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谁是兔子谁是虎

更新时间:2016-06-09 00:04:38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160

急促的破空之音。

  若是从前的凤青翎,怎么可能躲得掉,必是断送一条命。

  可,如今的凤青翎会怕吗?

  纵身体机能不好,可人的反应能力取决于大脑。

  箭羽急射而出的那一刹,凤青翎的脚步已飞快转动,裙角翩飞,速度快得凤雪瑞压根没看清她是怎么动的!

  “咔”,箭头射在青石板上。

  除了凤青翎外,其他人皆一副吃惊表情,只听长弓上那根弦来回震动的声音,如波光般一层层扩开。

  “你……是怎么躲开的?”凤雪瑞木木的问。

  刚才那般速度,别说是她,就算是她母亲,也不一定能做到!那么,从未练过武功的凤青翎,什么时候学会那么精巧的步伐?

  “小碧,你去把门关上。”

  凤青翎淡然吩咐,并不回答凤雪瑞的问题,然后盈盈走到落在青石板上的箭羽旁边。

  弯腰,捡起。

  “好箭!箭头锐利,尾羽端正,很利于空中飞行。”

  她端详着手上箭羽,余光见侧门已关,忽的语气一转——

  “雪瑞妹妹一定不知道,箭这个东西,除了射,还有许多其他用途。今日,三姐姐就给你示范一下。”

  凤青翎说着,手指在箭羽上一勾,那箭就在她指间旋转起来。

  银箭,褐羽。

  圆弧,圆圈。

  动作流畅得如同玩过千百次。

  凤雪瑞倏地就紧张起来,特别是当她看见凤青翎一边玩具般转着箭羽,一边朝她走来,她更是心慌意乱。

  “你……你要做什么?”凤雪瑞控制不住声音有些颤抖,脚步不自觉往后退。

  “你猜呢?”凤青翎莞尔,她的眉角斜飞朝上,带着一股邪气。

  凤雪瑞更是害怕,她蓦的从腰后箭筒抽出一支箭,扣在弓上,拉弦——

  “咻”的再一声。

  那箭羽的速度虽快,可怎及得上刚才那一箭,更何况,这一次,她是正对凤青翎,她的每一个动作,甚至细小的表情变化,凤青翎都看得清清楚楚。

  “啪”,箭羽已落在地上。

  凤青翎压根没躲,只使劲挥了下手,用手上那箭挡下急射而来的箭。

  凤雪瑞从来没想过凤青翎能强悍至此,她慌乱的从箭筒抽出三支箭,扣在弓上。

  三箭齐发。

  三箭齐齐被凤青翎打落。

  凤青翎步伐不快,可,凤青翎和凤雪瑞中间也就十来步的距离,凤雪瑞吃惊的看着地上被打落的箭羽时,凤青翎已走到她面前。

  “你……你不能杀我!”

  凤雪瑞虽说话不利索,可她小胸脯却是挺得很高,一副打肿脸充胖子的表情。

  “我是凤家嫡出的小姐!你若杀了我,你就是杀人凶手!我娘一定会给我报仇,大夫人也不会包庇你!”

  凤青翎一声轻哼,看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凤雪瑞,看着她气鼓鼓的小脸,努力挺起的胸脯,她用尾羽戳了戳凤雪瑞的胸部。

  “雪瑞妹妹,谁说我要杀你了?我只是——”

  一句话没说完,凤青翎的手忽的扬起,那箭竟被她当做鞭子一样,狠狠抽在凤雪瑞身上。

  她这才接了下半句:“作为姐姐,教训你。”

  凤青翎这一扬手这一抽下实在太快,凤雪瑞根本来不及躲避,结结实实挨了一下。

  瞬间,凤雪瑞只觉大胳膊火烧火燎的痛,她来不及朝受伤部位看去,只尖叫着朝旁边跳去:“凤青翎,你敢打我?”

  “你都敢杀我了,我为何不敢打你?”凤青翎说这话时,语气相当温柔,可她的手臂,却是毫不留情的一下又一下朝凤雪瑞抽去。

  精铁的箭头,柔韧的细竹竿,一箭箭挥下去,看似没多大力道,抽在身上却是极痛。

  凤青翎打人很有技巧,每一箭抽下,刃薄而锋利的三棱状箭头堪堪错过凤雪瑞身体,只竹竿部分打在身上。

  衣服不会破,皮肤更不会有刺伤。

  即便后面有人追究这事儿,也谈不上痛下杀手。

  凤雪瑞原本就学过武功,在凤家年轻人这一辈中,也算是佼佼者,她试图用轻功逃,用拳法用掌法用剑法用棍法反击。

  可,无论她做出什么招式,那个从来没学过武功的凤青翎总能在最短时间的找到漏洞。

  往往她一个招式才起头,凤青翎手上的箭已抽到她下个动作关键处,迫得她不断更换招式,显得格外狼狈。

  而凤青翎的箭,更是不断从刁钻角度打到她的身上,让她防不胜防。

  整个姐姐教训妹妹的过程,完全一面倒的一个打,一个挨。

  下人们见凤雪瑞吃亏,心里很明白这个时候就应该冲上去,抱住凤青翎,或者挡在凤雪瑞面前,替她挨打。

  可人心是肉长的,皮囊也是肉长的,凤青翎那么凶悍,连凤雪瑞都挡不住,他们得吃多少个熊心豹子胆才敢用血肉之躯做挡箭牌啊!

  当然,也有聪明的,见这边打得欢快,忙偷偷溜走,替凤雪瑞搬救兵去了。

  凤青翎余光将偷偷溜走的人看得一清二楚,她再又打了一会儿,估摸着救兵快到了,干脆停了手。

  “雪瑞妹妹,今儿这事儿告诉你一个道理,不要持强凌弱,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箭羽朝凤雪瑞脚边掷去,潇洒离去。

  凤雪瑞条件反射的朝后一跳,这才发现凤青翎只是单纯的把箭丢到她脚边,并没有想伤他。

  周围下人看了看凤青翎优雅的背影,再看了看头发纷乱,衣服凌乱的凤雪瑞,心里有问题:到底谁持强凌弱,到底谁是老虎谁是兔子?

  回大房院子的路上,凤青翎碰到一身劲装,急冲冲往前院子走的三房夫人,也就是凤雪瑞母亲。

  她上前,微微福身:“青翎见过三婶婶。”

  三房夫人早收到下人来报,说凤青翎武力欺负凤雪瑞,这会儿看见凤青翎仪态万千,压根不像打了人的模样,疑惑的朝刚才通报的下人看过一眼:

  就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能欺负她女儿?而且还欺负得如此轻松?衣服上一个皱褶都没有!

  那位下人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合着这事儿,他也百思不得其解,武功高强的五小姐怎么会被三小姐追着打?

  毕竟只听了一个人说,加上压根不信凤雪瑞会被欺负,三房夫人直接无视凤青翎,去看她宝贝女儿去了。

  很快到了前院,迎面看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凤雪瑞。

  凤雪瑞头发很乱,衣服也很乱,脸上红色胭脂和黑色眉粉交错着,整个人脏兮兮的,如被人欺负的小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