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戎绒

更新时间:2016-02-19 14:41:38 作者:方小九 字数:3034

“住手!”
  就在小女孩儿的长刀劈砍下来,方小九的枪尖又一次递出的时候,两人之间出现了一个人,这人两手高举,将刀尖和枪尖夹在手指之中。
  风尘散尽,中间这人显露面孔,正是半年之前和方小九有过一面之缘的戎右。
  方小九的气力已经透支,这一枪也是勉力施为,这次被戎右一挡,灵力反噬,喷出一口鲜血晕厥过去。老鬼不知何时出现在方小九的身后,将他轻轻扶住,在方小九的身上点了两指。
  “没事,只是灵力反噬晕厥过去,修养几天就好。”老鬼对戎右说。
  戎右将小女孩儿手中的长刀夺了下来,“戎绒你闹够了没有?知不知道,要是我在出来的稍微晚一些,就闹出人命了!”
  “是他先出手的。”戎绒低头站在那里嘀咕了一句。
  “还敢狡辩!”戎右眼睛一等,戎绒又往后缩了一步,“等会再收拾你。”
  戎右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瓷瓶递给老鬼,“这是我西楚的疗伤丹药,还请您给这位小哥和那位姑娘服下。”
  老鬼接过瓷瓶,一股清香就弥漫开来,老鬼眼睛一亮,“这么好的东西也舍得?”
  “没有什么舍得不舍得,是舍妹闯的祸,我自然要担负一点责任,还请您出手诊治。”老鬼点点头,将丹药放入方小九的口中,然后再方小九的身上点了几指,在白桦那里也一样操作。
  “没有大碍,只要好好休息一下,就会醒来。”
  戎右看到方小九并无大碍,这才回过头来看着戎绒。
  “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都是你们逼我的,你们什么时候把婚约取消了,我就什么时候回去。”戎绒俏脸一扬,脸上写满了倔强。
  “你......。”戎右面对自己的这个妹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以为父王乐意么?还不是为了整个西楚着想么?难道你眼睁睁的看着西楚覆灭么?”
  “我不会看着西楚覆灭的,西楚危难之时,我一定会出现在最前方,要覆灭西楚先从我身上踏过去。”戎绒看着戎右,“大哥,你从小是看着我长大的,你忍心看着自己的亲妹妹嫁给一个残暴、嗜血的人么?”
  戎右沉默了,其实戎绒的婚事他是反对的,他认为西楚男儿就应当敢做敢为、顶天立地,不能用自己妹妹的幸福来换西楚百年的苟延残喘,可是他一个人势单力薄,王上也就是他自己的父亲根本听不进去,知道戎绒逃离,还派自己前来捉拿。
  “大哥......。”戎绒的眼睛当中已经有了泪花,“大哥,你非要我回去,我立刻就死在你的面前。”戎绒的长刀抵在自己的雪白的脖颈之上,已经有鲜血渗了出来。
  “唉。”戎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也罢。”
  戎绒一听立刻就蹦了起来,整个人都挂在了戎右的脖子上,“我就知道大哥最疼我了,肯定不忍心让自己的妹妹陷入虎口的。”
  “但是我有个条件。”
  “只要不让我回去嫁人,别说一个条件,就是十个我也答应。”
  “你不能一个人单独行动,必须找人陪伴,这个人必须是我放心的人。”
  “没问题。”戎绒一口答应。
  “这个人是你自己选还是我帮你选?”
  “当然是我自己选,你选的人都是木头,一点趣味都没有。”
  “那说说吧,你想要谁陪着你?”
