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被擒

更新时间:2016-02-19 15:07:39 作者:方小九 字数:3030

“道友且慢!”一道人影站立在柯子明前进的道路上,胸前的金色斧头闪闪发亮,让柯子明的眼睛一缩,立刻调转身子往另一个方向飞去。
  “战家办事,此路不通,还请道友且住!”又是一道身影挡住柯子明的去路,依然是一柄金色斧头。
  柯子明连续换了三个方向,但是三个方向都有人挡在前面,柯子明无法逃脱,只得立在半空,等待时机。
  “道友为何这般着急?”其中一人开口问道。
  “与你何干。”柯子明语气冰冷。
  “好一个与你何干啊。”笑声突起,但是柯子明从里面听出了仇恨,而且声音还比较熟悉,一道身影从地面升起,战飞手摇折扇,身后还站着两位面无表情的中年男子,向着柯子明一抱拳,“前辈最近安康?”
  “哼。”柯子明并没有答话,反而冷哼了一声,战飞好像并没有生气,反而是面带笑容。
  “前辈,我战飞所说的话依然有效,不知前辈考虑如何?”战飞等了一会儿看到柯子明并没有答话,“我在加上战家祖屋之中祭法,如何?”
  柯子明冷哼一声,“无耻!”
  “别不识抬举,老老实实给我把灵药拿出来,否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战飞的语气发冷。
  “你战家有这般好心?别人不知道你战家,我还能不知道?”柯子明啐了一口战飞,“我若是真拿出了灵药,立刻就会身死道消。”
  “给我拿下,我要活的。”战飞冷眼退到一旁。
  五名老者飞身上前,各种术法逐一施展,柯子明左挡右遮,一时间天空之中,色彩斑斓,煞是好看,可谁又能知道其中凶险。
  这五人都是融身境的高手,而且身在融身境多年的高手。柯子明刚刚踏入融身境不久,许多适用融身境的术法还未曾学习,只能用魂海境的术法对敌,没过一会儿就被五人给逼得险象环生。
  又撑了两个来回,柯子明被人从后背一掌击中,从空中摔落下来,撞在地面之上,喷吐出一口鲜血。
  “把灵药交出来,我饶你一命。”战飞走到柯子明的近前说道。
  “休想。”柯子明嘴里不松一口。
  “给我拿下!”战飞面色寒冷,“没有谁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忤逆战家,没有人!”
  五人从五个方位逼近,并且手中还扯着一张黑不溜秋的大网,向着柯子明罩了过来。
  “一指囚龙,囚龙指!”柯子明将自己全身的灵力都催发出来,指尖瞬间就冒出金光,化成条条丝线,直刺五人。
  那张大网不知是什么材质,柯子明的囚龙指竟然无法穿透,被黑色大网笼罩在内。“收!”五人齐齐大喝一声,大网迅速收缩,将柯子明整个笼罩在内,捆成了一个粽子。
  柯子明被术法反噬,又喷出一口鲜血。想要动用灵力挣脱大网,但是这张大网好似有种奇力,尽然让柯子明的灵力无法聚集。
  “废了他的修为,我看他如何嚣张。”战飞的脸色狰狞,他所有的耐心都已经消耗完毕了,在战家他的脾气是最好的,但是好也有一个底线,那就是我给你的东西你必须要,我要的东西,你必须给。“白先生,我不太喜欢吵闹。”
  战飞身后的其中一人走到柯子明的身前,伸出一双白到恐怖的手,在柯子明身上点了两下,柯子明惊恐的发现,他居然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并且全身僵硬,除了眼睛之外,其他地方根本不能动弹。
  手上掐了一个印记,那张大网居然缓缓收缩,把柯子明的胸膛给裸露出来。
  那双白手贴在柯子明的丹田之处,柯子明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从那人的手中传来,自己丹田之内的心田、灵种之树,甚至是魂海都不由自主往外流。
  撕心裂肺的疼痛传遍了柯子明的全身,他能清楚的看到老者的双手之间漂浮着的是自己的心田。柯子明目玼欲裂,眼睛里都有了鲜血流动。
  灵种之树在挣扎,魂海在波动,这一切都无济于事,依然被白先生生生的从柯子明的丹田之处剥离出来,完全忽视掉柯子明的反应。
  白先生将属于柯子明的东西放到自己的手掌之上,一道灵力形成的枷锁将它牢牢固定,一招手,一道奇异的力量就冲进了柯子明的身体,那股力量开始肆虐,所到之处,经脉寸寸碎裂,并且消失,好像完全没有出现过一样。
  “公子。”白先生手里拿着柯子明的心田灵种走到战飞的面前。
  “它是你的了。”战飞走到柯子明的面前,用纸扇拍了拍柯子明的脸,“老东西,我不会让你死的,放心。解开他。”
  白先生手一挥,柯子明就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根面条,全身上下都被掏空了,丹田之处火辣辣的疼,不光如此,自己体内的那股奇异的能量,不断的将自己的血肉打散,然后再重组。
  “告诉我,它在哪儿?”
