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美人醉花阴

更新时间:2016-06-06 00:24:31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101

原本想象中的人声鼎沸始终没有传来。

  凤青翎一路上没有看到一个人,更没有看见任何形式的路引。

  是的,很不幸的,她迷路了。

  她有些无语,这个主人也真是够了,既然是请客,却连这些细节都没考虑到,一不安排迎宾,二不制作路引。

  当日邀请函用的是名贵的浣花笺,写字的墨水也加了香料,如此着急的想刷存在感,怎么就不知道在笺上画一张地图?不知道和自己一样迷路的还有多少人?

  她抬头望了望日头,再看了看地上花草树木的长势,坚定往北面儿走去。

  古人喜欢坐北朝南,之前她走进的那个门,也确实位于别院的南边儿,也就是说,主屋应该是在北面儿。

  就算待会儿错过了理论上应该位于别院中间地带的宴会地,再从北直穿往南便是了。

  只可惜,当凤青翎把脚下这条通往北面的路走到尽头,她再次辨认了方向,才发现,原本应在前方的“北”,竟然跑到了自己左边。

  脚步微移,站在岔路口的凤青翎把周围环境再次打量了一番。

  红的黄的紫的白的绿的花,葱翠的树,青石板的小路,一朵黑色的菊花在风中开得妖娆。

  她的瞳孔猛的一缩,这是……

  乌龙葵。

  在自然界,黑色的花虽然少见,但也不是没有。她真正吃惊的是,这朵花,她曾见过。

  就在她进院子不久,她就看见了这朵花,当时她还想起了一句诗:“龙葵生,寸草伴,曲瓣落,冬亦至。”却没想到的是,走了一圈后,她居然又看到了这朵花。

  也就是说,她走的这么多个岔道,居然是在原地打转。

  作为21世纪顶尖级特工,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一瞬间,凤青翎想到了一个词语:鬼打墙。

  不过,她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真正能解释的,不过遇到了古代的阵法。

  呵,凤青翎笑,这位秦皇子,果然够有趣,也够……

  无聊!

  ……

  中院。宴会已开始。

  露天的宴会场,头顶是稀疏的树木,周围是怒放的菊花,阳光大片大片洒下来。

  主人席前的秦曜阳一袭绿衣,他卧坐在美人榻上,姣好的容貌如诗如画,比起红衣的张扬,绿衣的他更显风`流。

  特别是那双琉璃般的眸子,一个眼波流转,周围的一切乍然失了繁华。

  一大圈客席,无数人的目光看向他,痴迷的,仰慕的,感叹的……

  这般的风华,就应该存在于画里,活在诗词里。

  这样的男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若他日后真娶了妻,不知要嫉妒死多少人。

  这样的容貌,办什么赏菊宴,大伙儿看他就够了,哪有心思看菊花?

  “唉,老大怎么想的,那张脸明明已经足够吸引人了,偏偏还打扮得这么风骚!平日里没见他这么会……”

  京城九少中的二少皱眉,他思索了一下,终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撩!不知看上了谁家小妹妹?”

  “或者是看上了谁家小弟.弟。”四少摸下巴。

  “亦或者看上了哪家哥哥,瞧他打扮得多小受啊!”七少眯眼睛。

  “卧.槽,你们胆子可真肥,若被老大听见了,绝对扒你们一层皮。”八少夸张的做了个恐怖表情。

  “放心吧,这么远他听不见!”七少安慰,一副不怕的样子,“再说了,他今儿打扮真的很小受,瞧那绿衣服绿得,活脱脱一个绿妖精。”

  话音刚落,忽的一道彻骨的寒意袭来,七少一个激灵,下意识朝秦耀阳看去,只见那人已收了目光,仰头将一杯酒喝尽。

  “喂,兄弟们,刚才是不是起风了?”七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不是起风,而是老大瞪了你一眼。”五少毫不留情的戳穿七少的希望泡泡,末了还补刀一句,“你等死吧!”

  七少绝望的闭眼:“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你们记得给我买一副好棺材,记得要葬在秦淮河边,那边美女比京城多……”

  ……

  秦耀阳看似随意,实则将宴会上各人反应看在眼里,许多对话也听得清楚。

  他的武功修为不低,这个宴会场又不大,想听任何人说话,只需要稍稍集中注意力一点就可。

  待到餐后,有人提出击鼓写诗,他笑着应了,吩咐人拿了笔墨纸砚,每个客人的席桌上都有,他自己却不参与。

  一来,他始终认为诗歌不过一种娱乐,作为上位者,只需要会鉴赏,有兴致的时候也可以作诗一两首,却不需要精,二来,他的心思始终有一半在另一处。

  午宴开始前,他和管家有对话如下:

  “主子,凤三小姐还没找到阵眼。”

  “恩,盯着她。”

  “主子,凤三小姐还在原地打转。”

  “恩,知道了。”

  “主子,凤三小姐好像才发现那是个阵法。”

  “喔?”这么弱?上次见她不是很能打吗?怎么连个阵都看不出来,更不用说破阵了。

  午宴开始时,他和管家对话如下:

  “主子,凤三小姐好像不打算出来了,在赏花。”

  “恩,给她送点吃的。”

  午宴结束后,就是现在,他和管家对话已变成:

  “主子,凤三小姐睡着了。”

  “在哪里?”

  “亭子旁边的花圃中,她喝了点酒。”

  “……”秦曜阳有一瞬无语,继而笑,“叫人撤去阵法,另外,不要打扰她。”

  他想起曾经见过的她的睡颜,忽的想再去看看。

  ……

  凤青翎是真的醉了,睡了。

  自她发现自己在阵法里,她就不急了,只等着院子主人想起来的时候,放她出去。

  她不懂阵法,却明白对方是利用花草树木布阵,最坏的情况不过是:等她不耐烦的时候,直接毁了这院子,阵法自然就破了。

  反正是等,她索性在院子里赏起花来。

  然后,她看见一个亭子,亭子里有酒有菜,菜是热的,酒是新开封的,很香。

  知是给她准备的,她便不客气起来。

  前世的她,本是千杯不醉的酒量,加上这酒确实足够香甜,不免贪杯了几口。

  只是,她忘记了,她的这个身体,早已不是前世的身体。

  她醉了……

  醉卧在一丛罕见名菊“朱砂红霜”中,火红的花瓣,绚烂如晚霞。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依稀听见有脚步声。

  由远及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