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屠村

更新时间:2016-02-19 15:09:29 作者:方小九 字数:3017

许良才呆滞了,方小九呆滞了,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了。
  方小九感觉全世界都消失了,眼前只有那一袭白衣的姑娘倒在血泊之中。心脏在一阵急跳之后,骤然静止,然后猛然之间爆发开来。
  “许良才——!”方小九的怒吼在这一刻回荡在山谷之中,就连天上的月亮也好像感受到了方小九身上的杀气,拉过来一片云彩,遮住了自己的双眼。
  许良才也在这一刻愣住了,他不是故意,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想吓唬吓唬方小九,然后带着这个姑娘逃离许家湾,等到了安全的地方,肯定会让她走的,但是她居然死了,而且是死在自己的刀下。
  许良才看到方小九已经血红的双眼之后,心里一颤,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双眼之中的红芒好像能刺穿人心,每一个看到这双眸子的时候,全身的血液都会停止流动,会变得冰冷。
  “你,你,你听我解释,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许良才一边说一边后退。
  方小九一句话都不说,一步一步走向许良才,但是眼神却在许良才脚底下倒着的白桦身上。
  “白桦妹妹。”方小九自己都感觉声音在颤抖,伸手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入手却是一片冰凉,白皙的皮肤,已经没有往日的光泽,灰败的色感刺激着方小九的双目和神经,冰凉的感觉让方小九的杀气浓烈。
  许良才一步一步的后退,到最后完全转过身体,开始狂奔。
  “我让你走了么?”方小九眼皮都没抬,但是时时刻刻在感觉着许良才的动向。
  许良才没有停下来,脚步更加快了。
  “妹妹,哥哥对不起你,看哥哥来给你报仇。”方小九把自己身上的蓝色长袍撕成一条一条,将白桦捆绑在自己的身上,仔仔细细的调整着白桦的位置,生怕白桦不舒服,“乖乖睡觉。”。
  慢条斯理的样子,极为温柔,一点都不担心许良才。等到一切都做好了,将掉落在地上的长枪慢慢的拾起,动作极为轻柔,生怕打扰到白桦。
  许良才恨不得爹娘少生了两条腿,时不时的回头看看身后,看到自己身后没有人,心里反而更加的不安。
  “我让你走了么?”淡淡的声音从自己的前方传来,许良才惊恐的停下脚步,看都没看,调转方向从另一个方向跑去。
  “我让你走了么?”
  “我让你走了么?”一句一句就好像回声一样,在许良才的耳边回荡,时间间隔越来越短,不管从哪个方向跑,都会出现在自己的前面,拼命奔跑,不敢抬头,害怕看到那双毫无生气的、满是血红的眼睛。
  “我,让你走了么?”一字一句的话语又一次出现在许良才的面前,这一次许良才在也跑不动了,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一边喘气一边解释,可是在方小九的眼里,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方小九一把拎起许良才,几个呼吸之间就出现在许家湾的祖屋祭台上,一把将许良才扔在地上。
  “我曾经答应过别人,不杀你,但是你却将我唯一的亲人杀了,杀你一个人已经不够了,我会让整个许家湾的人来陪葬。”方小九仰头大喊,“许志明,我方小九在此立誓,你若不死,我永不成道!”
  “咔嚓咔嚓”两道惊雷响彻苍穹,星空不满的夜空,出现了一面大鼓,一面大锣,鼓响九声,锣响九声,震惊寰宇,整个大周国的修行者都惊呆了,到底是何人发下誓言,竟然能惊动道誓锣鼓,誓言如若不成,永世不轮回。
  许志明逃离的距离并不远,对于方小九的誓言更是听的清清楚楚,苍穹之上的道誓锣鼓也只是听过没见过的,现在居然出现了,就注定他们二人之间肯定有一个人会死,“方小九,方氏一门,我注定会是最后的胜者。”
  战家人还在十万大山之中不断的搜寻,战飞刚刚把柯子明折磨晕厥,天空之上的异象,引得他不断的皱眉,“将这件事情告诉家族,请他们定夺。”战飞下完命令,看着天空之上巨大的锣鼓,到底是谁呢?
  如此这样的猜测在整个大周国不断的涌现,甚至有些大能人物,开启神识在整个大周国开始扫视,甚至连十万大山之后也有涉猎,可惜毫无所获。
  方小九手中的长枪银芒吞吐,目中血色滔天,只有在看到背上的白桦的时候才会显露一丝温柔。
  “许家湾,从今之后在无此地!”
