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两败俱伤

更新时间:2016-02-19 15:03:44 作者:方小九 字数:3046

柯子明做出了最明智的决定。
  凌空而起,躲开战飞的一斧,加快攻击,逼的血婴碰向周云的血掌,黑蟒的毒液却避无可避,只得略微侧身,让自己尽量少沾染毒液。
  战飞的一斧无功而返,血婴与血掌碰撞在一起,血婴凄厉的惨叫身,让柯子明魂海震荡剧烈,一时间停住了身子,黑蟒的毒液全被淋在了,柯子明的左臂之上,也就是这一下,让柯子明从战圈之中脱离出来。
  衣服被腐蚀掉,皮肉被毒液给腐蚀成黑色液体,滴滴掉落,柯子明没有感觉到疼痛,反而有些酸麻。若是有人看到,就会发现柯子明的脸上,有一股一股青色毒气环绕在柯子明的脸上。
  柯子明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臂,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整只左臂就只剩下骨头,运转功法,想要把毒液给逼退,但是灵气现在直接停止运转,筋脉的收缩,让柯子明的身体不断的抽搐。
  更为让柯子明心惊的是,自己能感觉到自己的心田在不断的萎缩,原本已经恢复翠绿的灵种之树,又开始泛黄,速度奇快。
  嗤!
  柯子明将自己的左臂,连同半边肩膀都被砍掉,这样的狠心,让战飞等人心中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
  鲜血的流淌,让柯子明的心中的怒火彻底燃烧起来。“好,好,好。”柯子明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语气冰冷,把空气都能冰冻。
  “一指囚龙,囚龙指!”从一开始积蓄的灵力,直到刚才完成。柯子明清斥一声,孤独的右臂高高扬起,手指之间光芒闪烁,灵气催动引发的风暴,让四人都站不住脚。
  战飞感觉到柯子明身上的威压释放出来,这老家伙是打算拼命了,难道蛊丹的药效已经消失了?眼下根本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跑!”。
  四个人从四个方位凌空而起,准备鸟兽散。
  “晚了。”柯子明淡淡的说了一句,手指平放,“囚龙!”
  金色的丝线从柯子明的手指之中飞散而去,向着四人飞绕而去。
  “公子,快跑。”周云的半个身子已经被丝线全部包围,将自己全部功力全都送出去,拍在战飞的后背之上,让战飞的速度又提升一截,也就是这一下,让战飞彻底脱离囚龙指的范围。
  “周伯!”战飞大吼一声,大周修士都知道血掌周云威名赫赫,但是鲜有人知道,周云就是战飞的启蒙恩师,更是战飞的贴身保镖,从战飞出生开始就跟着战飞。
  战飞转过头,看到囚龙指将周云整个笼罩,拉扯回柯子明的跟前,眼泪不自觉的留了下来,“我一定会报仇的。”
  黄顶本身就不已速度见长,刚一凌空就被笼罩。
  黑蟒的身体巨大,只被控制了半个身躯,忍痛切断,急速而去,天空之上鲜血淋漓,只留下半条尾巴掉落。
  柯子明手掌缓慢的握紧。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我愿意做牛做马,求前辈饶我一命。”黄顶全身被紧紧缠绕,根本无法挣脱,身上已经被勒出了道道血痕,并且已经割裂了血肉,。
  周云一声不吭,对柯子明怒目而视。
  “死!”柯子明根本不予理会,手掌慢慢的收缩,金色的丝线开始汇聚。
  “开!”柯子明手掌猛的一握,黄顶和周云,还有黑蟒丢下的半条身子,就被丝线直接割裂,血肉散落了一地。
  在术法释放完毕之后,柯子明脸上一阵扭曲,喷出一口黑色的鲜血,夹杂着一些血块,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其实在刚才囚龙指根本无法完全发出,是柯子明自己拼着心田崩裂的危险,强行运转。
  柯子明现在能感觉到自己的灵气依然无法运转,心田已经萎缩了十分之一,而且还在萎缩。
  没有一丝的气力,柯子明还是强行让自己盘坐起来,害怕战飞在去而复返。
  *********
  “黑熊,没想到你挺会享受的。”方小九闭目躺在水潭之中,一脸舒服,黑熊躺在旁边也舒服的哼哼唧唧。
  方小九一大早就来找黑熊,而且还带了一碗白桦煮的鱼汤,黑熊尝过之后,带方小九来到一个山洞之内,走了好久,才来到一个冒着热气的水潭跟前。
  水潭不大,也就丈许,清澈见底,方小九把手放了进去,暖洋洋的,很舒服。黑熊哼唧了两声,自顾自的躺在水潭之中,然后冲着方小九挥了挥熊掌,方小九这才明白,这个水潭不是喝的,而是泡澡用的。
  三下五除二把自己剥干净,整个人躺进去,暖暖的水流冲击着方小九的全身,整个人都放松了,这才有了刚才的这一幕。
  “好舒服啊,我都想睡觉了。”没有等到黑熊的回答,方小九一回头,发现黑熊早就睡着了。“这个呆子。”
  笑骂了一句,他自己也闭上了眼睛。半个月来,方小九自己也没怎么合眼,一直担心有人来,神经一直紧绷,现在被暖泉一包围,方小九彻底的放松下来,睡着了。
  一觉醒来,全身上下无比舒服,心典祭文也好像运转更为迅速了,略微催动一下,灵气也更加活跃,这让方小九欣喜不已。
  不知道现在过了多久,心里还惦记白桦和柯子明,穿好衣服,准备和黑熊打个招呼,发现黑熊睡的死死的,也就作罢。
  出了山洞,发现太阳已经落山,星空闪耀,原来自己一觉就睡了一天,心中焦急,把自己的速度提到最快。
  方小九刚走到洞府之前不远的地方,就看到周围的树木被撞断了好久,而且还有不少的鲜血,“师傅,白桦妹妹!”
