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歇脚站

更新时间:2016-02-19 15:07:50 作者:方小九 字数:3160

方小九将掉在地上的干粮,也不管干净不干净的,死命的往自己的嘴里塞去。白桦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立刻破涕为笑,自己之前不气馁的小九哥哥又回来了。
  填饱肚子的方小九,在山洞之内查看了一遍,这个山洞不大,洞口已经被柯子明的阵法给封死了,可能是阵法的时间还没有到,索性就坐在山洞之内清点自己身上所带的东西。
  两个包裹,一个包裹装了一些衣服,还有干粮,另一个包裹里面装着一本小册子,还有一些银饼铜钱,最底下的是三块看上去非常温润的石头,这就是灵石,可以吸收里面的灵气,还能用来布置阵法。
  方小九小心翼翼的把这个包裹背负在自己的身上,这是师父留下的最后一点念想,绝对不容有失。
  清点好了东西之后,方小九开始在山洞之内打转,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没有水。方小九在山洞之内东敲敲西敲敲,在山洞的一个拐角处,觉得有些空洞。
  “小妹,你靠后站一些。”方小九将自己的灵力全部调动起来,一拳砸在了墙壁之上。“轰隆”一声之后,墙壁就出现了一个大洞,从里面刮出一股强风,吹的方小九连眼睛都睁不开。
  等到强风过去,方小九向洞口里面看去,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想了想,从自己的怀中拿出引火石,然后拿出一件最旧的衣服制作了一个简单的火把,牵着白桦走了进去。
  这是一条窄小的道路,只能两个人并排而行,看样子是人工所修筑的,年代很是久远,石砖上雕刻的花纹都是方小九从未见过的。里面很干净,好像有人经常打扫。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走了很远,除了两个人脚步的回声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白桦紧紧的拉着方小九的手,一步都不敢落下。
  走了大约一个时辰,走廊就到了尽头,两个人的面前出现了一块青石板,方小九伸手推了推,好像很沉重,借着火光的亮度,方小九在四周查看,整个青石板好像是与山体连在一起的,没有任何把手之类的东西。
  方小九催动灵力,一拳打在青石之上,青石一动不动连个白印都没有留下,方小九自己的拳头倒是震的生疼。一连查看了好几遍,才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几块石头,方小九试着挪动,发现根本无法动弹,只能在地面上进行滑动,而且滑动的距离非常有限,只有一尺方圆。
  “小九哥哥,你看。”白桦指着其中的一块石头,上面有一道小小的红色划痕,这里幽暗,不注意看,还真不容易发现。
  一共九块石头,经过方小九仔细寻找之后发现,它们上面或多或少的都有一道红色的划痕。“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些划痕杂乱无章,好像是某种图案,方小九把每块石头都摆动一下,突然在方小九的前面出现了一个数字,四。
  “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看不明白。”白桦蹲在方小九的身边,两个人皱着眉头,大脑飞速旋转。
  “我知道了。”白桦伸手把面前的石头又重新摆放了一下,他们面前的字变成了三。
  “这个是个计数用的。”白桦说,“我们好像用了两次了。”
  方小九一直在地上写写画画,“我知道是什么了。”伸出手把那几块石头,重新摆放了一下,出现在两人面前是一个血红色的方字。
  青石板嘎吱吱响动开来,后面又是一截长长的走廊。
  “我们走。”方小九拿着火把牵着白桦继续往前走,他们刚一走进去,身后的青石板又落了下来。手中的火把都换了三个了,这一段长长的走廊还没走完,两个人在中间还休息了一下,略微吃了点东西,因为没有水,两个人只是塞了两口之后,继续往前走。
  这次走了不远,在一旁的走廊里出现了一道石门,走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的空间很大,可以住下三四百人。在这间石室之内,方小九找到了一些食物,还有被褥,还有最重要的水,是一汪泉水,清清凉凉带着一丝甘甜,在角落里,居然还有厕所,这让方小九不得不佩服,建造这间石室的人。
  “今天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了。”按照方小九的推算,他们已经走了一天了,这个时候应该是夜晚。
  两个人都疲惫不堪,简单的吃了两口,倒头就睡。