  “小九哥哥,小九哥哥。”许果从家里冲了出来,跪在了方小九的面前,“小九哥哥,不要杀我父亲,求求你不要杀我父亲,我求求你,求求你。”许果一边说,一边不停的磕着头。
  从头至尾所发生的一切许果都看在眼里,许良才在挟持了白桦的时候,她其实有机会劝阻的,但是她没有,当她看到白桦的时候,心里就极度的不舒服,那种不舒服感觉一直在心头萦绕,当白桦倒在血泊之中的时候,她心里松了一口气。
  方小九看了一眼许果,眼神之中有了些许迟疑,但是很快迟疑就被坚定所代替。
  没有管跪在地上的许果,方小九大步踏出,每踏出一步,都会伴随着灵力激荡,然后就是一枪刺出,粗壮的枪芒将自己面前所有的阻挡全部消除。
  民居一间一间的倒塌,惨叫声,哭泣声,惊叫声,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杂交在一起,但是方小九依然面无表情,每一个从民居之中出来的人或者物,方小九都会散出一道枪芒,击打粉碎。
  “你这个罪人之后,你是恶魔,你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祸害许家湾,你们方氏一门,全都是祸害。”一位老者指着方小九的鼻子破口大骂,一句罪人之后,彻底将方小九的怒火激发出来,一道枪芒过后,老人站立的地方只剩下一堆残肉。
  青壮们举起自己手中武器,嘴里呐喊着,奋不顾身的扑了过来,飞蛾扑火。
  没等走到方小九的面前,一道枪芒闪过,地上就只剩下残肢断臂,没有一个人是完整的,经过了最初的热血,看到了如此的血腥,许家湾人再也不敢冲上来,纷纷尖叫着,想要逃跑。
  可是方小九不会放过他们,老人孩子,一个都不会放过,谁跑的最快,谁就会最先倒下。
  “其实,我很不愿意这样做,我现在成为这个样子,都是你们逼迫的,从小我在你们的鄙视和咒骂之中长大,在你们的孩子手中虐待中长大,我答应过一个人,我不杀你们,但是你们却杀了我唯一的亲人,是你们自己亲手毁了你们的生命,是你们自己将自己逼上绝路,杀!”
  方小九每走一步就会说一句话,当最后一个杀字落地,整个许家湾除了许果,许良才和方小九之外在没有一个活物,全部的民居全都坍塌。
  “噗嗤噗嗤。”方小九的脚步踏在全是血水的地面,每一步都会溅起血液,粘稠的血液流淌汇聚,向着低洼之地前进。
  没有血脉喷张,没有心情激荡,只是平静,就好像做了一样微不足道的事情,看着自己脚底下的鲜血,方小九觉得自己曾经就是这样,甚至在方小九的眼前,还出现了那块残破的大陆,还有那只巨兽,巨兽的眼睛看着自己,好似在鼓励。
  “小九哥哥,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小九哥哥,求求你。”许果从未停止磕头,洁白的额头已经破裂,流淌的血液已经将自己身子底下的那块空地浸湿。
  “原本我只想杀了许志明,拿走属于我的东西,我就会悄悄离开,在都不会出现在许家湾,但是你们没有给我机会,连你们自己的机会都被你们自己断送。”
  “你把他们都杀了?你杀了他们?”许果方才只顾着磕头,完全忽略了许家湾的巨变,现在看到方小九,有看到了方小九的身后,这一刻,方小九就是杀神,许果开始颤抖,这还是自己之前认识的那个方小九么?那个被围殴不吭气,看到自己会开心的笑的方小九已经变成了现在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了么?
  “我不认识你了,你变了。”许果闭上眼睛,不住的摇头,不愿意在看一眼眼前的世界。
  方小九淡淡的看了一眼许果,没有理会,走到许良才的跟前,“看到了么?这一切你后悔了么?”
  “恶魔,你是恶魔,杀人的恶魔,杀人的恶魔。”许良才的心神已经被方小九方才屠村的举动下坡了,眼神已经呆滞变得惊恐,身子下方已经浸湿,还有一股臭味弥漫,嘴里不住的念叨两个字——恶魔。
  方小九并没有因为许良才疯了而放过他,枪尖微抖刺入许良才的胸口,温热的鲜血溅在他的脸上,并没有让方小九冰冷的心变的温暖。
  “父亲——!”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