  “他。”
  “你确定?”戎右呆滞了。
  “就他了,这个人还蛮有意思的。”戎绒指着的那个人就是还在地上躺着的方小九。“实力虽然差点,但是还有我呢。”
  “好。”戎右也一口答应,“既然你选择了这个人,我也不反对,但是我们要有个时限,你不能一直在外面游荡,不然我跟王上没有办法交差。”
  “那就三年吧。”
  “不行。”戎右一口回绝。
  “两年半。”
  “一年,只给你一年的时候,一年之期一到,我就会接你回西楚,到时候估计事情已经差不多摆平了。”
  戎绒考虑了一下也就答应了,戎右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块玉佩放到戎绒的怀里,“这块玉佩你贴身带着,有自己处理不了的事情,就往里面输入灵力,我会第一时间出现,但是一旦你用了这块玉佩,你就必须和我回西楚。”
  “放心啦,以你小妹的本事,我肯定用不到这东西。”戎绒虽然嘴里这么说,还是把戎右递过来的玉佩放到自己的怀里。
  戎右看到戎绒把玉佩放好,然后回身对老鬼鞠躬,“这里就麻烦您老了,有什么事情您知道怎么联系我。”
  “好。”老鬼点点头。
  “大哥,你就这么回去,王上那里你怎么交代?”戎绒担心的说。
  戎右亲昵的摸了摸戎绒的小脑袋,“大哥自由办法,大哥唯一的心愿就是你能一直开心快乐。”戎绒感觉自己的鼻子酸酸的。
  戎右回过身又对老鬼一抱拳,“这里的事情就麻烦您老了。”然后站起身来,深深的看了一眼白桦,然后飞身从窗口离开,戎绒的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窗口已经看不到戎右的身影,她还是固执的站在窗口前一直眺望。
  这间屋子已经被戎绒还有方小九打斗毁掉了,老鬼看了看只能在重新给他们安排房子了。
  等方小九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月光从窗口照射进来,让方小九不自觉的眯了眯眼睛,转过头,白桦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熟睡,墨杀和蝶舞都在桌子上放着,运转了一下灵力,轰隆隆作响,并无大碍,隐约还有一丝提升。
  “醒了,就滚下来吃饭吧。”一个脆生生的女声在自己的耳边出现,好像有些熟悉,但是就是想不起到底是谁。
  方小九将墨杀背负在自己的背上,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来到一楼,老鬼和一个小女孩儿坐在一张桌子上说着话,桌子上摆的满满的都是肉食,方小九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还不过来,等我请你啊。”小女孩儿看到方小九就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方小九一把就把墨杀抄在手中,枪尖直指小女孩儿,“老鬼,你站开,这个女人很危险。”
  “切。”小女孩儿不屑的撇撇嘴。
  “误会误会,都是误会。”老鬼站起身来,让方小九把墨杀收起来,然后把方小九拉到桌前,“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远房侄女戎绒,到我这里来玩儿,年少无知,一时玩心和你开了一个玩笑,我已经训斥过她了,还请小哥不要介意,不要介意。”
  老鬼笑眯眯的说着,方小九也不好意思在说什么,但是一只手还是将墨杀握紧,万一有什么不对,第一时间枪尖就会出现在戎绒的咽喉。
  “戎绒?”方小九听到这么名字,就感觉有一丝熟悉,思考了片刻,对了,半年前来的那个人说他叫戎右,难不成她就是戎右要找的人,方小九又仔细回忆了一下,今天和戎绒大战的时候,戎绒好像拿着一把比她还要高的一把长刀。
  想到这里,方小九又看了看老鬼,老鬼给他回了一个乐呵呵笑容,这个人自己越来越看不清楚了,不过自己在这里住了半年了,他也没有对自己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也罢,只要这个女人不惹到自己,自己可以忽略她。
  “坐坐坐,小哥,今天闲来无事,又有亲戚前来,虽然闹了点误会,你们也算是认识了,以后就是朋友了,来来来,我们干一杯。”老鬼笑呵呵的给三人斟满酒杯。
  “谁和他是朋友,就他那点实力,我还看不上眼。”戎绒不屑的冷哼一声,转过头并不看方小九。
  方小九的气也上来了,“你以为你是谁,哼。”
  “不服?来呀,在打一场,看你还嘴硬。”戎绒一掌拍在桌子上站起身来怒视着方小九,另一只手已经将长达擒在手中。
  “打就打,谁怕谁。”方小九也不示弱,长枪也已在手。
  “戎绒!别忘了你大哥交代的事情。”老鬼一看两人又要打起来,面色一冷呵斥戎绒,戎绒俏脸挂满了寒霜,冷哼一声坐了下来。
  “呵呵,小哥,看在老鬼的面子上,这事就算是过去了。”老鬼也将方小九拉着坐下。“来来来,吃吃吃。”
  方小九和戎绒都互相看不顺眼,谁也不说话,只有老鬼一个人在两人之间插科打诨,调节气氛。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鬼重新开口。
  “西楚的人已经撤回去了,大周的哨岗也撤了,方小哥你们明天就可以上路了。”
  方小九一听这话赶紧站了起来,双手执酒杯,“多谢老鬼着半年的照料,我先干为敬。”方小九一口喝干,将酒杯翻转过来。
  “老鬼这里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请说。”
  “我这小侄女从出生就只在偏远地区生活,从来就没有外出,现在即将成年想要外出游历一番,可是没有一个熟识的人能带路,不知小哥可否......。”
  “不行。”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