  冲进洞府之内,洞府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落石。白桦的额头流血,已经昏迷在地上,不醒人事。柯子明却找不到了。方小九把白桦抱在自己的怀里,“白桦妹妹,白桦妹妹,醒醒。”
  “小九哥哥。”白桦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人儿,一下子泪如泉涌,扑到在怀里,不断的抽泣。
  “没事没事,哥哥回来了,没事。”方小九安慰了许久,才把白桦给安慰好。
  “小九哥哥,快去看看爷爷,来敌人了,就爷爷一个人,快去找爷爷。”听到白桦这么说,方小九在也坐不住了,焦急的从洞府之中飞出来。
  等到方小九找到柯子明的那一刻,泪水在也止不住了。
  花白的头发,已经全白,脸上全无血色,嘴角的鲜血已经凝固,一只手臂也已经没有了,断臂之处,还在留着黑色的血液,身上的长袍,破烂不堪,沾满了鲜血。
  在柯子明的身前,还遗落了不少血块,隐约可以分辨出,这是两个人,还有一条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尾巴,放眼四周,坑坑洼洼,没有一块平整的地方,鲜血已经将不少地方都已经浸透。
  “师傅。”方小九轻轻的走到柯子明的面前,小声唤了一句。
  柯子明睁开眼睛,已经不复清明,浑浊不堪。“徒儿。”只是说了这两个字,好像就已经掏空了柯子明全身的力气。
  “师傅,不要说话,不要说话。”方小九将自己身上的长袍脱下来,把柯子明的伤口包裹住。将柯子明的身体轻轻的抱起,一步一步,尽量让自己的步履平稳些。
  回到山洞,又让白桦找了很多软一些的东西放好,方小九这才小心翼翼的把柯子明放在上面。还在旁边点燃了篝火。
  火焰的光芒,照在柯子明的脸上,方小九这才发现,自己的师傅真的很老了。
  “师傅。”方小九轻声的唤了一句。
  “没事,孩子。”柯子明想要伸出手摸一下方小九的脑袋,刚抬起不高,又垂落。“只是受了点伤,休息几天就好。”
  “是,师傅。”方小九跪在柯子明的跟前,磕了两头,然后盘坐在洞府门口。
  白桦烧了开水,为柯子明擦拭脸上的血迹,重新给他包扎了伤口,就被柯子明的支走,开始恢复伤势。
  三个人都沉默,只有柴火噼里啪啦的声音回荡在洞府之内。
  方小九时时刻刻的看着自己的师傅,不敢睡觉,害怕自己一闭眼在睁开就看不到了,白桦也衣不解带的陪着方小九,一连七天,这七天,让两个孩子,眼睛里面全是血丝,整个人都疲惫不堪,但是看到柯子明脸上越来越红润,方小九觉得自己心里舒服一些。
  柯子明这七天一直在恢复自己的伤势,灵力无法运转,甚至连一丝都捕捉不到,偶尔捕捉到一丝,刚刚运行一步,就消散在体内。
  试过了无数次,柯子明才将一丝灵力运转了一遍,也许是蛊丹与黑蟒的的毒素互相排斥,让柯子明的身体处于一个平衡的状态,竟然让柯子明体内的灵力有了可以运转的地方。
  柯子明睁开眼睛,方小九和白桦都坐在自己跟前不远处,一直看着自己,两个孩子的眼神疲惫不堪,柯子明的心里一阵心疼,“我没事了。”
  “师傅......”方小九刚说了这两个字,洞府之外,又传来一声兽吼。
  “吼!”三人脸色齐齐变色。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