  一夜无话,两个人就那么和衣而卧,居然没有感觉到凉意。方小九从石室之中翻到了几个火把,背在身上,继续前行。
  又通过了一道石门之后,方小九发现,这个走廊设计的很有意思,从一块青石板到另一块青石板之间的距离正好是一天的时间,在走廊的中间,必定有一间很大的石室,里面会有各种生活所需。
  他们住了十四间石室,也就是一共走了十五天,这一天,走廊走到尽头的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一块青石板,而是一条斜着向上的通道。
  “我们马上就能出去了。”方小九对着白桦说。两个人在这段时间里,几乎都很少说话,只顾着蒙头赶路,不过他们两个的感情并没有减少,反而更加深厚,有时候两个人根本不需要说话,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想法。
  白桦从自己身后的包裹里拿出干粮和水,两个人席地而坐,补充一下体力,万一出去之后是什么险恶之地,两个人也能有所准备。
  一切都调整好之后,方小九护着白桦,一路向前。
  也就是百丈左右的距离,两人的前面出现了一块石板,白桦自觉的站在后面,方小九用手推了推,居然推开了。
  首先出来的是方小九,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间屋子,看样子还有人住,而他们的出口就在一张床底下。确定没有任何危险之后,将白桦从里面接出来,方小九这才开始认真打量这里。
  这个地方不大,只有一张床,一个蒲团。
  他们钻出来的地方是在床底下,从他们钻出来之后,那块石板就自动关闭了,根本看不出来一点点不一样的地方。
  牵着白桦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两个人侧身走了出去,又蹑手蹑脚的把门关住,关门的时候方小九才看到门把手出居然也有一个拼字盘,而且隐约有一些血腥味,不过方小九目前心中高度紧张,根本就没有把这些全都放在心上。
  “来,来,来。”一声声的呼唤在方小九的心底响起,方小九四下看了看,发现什么都没有,问白桦,“你听到什么了么?”
  “什么?”白桦疑惑的看着方小九.
  “哦,没什么。我们走吧。”两个人小心翼翼的从门口的小平台穿过,方小九走在前面,从前面的栅栏之处,方小九看到前面的景色好像非常的熟悉。
  “这是许家湾。”仔细的观察了片刻方小九惊讶的说。
  “这就是许家湾?”白桦听过方小九说起他在许家湾的日子,现在许家湾就在自己的面前,她要好好的看看,这是个什么地方。
  首先看到的就是一间小黑屋,不能说是纯粹的黑色,只是上面密密麻麻的画满了黑色的花纹,让人觉得诡异又稳重,这里就是许家湾的祭祀祖屋,现在好像是人们吃晚饭的时候,广场之上并没有人。
  祖屋在往前,就是人们日常生活的地方,果然如同小九哥哥曾经描述的那般,路的一边是各种各样的房屋,袅袅炊烟不断升起,还能听到小孩子们打闹的声音。
  而在另一边只有一间小的可怜的木屋,其余的地方全都被各种兽类包围,隔着好远白桦都能闻到妖兽粪便的臭味。
  “我们现在没必要在躲躲藏藏了。”方小九这个时候已经站了起来,而且内心中的那种召唤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没必要在躲藏,我要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方小九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屋子,这是祭祀住的地方,许志明住的的地方,他既然不再这里,就一定在祖屋门口,也好,新账老账一起算。
  方小九拉着白桦,从祭祀屋走了下来,到了祖屋门口,这里依然没有人。越到祖屋门口,那种召唤的感觉愈加强烈,方小九想了想,决定暂时还是不进去,白桦的地方还没有安排,万一自己进去的时间太长了,白桦出什么意外,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死去的师父。
  穿过广场到了村落里面,除了偶尔有几个小孩子看到来了生人,跑走之后,在连一个青壮年都没有发现,这让方小九感到很奇怪。
  走到小屋门口,木门上面都结了蜘蛛网了,房顶上的茅草都没有几根了,墙壁也已经变的破烂不堪了。推开门,从木头之间的摩擦声可以听出来,这扇门已经好久没有人推开了。
  进了屋里,一股酸腐的味道扑面而来,老旧的桌椅上的灰尘都快有一寸厚了,原本方小九的床上面,还保持着他被掳走那天的样子,不同的是,上面已经长了蘑菇,而且还腐烂了。
  “小九哥哥,你就是住在这里么?”白桦捂着鼻子说,方小九点了点头。
  这里的一切都曾经是那么的熟悉,现在早已经是物是人非了。五年前这里还是自己安身立命的根本,五年后,这里只是自己的一个歇脚站。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