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复活

更新时间:2016-02-19 15:10:55 作者:方小九 字数:3010

“血婴谷?这是什么地方?”白桦看到那三个血红色的大字,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战。
  “没事,有我在。”方小九牵着白桦的手,谨慎的踏入了山谷。
  刚跨过了那块石碑,天空一下子就变暗了,跟外面看着的样子完全就是两片天空。
  婴儿的尖笑声在两个人的耳朵边上不断的回荡,脚底下嘎吱嘎吱作响,方小九低头一看,两个人的脚底下全是一根一根的白骨,看样子全是小孩儿的骨头。
  “小九哥哥。”白桦根本都不敢在睁开眼睛,任由方小九牵着她的手往前走,方小九拍了拍她的手,安慰她一下。
  越往里面走视线越近,天空阴暗的几乎就是夜晚了,婴孩的哭喊声变得更加尖锐,脚底下黏糊糊的,细细查探,发现自己脚底下踩着的全是鲜血。
  婴儿的尖叫声让白桦不住的颤抖,方小九把自己衣袍撕掉一角,塞住了白桦的耳朵。
  走了许久,前方终于有些亮光了,方小九快步往前,果然,那里的天空要比这里好的多,地方不大,只有十丈来许,但是花草树木样样齐全,还有涓涓细流从地面上涌出来,在最中心放着一个蒲团,还有一卷已经翻开的经书。
  方小九并没与贸然往前踏去,将自己的长枪小心翼翼的探出去,地上没有反应,又试探了几次,没有反应方小九才将自己的一只脚踏了上去。
  刚一踏上去,地上的小草疯一样的顺着方小九的脚就缠绕上来,方小九一惊,长枪一挥,将缠绕上来的小草给斩断,立刻就把自己的脚收了回来。
  缠绕在脚上的小草,立刻就变成了飞灰,方小九查看了一下,小九已经将自己的裤子给腐蚀成黑色,用手一碰黑色的地方就纷纷落地。
  方小九眉头一皱,一连试了好几个地方,都是如此。
  “小九哥哥,要不我们不进去了。”白桦对这个地方有一种天生的厌恶感。方小九的全部心思都在这块地方之上,对于白桦刚才说的话一个字都没有听见。
  白桦看到方小九那副认真的样子,心里有些委屈,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脚底下一打滑就踏在了那块土地上,方小九刚才试探的后果,但是到了自己这里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小九哥哥,你看。”白桦幸喜的喊道。
  方小九一看发现白桦站在土地之上,“赶紧出来。”
  “没事儿的小九哥哥,我在这里感觉很舒服。”说完白桦还在原地打了个转。
  方小九试着又踏了进去,小草立刻疯长,看来这个地方只有白桦才能进入。
  “小九哥哥,我给你把那些东西都拿出来吧。”还没等方小九拒绝,白桦就把那块蒲团和那卷经文全都那到方小九的面前,“小九哥哥,给。”
  “你个傻丫头,下次不能这么鲁莽,要听哥哥的话,知道么?”方小九对于白桦生不起气来,只得在她的翘鼻上刮了一下。
  “知道了,小九哥哥。”白桦把蒲团还有经文放到方小九的手上。
  “这个是你的,我不能要。”方小九把手中的东西全都塞到白桦的手中,“听师傅说,有一种袋子叫储物袋,能装下任何东西,等有机会给你弄一个。”
  方小九的话音刚落,白桦手中的蒲团就粉碎了,露出里面的一小节根系,手中的那一卷经文则变钻入了白桦的手臂,成为她手腕上的一个金色纹身。
  “发生了什么事情?”白桦还没有反应过来,手中就只剩下了一截不知道是什么植物的根了,还只有小拇指大小。
  方小九也是心中一惊,连忙运气灵力在白桦的身上查探,除了白桦手腕上的那个纹身无法查探之外,在没有其他的不对。
  “哪里不舒服?”方小九问。
  “没有啊,挺舒服的,全身暖洋洋的。”白桦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根系,“它好像很熟悉,又很亲切,反正说不清楚的感觉。”
  “没事就好。”方小九的心还是没有完全放下来,但是白桦这么说,他也只能这样了。两个人在这块地方又搜寻了一遍,在另一边找到了一个洞府。
  这个山洞里面到处都是死去的婴儿,全身的鲜血已经消失,只剩下皮包骨了,一眼看过去,满地都是干瘪的躯体,还有一对对无神的大眼睛,在盯着他们二人,方小九和白桦二人身上的寒毛根根倒立。
  “小九哥哥,我怕。”
