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三小姐要不要试试?

更新时间:2016-06-08 00:12:12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036

秦曜阳的话,自是没人反驳。

  在场的大都是官宦子弟,还不至于蠢到用一个莫须有的罪名,硬给皇上扣上一顶绿帽子,这个话题很快揭过,凤青翎算是正式回到宾客当中。

  有了先前惊艳的亮相,加上林婉有意的提醒,众人对凤青翎的想法已是变了三变:

  原本抱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想法的公子,赶紧灭了心思,有的为了不再起心思,甚至有意离凤青翎远了一点。

  毕竟,感情的事,很多时候“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

  也有人眼光更长远一点,就凤青翎的容貌与风情,若他日进宫,必定是皇上宠妃,若她再有一点手段,冲冠后宫也不足为奇。

  当今皇后娘娘就是凤家人,到时稍稍提携一点,分位很容易就上去了。

  这样未来宠妃,如今有机会结交,自然是要提前结交的。特别是那些家里有准备往宫中送的女子,纵心里把凤青翎当做情敌,心里恨得牙痒痒,却依然是笑脸以对,一个个“青翎姐姐”“青翎妹妹”“三小姐”喊得亲热。

  凤青翎无半分倨傲,仿佛根本不懂别人在巴结讨好她,别人问她什么,她就答什么。

  众人内心再叹:原来是一点心机也没有的绣花枕头,这样的女人,纵长得国色天香,往后也走不长。

  皇宫,那可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就凤青翎这点能耐,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有个做皇后的姐姐又怎么样,谁又能护谁一辈子?

  在众人的追捧中,有人看凤青翎的目光中充满鄙夷,这样的女子,也值得大伙儿捧吗?也有人充满怜惜,看着凤青翎,就好像看着一具红颜白骨。

  秦曜阳远远的看过凤青翎,想起前两次看到的她,那样飞扬而无所畏惧的女子,心里就一句感慨:装,看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老大,你有没有觉得凤青翎和以前不一样了?”京城九少的五少开口。

  “是不一样了。”秦曜阳不假思索,“从前的她,我连一眼不想多看,可现在,她居然能让我多看几眼。“

  五少默,老大,您现在不光是多看几眼好吗?

  您分明是多看了几十眼了!

  不光多看了几十眼,还邀请人家随时可以上门做客,甚至连千金难买的极品名酒“醉生梦死”都愿意拿出来了!

  秦曜阳淡淡看过五少,破天荒的解释了一句:“我只是好奇,怎么变化这么大。”

  从前的凤青翎在装,装娇弱讨怜惜,需要别人的庇护才能活下去,那样的她,他看着就觉得讨厌;如今的凤青翎也在装,却是隐藏本身聪慧装成迟钝的模样,落落大方而不解世事,他觉得可爱极了。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用一种简单的方法保护自己,原本就是聪慧。

  这样的女子,若真沦入后宫,为争宠耗尽心力,委实可惜。

  ……

  鉴于中午周瑞安为凤青翎解围时说,写诗画画是卖弄学识,是俗气的表现,下午的活动自然不能继续卖弄学识了。秦曜阳叫人拿了些玩乐的东西,比如投壶,围棋,弓射,猜谜等。

  参加弓射的大多是练过一两手的公子,这年代,但凡是贵族人家,都不会叫自己的儿子只读书,弓射是必要的社交手段,故,大多数人都射得有模有样。

  就算不能正中红心,射中靶子却不是难事。

  公子们一个个轮番上场,且不论射击技术如何,其站姿必定是玉树临风,一抬臂一拉弓必定是大家风范。

  每每一个人射完,周围都是一阵叫好声。

  “三小姐觉得如何?”秦曜阳的声音在凤青翎耳边响起。

  “很厉害。”凤青翎毫不迟疑。

  “三小姐要不要试试?”秦曜阳邀请。

  他抬手,手心向上,立即有仆人将一柄弓箭放到他手上,秦曜阳顺手朝凤青翎递了过去。

  场中已有不少人将目光投了过来,毕竟是将门出生,弓箭射击对于凤家人来说应是必修课。

  岂料,凤青翎压根连接都懒得接,很是直白的拒绝:“我不会。”

  “喔?”秦曜阳眉头微扬,眉目中全是不信。

  周围其他人也是一派失望,堂堂镇国将军府三小姐,居然连射箭都不会。

  目光掠过众人表情,凤青翎略略一笑,很是大方,根本没有丝毫因为说了这句不会而感到丢人。

  秦曜阳也不勉强,抬臂,搭弓,拉弦,青衣在风中翩飞如巨大的蝶。

  他的箭头指向箭靶,眉目间依旧是漫不经心的笑意潋滟,正要射击——

  忽的,凤雪瑞走了出来:“我来!”

  秦曜阳缓缓收了箭。

  这日的五小姐穿着粉红色的骑马装,高高的束腰,脚下蹬着一双小鹿皮靴,很是英姿飒爽。这样的装扮虽与上午诗歌会格格不入,却与这会儿的活动搭极了。

  故她一出场,周围便是一阵叫好。

  五小姐快步走到秦曜阳和凤青翎旁边,先是小声朝凤青翎骂了一句“废物”,这才接过秦曜阳递上的弓。

  一瞬,秦曜阳的瞳孔一缩,凤青翎却是半分反应也无。

  小手抓过长弓,就在秦曜阳放手的一瞬,五小姐心头就一个念头:

  不好!

  这把弓,比她想象中沉太多,根本不是她平时射击的那个重量。

  这样的弓,光是拉弦,就需要极强的臂力。

  她诧异的看过秦曜阳,不明白秦曜阳为何给凤青翎拿这么重一把弓。

  秦曜阳却仿佛看不懂她的眼神,很绅士的朝着她做了个“请”的手势,再顺势朝后退了一步。

  作为镇国将军府的女儿,刚刚又被叫好了一阵,她还骂了凤青翎一句废物,凤雪瑞自然不能认怂的放弃,也不可能抱怨这弓难拉。

  她咬牙,将弓举起,把箭搭在弓上,再使劲拉弦。

  弓缓缓拉开,弧度却不大。

  使劲,再使劲。

  弦在抖,凤雪瑞拉弦的右手也在抖,周围好些人已看出她的吃力,额上有已有薄汗。

  她很清楚今日想拉满弓是不可能了,堪堪将箭头对准靶上红心,她陡然一松手。

  “咻”的一声,箭疾驰而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