惕之意从未消散。
  光团猛的收缩了两下无声无息的消散了。光团之内赫然出现了一位身着青衫的人,柯子明。
  白桦的眼睛猛然一缩,抱起方小九就往后逃去,自己心中的危机感再一次出现。
  “哈哈哈,我说怎么会有天劫,原来这里尽然有如此宝物,归我啦。”一股浓郁的血腥之味扑面而来,在白桦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肥头大耳身着黄袍的人,头顶光秃秃的,只有耳边还长着两缕红发。
  “咦,还是个漂亮的小妞,不错不错,哈哈哈。”黄袍人面露狞笑,两只贼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白桦。
  “你要干什么?”黄袍人步步紧逼,白桦抱着方小九步步后退。
  “嘿嘿,小姑娘不要怕,跟着我黄顶仙人,保证你舒舒服服的。”黄袍人伸出手就要摸上白桦的小脸,白桦连忙躲闪而过。
  黄顶仙人在白桦停留之处嗅了嗅鼻子,“好香啊,小娘子别跑,本大仙肯定让你知道什么是人间极乐,来吧。”
  不管白桦如何逃,黄顶仙人总是能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面前,终于避无可避逃无可逃,被黄顶仙人逼迫在一个角落之中。
  “嘎嘎。”黄顶仙人伸出自己肮脏的爪子在白桦的小脸上摸了一把,“果然嫩滑,本大仙都舍不得把你炼成丹药了,嘎嘎。”
  “走吧,先跟本大仙快活几天吧。”说着黄顶仙人一把攥住白桦的手,将自己的脸贴近了白桦的面孔,口中的臭气让白桦几欲呕吐。
  白桦将自己的另一只手臂化成桦树真身一下就打在了黄顶仙人的手臂上,黄顶仙人吃痛拉着白桦的手不自觉的松开。
  手臂上火辣辣的疼痛让黄顶仙人的怒火一下子就爆发出来。“本仙人果然没有看错,你果然是一株宝药,你注定要被爷爷我炼成丹药,看招!”
  黄顶仙人大手一挥,一道血光就从袖中飞出,白桦全身都被这道血光给缚住,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无动于衷,而且自己已经显化出了本体,三尺高的白色桦树干之中白桦的面孔不住的扭曲,自己身上的那道丝线有着让自己恐惧的禁锢之力。
  “哈哈哈,不要再挣扎了,本大仙的九合血丝专门炼制为了捕捉宝药的。”黄大仙伸手一招,白桦就被黄顶仙人抓在手中,看着自己手中还在不断挣扎的桦树,很是满意自己此次的出行。
  原本自己是在百里之外修行,感觉到了天地威压的降临,以为是哪位隐匿人士在这里渡劫,但是心中在意盘算,自己已经处在大周国最偏远的山区了,这里有名头的修士都跟自己有交情,没听说最近有谁要渡劫,所以心中断定肯定会有宝物降临。
  果不其然,自己赶到的时候天劫已经消散,一眼就看见了白桦,属于天地灵物,而且已经化为人形了,更是至宝。
  “等到本大仙把你炼成丹药,你就不必这么痛苦了。”黄顶仙人心中很是满意。
  “站住。”刚要起身回洞府,一个淡淡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黄顶大仙头皮发麻,绝对的高手。
  一袭青衫的柯子明站在了黄顶大仙的身后,无声无息。
  他在天劫一过就已经清醒,不过那个时候他只有精神之力,只能等到天赐之后才能恢复。所谓天赐就是上天对于度过天劫之人的赏赐。
  “前、前辈,有有何吩咐。”黄顶大仙回过身来,抱拳一辑。
  “把它放下。”柯子明身上的威压将黄顶大仙整个人笼罩在内,稍微一动就会受到雷霆一击,黄顶大仙心中一惊,难不成他是融身境?没听到这里有如此高手啊。
  “前辈,这株宝药是我找到的,您要是需要我可以给前辈分一些,我......。”黄顶大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柯子明往前轻轻的一踏打断。
  黄顶大仙嘴角溢出鲜血,从袖中那缠绕着的白桦放出来,解除了术法。“多谢前辈不杀之恩。”转身之后,身边多了一个血色婴儿,婴儿将黄顶大仙包裹之后,闪出一道血雾离开了此地,但是临走之时目光之中的怨毒被没有被柯子明看到。
  恢复人身的白桦俯身一拜,“谢谢,爷爷。”
  柯子明展颜一笑,“其实我能有今天也是多亏了你的帮忙,你放心,以后再也不会了。”白桦也是心灵通透,柯子明这么一说,她也就知道,柯子明是不会对她出手了。
  “小九哥哥......。”
  “无妨。”柯子明伸手一点,一道灵气就补进方小九的身体,“他只是气急攻心晕厥过去,一会变醒。”
  “多谢爷爷。”
