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一见,便忘不了

更新时间:2016-06-05 00:09:26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233

四目相对。

  秦曜阳一双黑眸在无数个红灯笼的映照下,似有万千星火。眸光流转间,万千星火便折射出深深浅浅的光华,竟是魅惑得紧。

  凤青翎微愣,尚未来得及做任何反应,便看见那人微微勾唇,荡出一抹勾魂摄魄的笑。

  一瞬,天上所有的星,地上所有的灯火,仿佛失了颜色。

  妖孽!

  凤青翎一声暗咒,再定睛往拢翠楼大门看时,已看不到那人身影,只看到簇拥着美人们的锦衣少年,一个个摇晃着身体往里走。

  呵,纨绔就是纨绔!

  纵皮囊好看一点,纵武功也不错,纵还有一点点一呼百应的老大气质,可仍然……是烂泥。

  ……

  两天后。

  秦国皇子秦曜阳大发“菊宴”邀请函,设宴地点在京郊一处属于秦皇子的别院。

  凤家三位未出阁的小姐皆有收到邀请函。

  粉色的浣花笺,右上角印着桃红色的落花,下方有淡蓝色的流水,落花随波逐流。

  笺的中间是工整的小楷,首行是被邀请人,紧接着是菊宴的时间地点,最后是落款秦曜阳。

  凤青翎瞟过一眼,随手将浣花笺丢到桌上。

  这么简单的邀请函,一点诚意都没有。

  “小姐,您去是不去?秦府的人还在外面等您答复呢!”小青提醒。

  “去。”凤青翎简单答。从前,这身体原主从没参加过类似聚会,如今,她既到了这里,没理由还继续窝在家里。

  听得凤青翎要参加,小青自是高兴,这还是她第一次参加贵族公子小姐的聚会呢!作为婢女,主子窝囊,她就跟着窝囊,可若主子能一飞冲天,她也能跟着上天看看。

  “小姐,秦皇子不愧是京中第一风流公子,连笺都香喷喷的。”小青双手捧着凤青翎丢在桌上的浣花笺,如宝贝般在鼻尖闻了闻,然后喜滋滋放进梳妆台一个小盒子里。

  “你不会思春了吧?”凤青翎朝那丫头看过一眼,满眼怜悯,只差没说出“你眼光真差”之类的话。

  小青被吓了一跳,很快道:“怎么可能?秦皇子可是京城一半以上女子的梦中情人,哪里轮得上我?”

  “知道就好,免得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凤青翎冷泠泠的说,很快把目光重新落到手中书卷上。

  小青原本还想问问凤青翎打算穿什么衣服赴宴,可见凤青翎根本不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到嘴的话又吞了下去。

  左右她家小姐是个美人儿,穿什么都好看。

  ……

  与此同时,凤家的另外两位姑娘,却已经忙开了。

  从衣服到鞋子,从配饰到指尖豆蔻,无一不是琢磨了又琢磨。

  要知道,作为凤家嫡出小姐,虽一年到头参加的大小宴会不少,可秦曜阳的宴会,绝对值得期待。

  在京城,秦曜阳虽是风云人物,在各种宴会上也经常能看到他的身影,可他本身却很少举办宴会,每次邀请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用他的话说,也就是他看得上眼的人,才会发一张邀请函。

  故,很多人以得到他的邀请为荣。

  ……

  “小桃,快帮我看看这条裙子配这件褙子好看吗?我要不要重新去做几套衣服?”凤思葭很忙。

  “这个簪子如何?到时候,我要梳个特别发髻,你好好想想怎么才足够特别,最好让秦皇子一看就忘不了!”凤思葭真的很忙。

  “你说我戴两个手镯还是三个手镯好看?”凤思葭很纠结。

  “对了,最重要的事情差点忘记了,赶紧去打听打听,这次都邀请了哪些人!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至少要知道对手都有哪些人……”凤思葭自以为很聪慧。

  自三年前第一次看到秦曜阳那一眼起,她便再也忘不了。

  那样一个风华绝代的男人,若真能嫁给他,即便一辈子只能做质子妃,她也甘之若饴。

  一个时辰后——

  “什么?”凤思葭怒,“砰”的一声将手上金丝雀鸟钗重重压在桌上,手背上青筋泛出,“不光凤雪瑞有邀请函,连凤青翎都有!”

  “是。”负责打听情况的婢女战战兢兢答。

  凤思葭努力平息自己的怒气,好半天才开口:“今年被邀请的人,较之去年是不是多了很多?”

  “回四小姐,今年邀请的人不但没有多,还比去年少了十多位。”婢女小声回答。

  凤思葭双颊抖了抖,好半天才郁闷的回过一句:“好了,知道了,你下去吧。”

  凤青翎从来没有参加过京城贵族的宴会,秦曜阳怎么会忽然邀请她?难道想把她拉入贵族圈?

  还有凤雪瑞,去年和前年的菊宴,秦曜阳可没邀请过她!

  “小桃,你说,秦皇子会不会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邀请了那两个人?”凤思葭想来想去,只想到这一种可能。

  “那还用说,肯定是这样啊!”小桃一脸理所当然,“小姐天生丽质,又多才多艺,秦皇子必定是上心了,这才对凤家其他女儿有了兴趣。”

  凤思葭立即就笑了,重新将金丝雀鸟钗插入发中,一脸高傲:“真是便宜了那两个丫头了,竟让她们也得了参加菊宴的机会。”

  “参加了又怎么样?还不只是陪衬!秦皇子才不会看上凤青翎那个粗鄙女人,凤雪瑞更是聒噪的很,动不动喊打喊杀,秦皇子若真看上她们,那就是眼睛长到了脚底。”

  “不许你这么说秦皇子!”凤思葭脸上泛起娇羞,小声道,“他的眼光,怎么会差?”

  “是,秦皇子眼光最好。”小桃红笑着给她家小姐试首饰。

  旁边,负责打探消息的婢女看着这自娱自乐的主仆二人,心里无限惆怅。

  她还没告诉凤思葭:秦府出来的所有邀请函,送了也就送了,秦皇子根本不在意对方赴宴与否,唯给三小姐凤青翎那份,是秦府的人等在镇国府外要答复的。

  ……

  再三日后。

  凤思葭打扮得花枝招展迎风摆柳,最昂贵的衣服,最昂贵的首饰,不要钱似的往身上堆。

  凤雪瑞则打扮得青春无敌英姿飒爽,她穿着粉红色的骑马装,高高的束腰,脚下蹬着一双小鹿皮靴。

  两人一前一后坐进凤府给安排马车里。

  “哟,挺会打扮嘛!”凤思葭上下打量着凤雪瑞,看谁都像情敌。

  “是比你会打扮一点。”听出凤思葭语气不善,凤雪瑞自是半分不肯退让,鄙视的看过旁边那人一眼,“瞧你那一身,整个儿像只山鸡似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去跳山鸡舞呢!”

  凤思葭怒,恨不得一脚把凤雪瑞踹出去,她猛的一撩门帘,恰看见一袭白衣的凤青翎从凤府门口跨出,心下无名怒火更甚:

  “马夫,走!不等了,出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