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吃醋初体验

更新时间:2016-06-07 00:10:36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147

远远的,秦曜阳就看见了花丛中那一抹白。

  “朱砂红霜”太绚烂,火红的一片,将凤青翎一袭白裙衬得太耀眼。

  她斜卧在花丛中,身姿曼妙,墨色长发如绸缎般披散在肩头与花枝上,一枚浅绿色的玉佩在白裙上泛着微光。

  走在最前面的秦曜阳微微笑了下,凤家这位庶出的三小姐,他很早之前就认识,因得夏国皇帝对她有一句承诺的关系,他还稍稍关注过她。

  不过是一个有点小心思,登不得大雅之堂的女子,可,最近的几次遇见,他却情不自禁多看了她几眼。

  甚至,有些上了心。

  “秦皇子,那是你给我们的惊喜吗?”跟在秦曜阳身后的年轻公子已开口。

  方才,击鼓作诗不过才玩了三遍,秦曜阳便开口邀请大家在院内赏菊,说院内还有许多更好更名贵的品种,有待大家发现。

  如今忽在花园中见得曼妙女子,众家公子自以为是秦曜阳刻意安排。

  这种赏菊宴,一是名门子弟聚聚,二是展露才华。

  如今,诗酒歌画花都有了,名门闺秀也看了不少,都是美人,但终究多了端庄与高傲,少了风.流韵味。此刻见得有美人醉卧花间,不禁暗自叫好。

  这位秦皇子,果然懂情知趣,只不知——

  今儿晚上,谁能抱得美人归。

  “仅一个侧面,已是美景如画,不知待会儿见到正面,又是如何一幕惊艳!”有人叹。

  “我更想知道,秦皇子会出什么考题,要怎样的才华横溢,才能得到这位美人。”有人笑。因与秦曜阳熟,说话更直接了些,看白衣女子的目光中充满志在必得。

  这人的话,无疑是大多数男子心声,故这人话落,再没有其他人接话,只静静的等秦曜阳的答案。

  一瞬,秦曜阳半握的手紧了紧,心头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脸上却是不露半分。

  在场还有许多女子,她们心里各种酸,脸上却是微笑着,一派落落大方的样子。她们都是名门闺秀,都是才貌双全,无论在吃饭还是赏花时,无不仪态万千,该展露的才华也展露了,可就是得不到众男子的一致追捧。

  如今躺在花丛中那个女人,没有说一句话,甚至连个正面也没有看到,就引得这些公子哥儿的仰慕,她们心里怎么能平衡?所以说,这种招蜂引蝶的女人最可恶了!

  “秦皇子?”有人提醒。

  “恩?”秦曜阳笑,悄悄松开藏在衣袖中握紧的手,微微侧头,故作不解。

  “大伙儿等着你公布考题呢!”那人真的很心急。风流如秦皇子,刻意安排的美人会是如何风华绝代?

  “抱歉抱歉,在下也是被美人迷了眼。”眼波流转间,秦曜阳的目光从众大家闺秀身上掠过,“这一幕,实在不是在下安排。方才午宴的时候,我就在想,今儿请的客人中,似乎少了一位。”

  他顿了一下,看着白衣女子露出有些好笑的样子:“今儿怕是要让各位失望了,花丛中躺着那位,十之八九是在下请来的客人,也不知在哪里贪了杯,竟醉在这里!不过,大家能见得如此美人醉花阴的场景,也算是意外的惊喜了。”

  “不知是谁家闺秀?如此调皮!”说话这人是礼部侍郎之子周瑞安,他的言语间带了许多欢喜,迈步便要往白衣女子正面走去。

  “周兄,切勿唐突了美人!”另有一人忙伸手将周瑞安拉住,这位是出名的才子,“如此美景,有花有美人,我们何不作画一幅,赋诗一首?”

  “好!好主意!”众人一致赞,原本低低的谈话声瞬间高了许多个分贝。

  “嘘!”再有人提醒,目光瞟向花丛中白衣女子,生怕把美人吵醒。

  众人立即笑,小心翼翼而心照不宣。

  只可惜,美人还是被吵醒了,她先是嘟囔了一句:“好吵……”

  低哑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懵懂,有着说不出的性.感韵味,挠得人心里痒痒的。

  再伸手,小手臂搭在额间,似想挡住阳光。

  她的动作慵懒,几缕长发从肩上滑落,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微光,众人心头一滞,只觉女子一举一动皆是风情。

  似感觉到身后有目光炽热,女子终转身,微醺的双眼茫然而无辜的看着众人。

  火红而娇艳的花朵,女子纯净绝美的脸,如世上最精巧的组合。

  别说男子,就连许多女子,都被眼前美景惊呆了去。

  秦曜阳的手又紧了。

  该死的,这样一副美人酒后初醒的画面,他竟不想让任何人看见,恨不得将她藏起来!

  那样精致的五官,那样酡红的双颊,那样如翩飞蝶翼的长睫,那样无辜的小眼神,那样娇嫩欲滴的唇色,那样慵懒的风情,出尘的气质,赤果果的诱`惑……

  这个女人,她不知自己很美吗?不知自己酒量不好吗?不知在别人家里不能随地乱睡吗?不知什么叫恪守礼仪吗?不知男人不能随便撩吗?还是当着这么多男人!

  这个女人,她不是很张扬,很凶悍,很目中无人吗?怎么会有如此让人想保护想占为己有的一面?

  秦曜阳很清楚,不光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怕是在场大多数男人都有相同的想法!

  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恶了!

  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女子歉意的笑,然后缓缓站了起来。

  “抱歉……”她低着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然后朝众人福身,“花太美,酒太香,阳光太舒服,我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姑娘,请问您是……”周瑞安刚开口,想问白衣女子是哪家闺秀,芳名几何,忽听得身后一声尖叫,“凤青翎!”

  众人往两侧让路,只见凤思葭已拉着凤雪瑞急吼吼冲到白衣女子前,声音中满是质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没赶上思葭妹妹的马车,妹妹忘了吗?”凤青翎笑,醉意再淡了几分,“当我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迟到。原想早点走到宴会的地方,可一路风景实在太迷人,再看见亭内有酒,便不问自饮了。”

  凤青翎这番话,说得温温柔柔,众人立即想起上午来的时候,有听到凤家四小姐因嫉妒三小姐美色,故意不让她上车的流言,加上这会儿听得凤思葭直呼凤青翎的名字,而不是叫姐姐,更兀定上午的流言是真的。

  这位凤思葭,怕是容不得家里庶出的姐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