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质子纨绔(上)

更新时间:2016-06-04 00:14:26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169

静养了半个多月,除了凤思葭和凤雪瑞没事儿找事儿看望过凤青翎,也就只有大夫人会偶尔来看看她,嘘寒问暖一番。

  二房三房夫人至始至终都没出现过,凤家老太君更是只言片语也没叫人带来过。

  凤青翎倒也乐得清闲,上辈子,作为的特工的她,除了执行任务,就是一个人享受生活。

  那种家人围绕,朋友围绕的日子,她还真没体验过,也没多大兴趣。

  ……

  这日早上,凤青翎用过早饭,换了套简单的衣服,带着小青就出了门。

  “小姐,您又要出门?”小青哭丧着脸。

  “又?”凤青翎声音微微扬起,侧头,目光在小青脸上看过一眼。

  在她的记忆中,她这身体的原主可是很少出门。

  一来胆小,二来她在凤家地位不高,京城权贵圈儿根本不承认她这个人,无论是宴请还是聚会,根本请不到她的头上。

  “小姐,您别忘了,前些日子的意外,就是在外面发生的。”小青一脸担忧。

  凤青翎笑,目光在小青脸上停顿了几秒,深邃的眸子,如枯井一般,看不出喜怒。

  然,便就是这几秒内,小青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她呆鸡般杵在原地,脑海里一片浆糊,只听见自己胸口的跳动着不安的“咚咚”声。

  “我当然没有忘……”凤青翎悠悠开口,冰凉的声音,如从九幽地狱传来。

  她忽的迈步,往小青方向走过一步。

  陡然增加的压力,小青惊惶,忙往后退了两步,眸中一派慌乱。

  凤青翎忽然就笑了,原本冰凉的威压如鸟类的翎羽般“唰”的一下收拢,转瞬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她伸手,如摸小狗一样摸了摸小青的脑袋,言语温和:“小青,你怎么了,怎么怕成这样?”

  “没……没有。”小青结结巴巴,心跳还没恢复正常。

  “没有最好。”凤青翎淡淡的说,“我不希望我的贴身丫鬟有二心。身在曹营心在汉这种事情,我不会允许发生在身边人身上,否则……”

  她顿了一下,转身继续往前走去:“我会亲自将她的尸体送到她主子身边,让她身体和心团聚。”

  平淡的语气,说的却是世界上最残忍的话,跟在后面的小青忽的打了个寒颤,心里就一个念头:

  三小姐知道了!

  ……

  小青是大夫人的人,凤青翎一直都知道。

  倒不是说她穿越过来发现了什么,而是凤青翎原主原本就知道。

  那位原主,虽生存手段low了一点,喜欢装个娇弱,故意摆出一副被人欺负的模样,可她不是瞎的,心也不瞎。

  她很清楚伺候在她院子里的婢女,一半以上是大夫人的人,余下的,不是老太君的眼线,就是二房和三房安排的人。

  没有一个人可信,她也不敢信任何人。

  在她看来,她不过苦苦挣扎在夹缝中的蜉蝣,任何一次海水的涨落,都可能是灭顶之灾。

  她唯一的期望,都是借皇上的手,早早逃出生天……

  只是,一场安排好的意外,一场追杀,一个呼吸的瞬间。

  她已不是她!

  她不是原来那位凤青翎,上辈子,她最讨厌的就是白莲花,绿茶婊之流,怎么可能容忍这辈子的自己装娇弱。

  她是强者。

  强者永远只依靠自己。

  她不允许自己除了凤家庶出小姐身份以外,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

  她不允许自己出嫁之前靠凤家,出嫁之后靠男人。

  她需要有自己的势力,自己做自己的靠山!

  ……

  从米粮店到首饰店,从布匹店到胭脂水粉店,从包子馒头摊儿到瓜果蔬菜摊儿,凤青翎挨个逛了一遍。

  她认真看了货色,也详细问了价格。

  她需要重新了解这个世界,从自己的角度,而不是凤青翎原主的记忆。

  第一步就是吃穿住行,一些民生的东西,其次才是她生活的这个所谓贵族的圈子。

  “老板,这个多少钱?”在一个小摊儿上,凤青翎拿起一枚看起来相当通透的玉佩,小半个巴掌大,淡淡的绿。

  “姑娘您可真有眼光,这可是上好的水种翡翠,要18两银子。”卖家是个长相憨厚的小伙子。

  “水种翡翠……”凤青翎笑,把玩着手上那枚玉佩,“才18两银子啊!”

  小伙子内心一惊,18两银子,那可是很多家庭一年的开支数啊!这位姑娘居然说“才”,“才18两银子”!

  那么,她得是多有钱的有钱人啊!

  这样不识货的傻子,一年到头也碰不上两个。

  小伙子脸上飞快露出悲戚:“原本是卖108两的,可最近家里老母生病,不得不把这上好的玉贱卖了。姑娘,您若喜欢,就买了玩吧。”

  凤青翎点了点头,将夹在两指间的玉佩举到上方,再对着太阳看了看,脸上露出满意表情。

  “小青,给他18个铜板。”凤青翎随口。

  小青愣了一下,原想提醒凤青翎卖家要的是18两银子,不是18个铜板。可转念一想,她的这位主子,最近变化可大,遂忙掏出18个铜板,递向卖家。

  “喂,收钱了。”小青催促。

  小伙子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小心翼翼提醒:“这位姑娘,这可是上好的水种翡翠!18两银子已经是贱卖了,若低于18两,我是绝对不会卖的。”

  “刚才有个小摊,有个差不多一模一样的玉佩,人家喊价才18个铜板。”

  凤青翎用指腹摸了摸玉佩表面,很无所谓的重新丢到摊上:“我也就是看你这块假货觉得有几分眼缘,才直接给你18个铜板,你要卖就卖,不卖拉倒。小青,我们走。”

  一句话落,凤青翎果然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

  那位摆摊的小伙子内心纠结,再纠结,最后一咬牙:“哎,18就18吧!”

  凤青翎面上一喜,回过头乐滋滋的将小摊上那个玉佩挂在自己腰上。

  旁边小青和摆摊小伙正在给钱收钱。

  “哎,我说姑娘,既然你这么喜欢这块玉,怎么不多给一点钱?”摆摊小伙儿抱怨。

  “喜欢是一回事,值多少钱是另一回事。”凤青翎说着,低头再又看了看那枚假玉。

  虽说是假货,但此刻,她真的很喜欢。

  微笑间,只听远处传来“驾驾”的声音,马蹄凌乱,继而是街上小摊们或被掀翻,或四散逃去的声音。

  抬头,便看见一匹高大的金棕色大马,以及马上那个红衣如火的男人。

  马速极快,横冲直撞往这边冲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