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凤,起于青萍之末

更新时间:2016-06-01 00:02:06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069

空气里,血腥味很重。

  夜风吹在身上,寒意重了一重又一重,凤青翎(ling)依然觉得热,汗水湿透衣襟。她快速穿过丛林,早已疲惫不堪的身体如同不是自己的一般。

  不!这具身体原本就不是她的!

  她叫凤九,Z国最高秘密机构的特工之一。三天前,她在M国执行任务时中了埋伏,被无数弹药炸飞,再醒来时就到了这个陌生的时空,穿着古代衣服被人追杀。

  三天。

  她已被人整整追杀了三天!

  层出不穷的杀手,鲜血狂飙的杀戮。

  “嗤。”又一处衣襟破开,剑尖划破皮肤。

  凤青翎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仿佛破开的皮肤根本不是自己的。

  “凤青翎,赶紧投降,否则你会死得很惨!”杀手头子已有些不耐烦。

  “呵。”一声轻笑从凤青翎口中溢出,明明是满是血污的脸,偏偏荡出一抹绝代风华的笑,眼波流转间如光华丛生,“你认为我得有多傻,才会投降?”

  陡然间露出的媚意,当下有人看呆了去。

  下一瞬,镰刀的芒扫来,“噗”的一声,鲜血狂飙,头颅应声而落。

  凤青翎笑意更深了几分,不复刚才的俏皮,冷却的眸光满是讽刺:“就这样的素质,也配做杀手?真是给杀手界抹黑!”

  她的话,无疑深深刺激了对方,当即杀招更猛。

  他们已是玄天楼出动的第三批杀手,前两批早已死了,他们这批从傍晚缠斗到现在也已死了半数,可凤青翎依然如打不死的小强,明明伤痕累累,眼看着下一刀就要倒下,可偏偏她就是没倒下。

  凤青翎当然也累,不眠不休好几日了,身上早已是伤痕累累。可她更清楚的是,一旦倒下,就再也没有生还的可能。

  鲜血与尘土混合,白色衣服早已看不出原本颜色。

  一天前,她就已经放弃了不受伤的打法,尽量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胜利。她压根不在乎身上多了几道伤口,一次次趁得对方与她擦身而过的瞬间,将对方重伤。

  杀手们明知是对方故意露出破绽,可每每见到有凤青翎空门大开,就忍不住攻击,然后付出生命的代价。

  杀手们越打越心惊,凤青翎同样已是强弩之末。

  再一个时辰后,青绿的落叶上又多了许多尸体,余下的杀手仅剩4人。

  这时,“咻——”

  口哨声起,余下的4个杀手一怔,随即收剑,往后退去,再几个跃起后,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终于有了休息的时间,凤青翎后背往后一倒,靠在离她最近的大树上,望向口哨声起的地方:“你若早点吹口哨,他们也能少死几个。”

  对方没有回答。

  “有马吗?”凤青翎再又一笑,她实在是走不动了,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打斗,加上身上流血的地方太多,她怕每一步下去,都可能再也爬不起来。

  对方依旧沉默,凤青翎也不失望,迈步,朝林子边缘走去。

  紧绷了好些日子的神经陡然松弛,那些在生死关头被忽略不计的痛感便铺天盖地,她走的每一步缓慢而坚定,手上依然握着那柄镰刀,血液顺着镰刀的刀刃,一滴滴落在地上。

  这把镰刀,还是她从农田里捡的,原本是抢了杀手的长剑,可她根本不习惯用剑,后来被追杀至村庄时,她捡到了这把被农夫吓得丢掉的镰刀。

  “向东50米。”男人的声音忽的传来,低沉的,明明很远的距离,却仿佛就在耳边,如夜之箜篌。

  “多谢。”凤青翎嘴角微扬,转身朝男人说的方向走去。

  ……

  随着凤青翎背影越来越远,林子深处,缓缓走出一个身材颀长的黑衣男子。

  与之前杀手一样的打扮,可他的面容,却是让人一眼忘不了的英俊。

  很年轻,斜飞入鬓的眉,薄唇抿得如一柄刃,整个人看起来很英俊,也很冷酷。

  周身肃杀的气势给人添了无尽威压。

  当他行至先前打斗范围,站在空地中间,一道黑影闪过,另一个黑衣人已单膝跪至他面前,双手抱拳:“主子!”

  “放了她。”男人冷漠开口。

  “是。”跪着的黑衣人立即答,随即请示,“剩下那四个人怎么处置?”

  “回炉重造。”男人不假思索,脑海里重复着方才凤青翎说的:这样的素质,也配做杀手?真是给杀手界抹黑。

  跪着的黑衣人再又“是”了一声,他不敢抬头,听上方风动,知主子是在挥手,忙身形一动,飞快消失在夜色中。

  男人目光这才重新打量起周围死尸。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三批杀手还不算玄天楼正式杀手,而是训练过程中一次实地演练,却没想到的是,折损太重!

  那个女人,明明是一个只会装柔弱博同情的废物,怎么忽然间迸发出这么大的潜力?

  被她杀的这些人,往往是一刀毙命,即便身上有其他伤口,也全部砍在人体最脆弱处。

  这样精准的杀招,若手上没染个数百人的鲜血,根本不可能!

  凤青翎,你可真够让人意外!

  感慨间,“噗”的一声,林子往东的方向传来轻响。

  男人衣角微动,一道残影晃过,整个人已消失在原地。

  ……

  凤青翎倒在地上,如脆弱的蝶。

  黑的发,血的衣,身上大大小小几十道伤口正在汩汩流血。

  她的身下是残的叶,黑的泥。

  满是血污的脸蛋在斑驳的月光下清晰可见。他看见她的眉头微微皱起,很是焦灼,丝毫没了之前的张扬与狠辣。长睫浓密而卷翘,在下眼睑投下一排阴影,与累了几天累积的黑眼圈融为一体。

  男人忽的就笑了,原本冰冷的眸子如有坚冰裂开,配着微微上扬的薄唇,整张脸竟有种奇异的妖魅。

  呵,凤青翎,这样的你这才像是正常人。

  会累,也会有极限。

  他走到凤青翎身旁蹲下,伸出食指和中指,快速在凤青翎身上点了几下。

  原本奔流得欢快的血液骤然停下。

  他扯开身上黑衣,一个飞旋披在凤青翎身上。

  弯腰,把凤青翎抱起,朝林子东边走去。

  很快看见候在外面的骏马,他一个飞身坐了上去。

  将她护在怀里。

  马蹄声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