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府内的谋杀

更新时间:2016-06-09 00:03:44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262

小青还跪在马车上,凤青翎走上马车,坐在软榻上,就问了一句:“想好了没?”

  她的语气很平淡,平淡的仿佛在问今儿晚上吃什么。

  “奴婢誓死效忠小姐!”小青的回答却很铿锵有力。

  毕竟,这个问题的答案,她已琢磨了许久。

  凤青翎笑,嘴角一抹弧度,也不说相不相信小青所言,只叫她起身。

  因跪了太久,起身的时候,小青一个踉跄,差点歪了下去。她忙扶住马车壁稳住身体,也顾不得双腿酸麻,忙泡茶伺候主子。

  凤青翎静静的看着她,待她把茶泡好,这才叫她坐下休息。

  小青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坐在地板上小火炉旁边,然后絮絮开口,大意是:

  她是大夫人买回来的丫鬟,卖身契在大夫人手里,当年派来伺候凤青翎,也是大夫人的意思。大夫人叫她做的事情不多,只需要每三天向大夫人禀告凤青翎做了什么。

  这是标准的投靠新主子,抛弃旧主子的举动。

  凤青翎静静的听她讲完,这才开口:“你以后换个名字。”

  小青先是一怔,继而狂喜,磕头道:“是,请小姐赐名。”

  在她看来,小姐肯给她换名字,说明接受她了,希望她从头开始。

  “青和碧相近,你以后叫小碧吧。”凤青翎端起小几上茶杯,小心吹着抿了一口。

  “是,多谢小姐,婢子以后就叫小碧了。”小青再次磕头。

  凤青翎点头:“好了,起来吧,别动不动就下跪磕头,我看着烦。”

  小青忙坐了起来,凤青翎再笑,她没有告诉小青,她给她改名,并不是因为相信她,更不是要接受她,她只是纯粹不喜欢婢女的名字和自己的昵称相近。

  她叫青翎,而婢女叫小青,这算什么?

  ……

  马车驶过城郊,再穿过闹市区,驶进相对安静的朱雀大街。

  两侧朱门大户,没有乱七八糟的卖东西的小摊贩,街道上行人很少,大多是各府的下人,低眉顺目的走在街道两侧。街道中间往来的轿子或者马车不多,凤青翎的马车走得很顺利,没有给任何身份尊贵的人让路。

  很快到了镇国将军府,马车停在门外,凤青翎在小碧的搀扶下,婷婷袅袅从马车上走下来。

  侧门已开,看门的家丁小跑着迎了上来:“三小姐。”

  凤青翎“恩”了一声,想到比自己离开更早的凤雪瑞,顺口问了一句:“五小姐回来了吗?”

  家丁脸上出现一丝怪异,很快压下。

  “回三小姐,五小姐已经回来了。”

  凤青翎再“恩”了一声,目光从家丁脸上掠过,心下疑惑,继而往侧门走去。

  很快,她就知道家丁脸上的怪异是怎么回事了!

  因为那扇半开的侧门后,有一股杀气。

  “五小姐在门后吧?”她问了一句,脚上步伐却是丝毫不停。

  家丁心头一紧,压根还没想好怎么应对,就见凤青翎已站在侧门面前。

  伸手。

  将原本半开的侧门一把推开。

  绿树掩映的楼阁亭宇,平整光洁的青石板路面,一袭粉色骑装的凤雪瑞站在道路中间。

  她脚踩鹿皮小靴,脸色肃穆,目光紧紧锁在凤青翎身上,手上一柄拉开的满弓。

  满弓正中,一支银光闪闪的箭羽正对着凤青翎。

  阳光从天空落下,在箭头某一点上反射出耀眼的光。

  小碧一声惊呼,硬着头皮想从凤青翎身后想挤到前面:“五小姐,你做什么?”

  凤青翎却是张臂,一手拦下小碧:“你退下。”

  她看着前面凤雪瑞,却是继续对小碧道:“没看见雪瑞妹妹是想射杀我吗?所谓刀剑不长眼,你若真站到我前面,没准儿雪瑞妹妹射偏了,把你伤到就不好了。虽说只是婢女,但好歹是一条人命。”

  “可是小姐,您是小姐,我只是……”小碧说得声情并茂。

  “闭嘴!”凤青翎一声低喝,脸上露出厌恶,最烦说废话的人,更烦演戏都演不好的人。

  小碧被凤青翎一声吼吓得不敢做声,忙往后退了一步,再不动声色的往凤青翎身后移了一点,尽量让凤青翎多挡着点。

  站在凤青翎对面的凤雪瑞看得清楚,将箭头方向往旁边移,指向小碧。

  只听小碧“阿”的尖叫,飞快跳到凤青翎身后,整个人躲在凤青翎后面。

  凤雪瑞立即就狂笑起来,箭头重新指向凤青翎:“哈哈哈,果真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凤青翎,你这个婢女不要也罢,省得出现问题的时候,抓着你做靶子。”

  凤青翎也笑了,她今儿穿得一身素白,看起来清冷得不食人间烟火。这一笑,却是动人得如同春暖花开。

  不光嘴角上扬,眸子里也是春光。

  “多谢五妹妹提醒,只是——”

  凤青翎顿了一下,脚上朝着凤雪瑞方向走去:“面对刀剑这种东西,普通人都有一定程度的恐惧,我允许我身边的人是普通人。”

  小碧早被凤雪瑞那句话吓得脸色苍白,她好不容易才取得凤青翎一点点信任,生怕被那句话重新打回原形,忙试图解释:“小姐,我……”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凤青翎声音瞬间冷了下来,可她脸上依然在笑。

  小碧闭口,老老实实跟在凤青翎身后。

  凤雪瑞看着凤青翎的目光却是一变再变,她的弓箭随着凤青翎的靠近不断调整方向。

  凤青翎,这个懦弱的女人,怎么会不怕?

  怎么会迎着她的弓箭往前走?!

  “你……你不怕?……你站住!你再不站住我就要放箭了!”

  凤雪瑞的声音因慌乱而颤抖,刻意营造出来的杀气再而衰三而竭。

  “那你放吧。”凤青翎一点也不在意,“从我跨进门槛到现在,侧门还没关,你一箭过来,刚好让路人见证你如何射杀堂姐。”

  凤青翎笑得更加灿烂。

  朝凤雪瑞每走一步,威压就大一分。

  “今儿参加菊宴的人不少,看见你灰溜溜落逃的人不少,知道我匆匆追你的人也不少,若明儿大家听说我被你射伤,甚至死亡,你说别人会怎么说你?”

  “不知好歹?刁蛮任性?还是杀人凶手?继而哐当入狱?”

  听得凤青翎的话,凤雪瑞潮红的脸色开始颓败,一点点苍白。

  她原本只打算吓凤青翎一吓,就她对凤青翎的了解,凤青翎见到她这幅架势,就应该落泪求饶、抱头鼠窜,却没想到——

  这个女人居然不怕!还反过来恐吓她!

  “凤青翎,你不要赌我!我真的敢!”凤雪瑞看着凤青翎压根不在意的从旁边走过,她的脸色迅速再又红了。

  这一次是血液上涌,气急败坏。

  她的瞳孔猛的一缩,握箭拉满弓的手陡然放开。

  “咻——”

  银箭在空中划出一道芒,直射凤青翎后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