  “他本是我的徒儿,不用言谢,倒是你,尽量还是少出现在人前,毕竟你的本体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
  “白桦明白。”
  两人带着晕厥的方小九回到了小木屋,那里已经是一片狼藉,柯子明也不想在麻烦,自己动手在山壁之上开出了一个洞府,内设三个房间,三人一人一个,这也没有花费多少工夫,在洞口布置了几个简易的防御阵法,交代了白桦几句,自己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闭目修行,稳定自己的境界。
  话分两头,黄顶大仙目含怨毒从柯子明那里离去,径直的飞到一出深水潭旁边,黑色的潭水波澜不惊。黄顶大仙站在潭边。
  “黑兄可在?黄某前来拜访!”黄顶大仙的声音凝聚成一条线,直达潭底,激起层层涟漪。
  黑色潭水随着黄顶大仙的话音落下,形成一道漩涡直达潭底。一条奇黑无比的大蟒从潭底飞上来,踩踏在黑潭的波涛之上,与人腰一样粗细的身体上,一颗硕大的脑袋,瞪着两只硕大的眼睛看着黄顶仙人。
  “原来是黄兄啊,不知所来何事?”黑蟒口吐人言。
  “黑兄不知可有僻静之处,小弟有一桩好事相商。”黄顶仙人抱拳回答。
  “哦?”黑蟒的眼睛闪烁着光芒,看着黄顶仙人不知在想着什么。
  “黑兄莫非是信不过小弟我么?”黄顶仙人一看黑蟒这个样子就知道它在想什么,无非看到自己身上的伤势,害怕自己拉它去垫背,修行修到这个年岁谁都不傻,个个凶狠的要死,但是也害怕的要死。
  “不是我不相信黄兄,而是最近我感觉突破在即,这个......。”明显就是在推脱,黄顶仙人心中鄙视,突破个屁,无非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罢了。可是他也没办法,自己所交之友当中,就只有这条黑蟒的实力比自己高些,为了那株灵药他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嘴唇微动与黑蟒传了几个字。
  黑蟒一愣:“黄兄莫要诳我。”
  “黑兄如若不信,小弟自会寻找他人,告辞。”黄顶仙人一看自己都说到这个地步,黑蟒还是不信,蛇蝎性疑果然如此。
  看到黄顶仙人作势欲走,黑蟒赶紧上前拦住打了个哈哈,“黄兄的话黑某岂能不信,请到我黑水潭底一叙。”黑蟒尾巴一甩,一道水梯就出现在黄顶仙人的面前,黄顶仙人面色无惧,踏上水梯,两人潜入黑水潭底,不见了踪影。
  过了许久,黑水潭激荡,黑蟒带着黄顶仙人从潭底飞出,两人还有说有笑的。
  “黑兄留步,小弟这就告辞前去准备,到时候等小弟玉简通知。”黄顶仙人一抱拳血光一闪,直奔天际。
  “尽管前去,为兄等你消息。”黑蟒目送着黄顶仙人离去,硕大的眼睛之中光芒闪烁,不知在想什么,转瞬之间好似下定什么决定一样,飞身而起化作一道黑光,奔向另一个方向。
  方小九清醒过来了,看到柯子明已经恢复过来,也没打搅他,自己盘腿坐在洞外,白桦也坐在他身边。
  “小九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今天师傅渡劫的事。”
  “小九哥哥一定会渡过去的。”白桦捏着两个拳头为方小九鼓劲加油。
  “嗯。”
  从那天起,方小九也没有用柯子明指点,自己就跑到大山之中与各种凶兽搏斗来锻炼自己,然后每天晚上才会回来,饱饱的吃上一顿,然后自己盘坐在洞府之内,催动心典祭文吸收天地灵气,尽快让自己凝聚心田,真正的踏入修士的行列。
  对于柯子明渡劫的事情,方小九心生震动,原来站在天空之上与天斗不屈的身姿是那么的伟岸,自己也要成为那样的人。
  白桦和柯子明都知道方小九去干什么了,他们也不阻止。白桦是自己无条件支持方小九,哪怕自己呆在洞府之中心神不安,也要支持,她相信自己的小九哥哥能过这个坎。
  柯子明嘴上不说,但是每次方小九出去的时候,他都会跟在不远处看着方小九与各种凶手搏斗,然后自己在不远处为他护法,一旦有危险他会隐蔽的出手,解决一些,到了晚上回来,他会在教授一些方小九对敌经验,还有修行上的问题。
  “吼!”洪亮的嘶吼声在这山野之中不住的回荡,惊起无数飞鸟,也有无数走兽钻入地下隐蔽。
  方小九扶着一棵大树不断着喘着粗气,身上淡蓝色的长袍已经破碎不堪,两只袖子已经没有了,裸露的胳膊上还有三道血痕,胸口之上还印着一个硕大的印记。
  “吼!”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