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情势危急

更新时间:2016-02-19 15:04:57 作者:方小九 字数:3036

战飞带着人来到之前周云身死的地方,让战家人仔仔细细的搜索,可惜在这里一无所获。
  “卜算子。”战飞招呼一声之后,一名瘦弱的老叟出现在战飞的面前。
  “十三公子。”卜算子并不是一个人的名字,他是一群人的代号,这群人也有修为,不过他们并没有多少攻击力,但是他们拥有可怕的卜算能力,只要条件足够,他们甚至可以算出任何想要算出的东西。
  “算!”战飞并没有过多的话语,一个字足够。
  卜算子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块泛黄的布,铺展在地面上,整个人盘坐在在黄布之前,然后又拿出几枚铜钱,还有一块龟甲,将铜钱放入龟甲之中,双手覆盖龟甲之上,在自己的头顶不断的摇晃,然后嘴里念念有词,然后从自己的眉心之中取出一滴精血,涂抹在龟甲之上。
  “开。”手中的龟甲就扔到了黄布之上,龟甲滴溜溜的旋转,然后将里面的铜钱一个一个的甩出来,在黄布之上杂乱无章的摆放。
  卜算子看着铜钱,然后再自己的手指之上掐算了半天,然后脸色一变,吐出一口鲜血,盘坐的身形摇摇欲坠,连忙有几个人过来,将卜算子扶起。
  “公子,算出来了,没有算到具体位置,但是在这附近出现过雷霆神兵,可能有万世奇才出现,或者是什么了不得的宝物出世,引发雷霆神兵。”
  “雷霆神兵?一定是灵药渡劫。”战飞脸色一变,随即又心中大定。以战家在大周国的地位,什么典籍搜集不到,战飞从小就被勒令看书,熟读各种典籍,当然知道出现了雷霆神兵意味着什么。
  “马上给家族发信,让家族的高手前来支援,注意保密消息。”战飞连忙下命令,手下的人不敢怠慢,一名老叟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一只精致木鸟,然后再鸟身上写写画画,往天空之上一扔,木鸟扑棱棱的飞走。
  “把这里全部封锁,任何人都不能放过去,否则我要你们的脑袋。”战飞看了看这片地方,卜算子也算不清具体的位置,只能说出一个大概,这个大概也太大了,自己的这点人手更本不够,只能勉强覆盖重要的地方。
  不过有一点战飞心里是肯定的,卜算子算出雷霆神兵出现不过三天时间,从典籍之上看到过,化形的灵药,在渡劫之后会有半个月的虚弱期,在这期间根本无法动用灵力,所以她应该走不远,半个月的时间,足够战家的大部队前来了。
  半个月过去了,方小九这段时间对于囚龙指有长足的进步,全力释放出来的囚龙指,已经和柯子明释放出来的差不多了,不过柯子明的实力是要打折扣的。
  这段时间虽然柯子明的已经恢复了不少,黑蟒的毒已经彻底排除,但是蛊丹的毒还有残留,以至于柯子明本身的实力只有一半能发挥出来。
  白桦这段时间倒是安静,因为每次出现之后,柯子明都会爽朗的笑一会,让她的小脸变成红苹果,然后自己迅速逃离,躲在角落里,谁都不见。
  黑熊这段时间倒是安稳,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也不见它怎么修炼,修为还是在不断增长。
  这一天黑熊回来之后,身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看上去很痛苦。柯子明观察了片刻之后给黑熊的伤口之上上了药。
  “这两天我总是心神不宁,好像什么什么事情要发生。”柯子明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师父,能有什么事,可能是你这几天没有休息好,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方小九在旁边安慰说。
  柯子明点了点头,但是心中那种不安的感觉依然笼罩在自己的心头。天越来越黑,柯子明心中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这座山林里面不时有各种野兽奔跑而过,站在山洞门口,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远处有一片片的飞禽在树林之上不断的盘旋,柯子明的眉头皱的越紧。
  没过多久,就可以清晰的看到远处释放术法时发出的光芒,不是还有呼喊声出现。柯子明心中的不安已经达到了极致。
  “快,收拾东西,我们赶紧走。”呼喊的声音越来越近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方小九在临走之前还把那汪泉水给埋了。
  黑熊挣扎着将白桦驼在身上,柯子明和方小九背着东西,三人一熊急匆匆的上路,一路上还要避免留下更多的痕迹。
  战飞身后带着一大群人,这些都是两天前战家来的主力,一共来了两千人,并且还有两名融身境界的大高手伴随在战飞的身边。
  “十三公子,目前还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不过我们已经找到那个渡劫的地方了。”说话的正是卜算子。
  “走。”
  没走几步,就来到了一个山洞,门口站着两名战家子弟恭敬的对战飞行礼。战飞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里面有人住的痕迹,还有一堆灰烬,战飞放在手上摸了摸,还有温度,旁边还有一摊血迹,战飞用手蘸了一点,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是妖兽的鲜血。
  “人还没有走远,应该还有一只妖兽,派人去追!”