  “不怕,没事的。要不你在外面等我。”
  白桦摇了摇头,拉着方小九的一角,一步一步往前挪去。
  每一步都在小孩儿的躯体上踩着,吧唧吧唧,脚底下骨头与皮肉之间的摩擦的声音,回荡在空荡的山洞。
  前行百步有余,山洞的尽头是一座祭台,祭台呈圆形,四面被各种血红色的图画包裹。方小九走上前去,还没有正式踏上去,祭台上的图画就猛然之间亮起来,引得方小九的血液不住的奔腾。
  连忙退步下台,这才舒缓了不少,方小九的脸色惊变了好几次,围绕着祭台转了好几次,方小九才发现这个祭台是完完全全用婴儿的心脏和血液筑成,上面勾勒的花纹,完完全全就是一条条血管勾勒而出,每闪亮一次,都可以清晰的看到祭台上面心脏的跳动。
  “留你不得。”方小九怒火中烧,黄顶仙人竟然炼成了如此恶毒的祭台,天道不管,我管。方小九含怒出手,全身灵力暴动,全部涌入墨杀,银芒大亮,整个插入了祭台。
  祭台猛的跳动了几下,一声婴儿的啼哭惊起,祭台被墨杀扎了个通透,银芒闪烁,祭台里的血液全部涌入了墨杀,又是一条血线在墨杀的枪身之上汇聚成型。
  “给我碎。”方小九一声怒吼之后,祭台就彻底碎裂,露出里面又让方小九一阵惊讶,在这祭台下方居然还有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嘴里无声的呐喊,一道一道的涟漪四下散开,吹的方小九和白桦两人眼睛都睁不开。
  婴儿猛的睁开眼睛,射出两道红光,狞笑着看着二人,“哈哈哈,果然天无绝人之路啊,仙人我又回来了。”一个不过一尺有余的婴儿口中,竟然又说有笑,让方小九和白桦两人全都吃了一惊。
  “你们两个还不过来叩见本仙人,看在你们两个救我有功的份儿上,我会让你们两个留个全尸。”婴儿用他肥胖的手掌指着两个人说道。
  看上去有些滑稽,但是方小九从这名婴儿的身上居然感受到了一丝危险,这名婴儿身上的灵力波动居然比他的还厉害,白桦那里跟不用说了,蝶舞已经自动飞出,在它的头顶舞出一只幽蓝的蝴蝶,将白桦笼罩在内。
  “咦?许志明的弯刀怎么会在你手上,说,你是许志明的什么人,说不定我会放你一马。”婴儿说。
  白桦并没有开口,反而将蝶舞抓在自己的手中,警惕的看着婴儿。“你既然不说话,看来和许家湾并没有什么关系了,这样也好,省的我还欠他个人情,不过还得感谢他一下,要不是他给我送来这么好的种子,本仙人还不能这么快复活。”
  “你是谁?”方小九手持墨杀随时准备发出雷霆一击。
  “小辈,你居然不认识我?”婴儿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来到血婴谷居然不知道本仙人的名号?看来留你们不得。”
  方小九心中一惊,这黄顶仙人不是被自己师尊的囚龙指给杀了么?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原来黄顶仙人虽然对黑蟒这个人比较放心,但是做人留一线,他在自己的洞府用不到三个月的婴儿筑成了这个祭台,在祭台里面又放置了一名刚出生的婴儿,把自己的神魂分出一部分,留在婴儿之中,万一自己身死,还有一个可以复活的机会。
  这也要感谢许志明,许志明其实也是黄顶仙人的一名记名弟子,只不过这种关系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就在前一段时间许志明偷偷的送来了种子,这才让他的计划得以实现,要不然黄顶仙人注定生死道消。
  “黄顶仙人?!你不是死了么?”方小九惊讶的说。
  “嗯?”黄顶仙人一听这话,心里也是一惊,自己对外宣称闭关,知道自己外出的只有黑蟒等三人,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妖一类,难道他是战家之人?
  “你是十三公子家的人?”
  “受死!”方小九手中墨杀全力刺去,根本不给黄顶仙人的反应时间,白桦在一旁也祭出蝶舞,冲杀过来,枪枪催命,刀刀破魂。
  黄顶仙人的神魂才恢复过来,虽然灵力波动厉害,但是他的神魂还没有完全与这名婴儿的身体融合,所以处处都被方小九两人给限制,没过几个回合就被逼的险象环生。
  “你们到底是谁?”黄顶仙人附身的婴儿已经被砍掉一只臂膀,鲜血淋漓,每一滴鲜血的流失,都代表着黄顶仙人的灵力消失一分。
  “受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