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在见黄顶

更新时间:2016-02-19 15:02:50 作者:方小九 字数:3138

“哈!”方小九就在这个时候,恢复了行动,操控着自己的心田,主动向那道雷霆冲了过去。
  心田与雷霆无声的接触,二者之间碰撞的气流,让方小九的衣衫猎猎作响,雷霆一寸一寸的向下压制,心田之上的沙土四处飞溅。
  方小九的全部心神都在这一撞之上,心田被撞他自己的身体也会受到损伤,嘴角溢出的鲜血,毫不在意,目光炯炯,战意飞扬。
  来的快,去的也快,短暂的接触,雷霆就消散了,方小九的心田也被磨去了一层,艳红色的心田,现在看上去也变得萎靡。
  重要的时候,方小九没有退缩,他挡住了。
  方小九双眼紧紧的盯着天空,黑云不断的翻滚,又是一道雷电降临,比刚刚过去的那一道雷霆又粗壮了一倍。
  心田急速前去,但是被雷电击打的不断后退。方小九疯狂的催动心典祭文,吸收着灵气,不断的输入心田。
  碰撞的气流,让方小九原本就成为丝绦的长袍,直接脱离,古铜色的皮肤之下,肌肉纠错,但是现在根本不是欣赏方小九身材的时候,心田与雷霆碰撞之处距离他不到二尺。
  咔嚓,心田的中间被雷霆击穿,直接降临在方小九的身上,电流在方小九的身上不断游动,让方小九整个人酥麻酸痛,头发直立,整个人向后倒去。
  “小九哥哥!”白桦看到方小九倒地,整个人疯了似得想要扑过去,柯子明也一时疏忽没有拉住,可是她刚刚迈出一步,就被无形的气流击中,白桦喷出一口鲜血,不受控制的向后飞出去。
  柯子明立刻伸手接住,“天劫范围不可触碰,轻则重伤,重则身死,切记。”柯子明一边说一边将手掌贴住白桦的后背,给白桦恢复伤势。
  “咳咳。”方小九双手撑地,口中鲜血喷出,全部喷射在心田之上,看了看苍穹,颤颤巍巍的又站立起来,“再来!”
  也许是方小九的不屈,也许是方小九的鲜血起了作用,喷溅在心田之上的鲜血,在这一刻浸入了心田,被击穿的窟窿,也被修补上了,虽然只是单薄的一层。
  更加粗壮的雷电,从天而降,天劫的威压在这一刻全部释放,参天大树全部被折断,漂浮在半空的沙土全部臣服在地,百里之内的兽群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处在雷劫中心的方小九更不用说,颤抖的双腿已经深深的陷入大地之中,可是他的脊背依旧笔直,头颅依旧高高昂起。
  “杀!”
  下意识的喊出了这一个字,头顶之上的心田,一寸一寸的向上挪去。
  威压又如何?天劫又如何?我若不屈,你奈我何!
  那道雷劫好似在不屑,依旧不疾不徐的降落,雷芒不断的喷吐,击打在心田之上。红色的心田在这道雷霆之前,好似一个孩童与壮汉比拼腕力,每前进一寸,就会有一道细小的雷芒击打在它的身上,不住的颤抖。
  心田每颤抖一次,方小九嘴角的鲜血就会在多出一些,将他脚底下的土地都浸湿,
  终于,雷霆好似玩够了,速度猛的提升,直接将心田淹没,没有一丝停顿,就将方小九笼罩在内,雷芒覆盖了这片大地。
  “小九哥哥!”白桦的声音嘶声裂肺,不顾柯子明的阻拦,直接冲了过去,无形的力量一次一次的击打,也不能阻挡她的脚步。
  “吼!”一声兽吼响彻天空,肆虐的雷霆好似被惊吓了一般,尽然出现了停顿,就是这一丝停顿,无数绿色丝线,从内到外,将所有的雷霆捆绑住,压缩成为一个巴掌大的圆球。
  这才露出深陷大地的方小九,全身焦黑,不辨人形。
  那一道道丝线正是从方小九的体内延伸而出,随着绿色丝线的拉扯,将雷霆圆球融入了方小九的体内。
  柯子明在听到兽吼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这一幕曾经在解救方小九时候就已经出现过了,现在又在危机时刻出现,他曾经无数次的查探方小九的身体,从未发现引起这一现象的根源。
  白桦扑到方小九的身上,想要把方小九扶起,但是却被一股柔和的力量弹开。
  天空之上的黑云随着最后一道雷霆被方小九融入体内,也变的没有了气力,逐渐消散。这个时候的方小九身上也有了些许的变化。
  天气灵气开始疯狂的涌入,原本被雷劫冲散的心田,奇迹般的出现在方小九的头顶,原本只有四边是金色的,现在有大半都是金色,还有不少电芒流动,最中心还有一颗碧绿的珠子在不断的旋转。
  随着灵气的涌入,方小九焦黑的身躯开始裂变,焦黑的皮肤开始退却,露出里面滑嫩的皮肤,不止如此,凝聚心田被摧毁的经脉,开始一节一节的恢复,这一切方小九根本一无所知。
  随着天劫消散,笼罩在这里的无形气力全部消散,柯子明一掌将白桦击昏,喂她吃下了一颗疗伤丹药,然后盘坐在方小九的周围,一如方小九为他守护天劫一般。
  一天一夜就在守护之中过去了,白桦早已清醒,而且熬好了方小九最爱喝的粥,坐在方小九身边不远呆呆的看着他,柯子明也盘坐在一旁默默的守护。
  感觉不到灵气的波动了,柯子明睁开眼睛,方小九头顶之上的心田已经缩进了体内,焦黑的躯壳全部退却,白嫩的皮肤裸露出来。
  “嗯。”方小九揉了揉朦胧的眼睛,我不是在渡劫么?怎么会在这里躺着?难道我已经死了?怎么这里看着这么熟悉呢?