  “是。”旁边立刻有人答应前去安排。
  战飞扫视了一下山洞,里面有一堆石头摆放的特别奇怪,好像是人故意摆放在那里的,战飞手中纸扇一扇,那堆石头立刻飞离,出现在战飞面前的是一汪泉水。
  战飞示意一个人前去试探,立刻有一位战家子弟走了过来,然后把手伸进泉水当中,等了半天,然后用取了一点水放进自己的嘴里,“公子,这是灵泉,有疗伤作用。”
  “果然。”战飞眼睛眯了起来,“把这个地方报告给家族,派人保护起来,这是我战家的。”
  柯子明他们速度并不快,黑熊有伤跑不快,白桦是个女孩子没有修为更是快不了,方小九在前面开后,柯子明在最后,时不时的回头看看,感觉到身后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了过来。
  “啊呀。”黑熊脚底一软整个爬在了地上,白桦一时没有注意,也倒在了地上。
  “怎么了?”在前边探路的方小九赶紧回身跑过来,把白桦给扶起来,衣裙的下摆早已经划破,丝丝鲜血从里面渗透出来,白桦的秀眉已经皱了起来。
  方小九连忙将白桦的伤口包扎起来,然后又将黑熊扶正,黑熊后背上的伤口已经开裂,两只后腿已经被黑熊的鲜血全部染红。
  “黑熊,黑熊。”方小九唤了两声,黑熊睁开虚弱的眼睛,看了一眼方小九,哼唧了一声,然后又闭上眼睛。
  “师父,桦妹妹受伤了,黑熊也站立不起来了。”
  柯子明简单的给黑熊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把黑熊拖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又在黑熊的身上掩盖了一下,没有安放隐匿阵法,怕有人起疑心。
  “时间不多了,小九把白桦背上,我们尽快赶路。”柯子明一刻都不敢耽误,追赶的声音好像又进了。
  方小九也没有拖延,背起白桦,追随者柯子明的脚步,快速向前,没有黑熊拖累,他们的速度快了很大一截。
  一直跑了大半夜,方小九自己也不知道跑了多少里,但是他们不敢停下,喝水的时候都是在跑动中喝了两口。
  “噤声。”
  柯子明在前边抬手示意,方小九带着白桦连忙躲避在灌木丛中。一队人举着火把,从前面排成一行走了过来,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柯子明眼睛清明,看到了他们胸口绣着的金色斧头,“果然是战家之人。”柯子明心中暗道,不敢过多停留,然后带着方小九从另一个方向绕开,一连换了好几个方向,都有一队人马在搜寻。
  柯子明带着方小九来到一个隐匿的地方,皱着眉头,看了看方小九,还有已经被惊吓到了白桦,要是自己一个人早就御空而走,可是......。
  看着方小九小心的安抚着白桦,柯子明无论如何都割舍不下他们,这么些年的情谊,岂能是说放就放的。
  思索了片刻,柯子明走到两人跟前,拍了拍方小九的肩膀,然后摸了摸白桦的脑袋,“我跟你们两个嘱咐一些事情。”在将两人的视线移动到自己的身上的时候,柯子明手中发力,将二人击晕。
  在一处陡峭之地,寻了一个简易的山洞,柯子明留下了一封书信,并且将自己身上的东西全都放在方小九的身边,在洞口之外又设置了好几处隐匿阵法,这才走了出去。
  “九儿,莫怪为师。”柯子明回头看了看,然后凌空而起,直射天空。
  “天上有人!”没走多少距离,柯子明的身影就被战家人发现,立刻从地面上升起几道身影,向柯子明追了过来。
  “前方道友稍等,战家有事相询。”其中一人开口问话,柯子明并不回应,转了个方向继续飞驰。战家人一看其中有鬼,长啸一声之后,立刻追击过来,地面上的战家子弟也想柯子明飞走的地方围了过去。
  “道友且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