  柯子明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丝痛苦的声音,对于战飞的话充耳不闻。
  “告诉我,它在哪儿?!”战飞把柯子明的衣领一揪,看着他的眼睛。“白先生。”
  白先生一指点下去,柯子明就觉得自己全身的筋都要缩成一团,酸麻疼痛,各种感觉突兀的出现,甚至大小便都不受自己的控制,可是他依然不吭一声,哪怕是自己的嘴唇已经被自己咬透,脑海里回想着的是自己曾经的美好。
  自己儿时的玩伴,年轻时遇到的心爱的姑娘,遇到那么美的风景,还有自己的徒弟,还有可爱的白桦,天怎么越来越黑了?是天劫降临了么?
  战飞拍了拍已经昏厥的柯子明,站起身来说,“把这个老东西给和黑蟒关在一起,让黑蟒好好伺候他。看好他,别让他给死了。找到其灵药了么?”最后那句话是对自己手下人说的。
  “回禀公子,什么都没有找到。”
  “给我找,我就不相信它能跑到哪儿去。”战飞眼神之中的火光都能吃人。
  “嘶。”方小九吸了一口冷气,自己的后颈很痛,他只记得,师父刚要和自己说些什么,但是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就觉得后颈一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是一个山洞,很干燥,白桦就躺在了自己的身边,看样子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在自己的右手边有一个包裹,包裹上面还放着一张纸。
  方小九拿起那张纸,上面的字迹是柯子明的。
  “九儿,外面已经被战家的人给包围了,他们是冲着我来的,带上你们肯定会遭受牵连,为师自作主张把你们击晕,估计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为师或许已经死了,不用伤心,不用难过,我等修士从踏上这条路开始,就注定要与自己的亲人朋友离散,到了最后就剩下自己一个人孤独。
  为师已经把自己能教授与你的全都教了,剩下的路就要你自己去走了,为师会在九泉之下看着你的。
  为师还要叮嘱你三件事情:第一,不要试图为我报仇,战家人不是你能得罪的。第二,照顾好白桦,她是天生灵体,尽量少带着她在世人面前走动,要不然会给她带来杀生之祸。第三,你生性耿直,在修行的道路之上,这样会吃大亏的,记住,说话留三分,斩草要除根。
  这三件事情一定要谨记,切记!切记!切记!
  为师把自己这些年的一些东西全都留给你,你自己清点一下,里面有各种东西的用法,好了,为师去了。
  擦干眼泪,你是个男子汉!”
  “师父。”方小九泪流满面,将那封书信,还有包裹紧紧的搂抱在怀里。一只小手轻轻的放在了方小九的肩膀,然后将方小九抱紧。
  “小九哥哥。”白桦也清醒,看到方小九坐在那里哭的像个泪人似得。
  “师傅走了。”方小九喃喃的说着。白桦从方小九手里接过那张纸,看了一遍之后,将方小九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小九哥哥,还有我在。”有的时候,女人要比男人坚强的多。
  两个人相拥而坐,谁也没说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透过山洞口,看到外面白了又黑,黑了又白。
  “小九哥哥,吃点东西吧。”白桦也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给方小九递东西了,都是一些随身的干粮,白桦害怕外面的敌人还没有走远,就没有生火,就算是想生火也没有办法,山洞之内什么都没有。
  方小九摇了摇头,怀里还抱着那个包裹。
  “小九哥哥,你这样颓废下去,爷爷的大仇不报了么?难道就让爷爷白死么?你不是还要找到自己的父母么?就这样下去,你这辈子也不要想找到,就算找到了,他们也会唾弃你,他们没有你这样的废物儿子。我看不起你。”
  白桦冲着小九发泄了一通,但是方小九依然不为所动,气的将自己手中的干粮扔在方小九的脸上,走到角落里,不停的抹眼泪。
  “我不会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