  “小九哥哥你醒了。”白桦惊喜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白桦妹妹,我是不是死了?”方小九从地上爬起来,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问,但是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答,反而是白桦羞红的脸庞。
  一声尖叫惊起无数栖息的飞鸟,一道嫩白的身影唰的一下九躲在了一块大石之后,“那个那个,给我那件衣服过来。”
  要不是白桦听力好,几乎都听不到方小九累死猫叫的声音,柯子明呵呵笑了两声,双手背在身后,向石锅处踱步而去,白桦的脸庞像是一颗熟透的苹果。
  把衣服放在石头旁边,自己仓皇跑掉,坐在咕咕嘟嘟不断冒泡的石锅旁边,不断的灶里添柴。
  “丫头,你要是在加柴,就糊了。”柯子明打趣的说道。
  “啊!”白桦惊叫一声,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把加进去的柴火抽出来,呛的眼泪都出来,柯子明则在旁边哈哈大笑,惹得白桦不断娇嗔。
  *********
  黑水潭边,一道血光闪过,站立了一个人,正是黄顶仙人。
  “黑兄可在?”黄顶仙人向潭底大声传言,话音未落,就从黑水潭里走出来三个人,一个蟒头人身,漆黑无比,正是黑蟒。一个面目俊朗,手持折扇不断轻摇,还有一个是面如红枣的老者。
  “黄兄来啦,有失远迎。”黑蟒打着哈哈说。
  “黑兄,这两位是?”黄顶看着旁边那两人,狐疑的眼光不住打量。
  “我来介绍。”黑蟒指着老者,“这位就是大周国赫赫有名的周云周道友,另一位的则是战家十三太子。都是我青来助拳的。”
  “怪不得黑兄让我回去等消息,原来黑兄竟然能请到周道友和十三太子前来。”黄顶一抱拳,“在下黄顶有礼了。”
  “嗯。”周云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倒是战家的十三太子冲着黄顶一拱手,“早教听说黄顶道友的血婴神功的威名,这次算是见到本尊了,在下战家战飞有礼了。”
  客气了几句之后,黄顶心中大为震动,没想到黑蟒居然能请动这两人,周云不用说,大周有数的高手,据说皇室都会给他几分面子,特别是战飞,他可是战家十三太子,据说战家可是有开天万岁存在的人物,别看战家平时为人低调,但是在大周国,甚至连西楚蛮子都不敢动战家分毫,由此可见一斑。
  “不知两位可清楚我们此行目的?”寒暄完毕,当然要谈正事。
  “黄道友放心,我二人早已准备充分。”
  “我这里也没问题,黄兄尽管放心。”
  “好,我等这就出发,一路上千万小心,别露出马脚被人发现可就遭了。”叮嘱一番之后,几人直奔天际。
  柯子明盘坐在新开的洞府之中,猛的睁开眼睛,看到白桦在洞府之内忙碌,“小九呢?”
  “小九哥哥说他要去找那头熊聊天,爷爷找他?”
  “没事,等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说完这句话,柯子明就走出洞外,在洞口处布置了几处阵法,然后盘坐在远处的石头上。
  “不知四位道友前来,老朽有失远迎啊。”黄顶四人刚刚隐匿好身形,还没有确定好目标方位,耳边就想起了柯子明的声音。
  四人相视片刻,战飞率先走了出去,“前辈请了,在下战飞,得知前辈在此地隐居,我等四人特来拜访。”
  “拜访就不必了,老朽独处惯了,不喜欢被人打扰,你们还是走吧。”柯子明不为所动。
  “我等四人特地前来,还请前辈不要拒绝。”黑蟒也转过弯来了,跟着战飞走了出去,看到柯子明一个人盘坐在石头上,却没有发现黄顶口中所说的那株灵药。
  “难道前辈不请我等前往洞府去坐坐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