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传说中的老祖宗

更新时间:2016-06-10 00:10:02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222

三房夫人心头顿时一痛,凤雪瑞从小就被宠着长大,什么时候这么被人欺负过?

  更让人气愤的是,凤青翎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打她们三房的脸!

  她的脸色瞬间变白。

  “怎么回事?!”她的声音很厉,尖锐的刺破院子里悲伤。

  “娘……”

  凤雪瑞一见她娘,眼泪更是大颗大颗往下落,就仿佛受到了世界上最不公平的待遇,她吸着鼻子,飞奔着扑到三房夫人怀里,伤心而愤怒的控诉。

  “娘,凤青翎她……她打我……”

  她抽泣着,靠在三房夫人肩膀的身体一耸一耸。

  三房夫人原本是个崇尚“谁的拳头硬谁说了算”的人,当她看见凤雪瑞被人欺负成这个模样,她最想做的是借此事教训女儿,叫她勤练武功,不要被随便一个阿猫阿狗欺负。

  可此刻,当她看见凤雪瑞的哭得这么伤心,责备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只得伸出一只手,安抚般在凤雪瑞背上拍拍。

  “雪瑞。”三房夫人一句话刚开口,只听凤雪瑞“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人瑟缩了一下。

  “你受伤了?”三房夫人吃惊不小,原以为就是你扯我头发,我扯你头发的打架,如今看来,竟是远远不止。

  她往后退一步,目光打量着凤雪瑞的身体:“哪里受伤了?她用什么打的你?”

  凤雪瑞嘴巴一撇,再抽抽鼻子,委屈的模样让全天下的妈都心痛。

  “她用箭打的我……”凤雪瑞一边说,一边已撩起衣袖。

  只见粉红色的贴身袖子下,白嫩的皮肤上赫然有一条条的红印子。

  “不光手上,背上还有……”凤雪瑞哭得愈加伤心,“娘,凤青翎分明是想把我打死……”

  三房夫人早已是怒不可揭,凤雪瑞仅两个胳膊就有十多条血印子,还不用说其他没看的地方!

  凤青翎一个庶女,也就是仗着皇上曾经一句要接她进宫戏言,竟如此猖狂,真是欺人太甚!

  “娘,您要为我报仇……”凤雪瑞眼巴巴看着三房夫人,“凤青翎不光打我,还在秦皇子宴会上羞辱我……今儿那么多公子小姐,我的脸都被丢尽了!娘……”

  “好了,你不用说了!也不许再哭了!”三房夫人大手一挥,朝凤雪瑞贴身丫鬟看过一眼,“你扶小姐回去上药。”

  “娘,那您去哪儿啊?”凤雪瑞红着眼睛,尽量不让眼泪掉下来。

  “我去给你报仇!”三房夫人丢下一句,猛的抽出盘在腰上的软剑,朝凤青翎住的院落大步走去。

  ……

  大房院子。

  “不好了,不好了!”丫鬟急吼吼冲到大房夫人面前。

  “什么事这么慌张?平时教你们的礼仪呢?”大房夫人不满。

  “大夫人,是真的不好了!三房夫人提着剑往我们这边来了,说是要给五小姐报仇。”丫鬟想到三房夫人发火的样子就害怕。

  很多年前,因三老爷想纳妾,她毁了一整个院子,还把三老爷看上的女人杀了。

  “五小姐怎么了?”大夫人再问。

  “好像听说三小姐打了五小姐。”说这话时,丫头都觉得不可思议。

  在凤家,三房夫人是大老虎,凤雪瑞可就是小老虎,怎么可能有人在老虎头上拔毛?

  而且还是一向懦弱的凤青翎!

  “青翎打了雪瑞?”

  大夫人显然也不相信,不过,在三房夫人即将要打上门来的时候,纠结这个问题显然没有必要。

  她只顿了一下,立即吩咐:“这件事情当做不知道,吩咐下面的人,三房夫人和青翎那边闹大之前,谁也不许出去!”

  ……

  当一身怒气的三房夫人走进大房院子时,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稍显冷清的院落。

  很明显,大夫人不愿意过问此事,或者说,不愿意这个时间过问。

  她虽江湖出生,心眼不多,可毕竟嫁入凤家多年,很多事情,即便原本不懂,看多了也明白几分。大夫人这是借她的手教训凤青翎呢!

  穿过回廊,很快走到侧院,刚踏进拱形大门,就看见凤青翎一袭白裙坐在桃树下。

  遒劲的树枝,不多的几片叶子,虽已是秋天的申时,但天光正好。

  凤青翎正在看书,身后是伺候的茶水的丫鬟。

  画面很静,看凤青翎的样子,没有一丝浮躁,仿佛不知有人进来,更不知闯了大祸。

  秋风偶有拂来,吹起她的发丝,裙角微动,如云上走下的仙。

  画面太美好,三房夫人有一瞬迟疑:桃树下的那个女子,真是凤青翎吗?

  一个疑问从脑海里闪过,三房夫人立即又觉得可笑了。

  当然是凤青翎,这个欺负她女儿的祸害!

  “凤青翎!”三房夫人一声大喝。

  凤青翎被惊了一下,忙着抬头,看见站在院子门口的三房夫人,她忙把手上书卷放下,笑盈盈的走了过去:“青翎不知三婶婶过来,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凤青翎这话说得不卑不亢,到三房夫人面前时,她行了个晚辈对长辈之礼。

  言语间没有丝毫慌乱,仿佛压根没看到三房夫人脸上的怒容,更没有看到她手上长剑。

  “凤青翎,你为何欺负雪瑞?”三房夫人一开口,长剑已架到凤青翎脖子上。

  凤青翎目光微斜,朝脖子下方长剑看过一眼,也不起身,就这行礼的姿势:“三婶婶这是打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

  “你说我冤枉你?”三房夫人的语气尖而锐,将长剑往凤青翎脖子又逼近几分。

  剑刃抵在皮肤上,一条血痕已然出现,鲜红的血沾在刃上。

  凤青翎笑,根本不在意脖子上的疼痛,她就着三房夫人压在肩上的长剑站了起来,挺直了背脊。

  “三婶婶心疼雪瑞妹妹,这我明白,可是婶婶,你真的确定是我欺负了她吗?你怎么不说是她欺负我?”她的目光直直看着三房夫人,眸底如一口枯井。

  “她都被你打成那样了,你好意思说她欺负你?”真是恨透了这种颠倒黑白的人。

  “三婶婶,请问,五妹妹是被什么打的?”凤青翎不疾不徐。

  “箭。”

  “那么,箭,是谁的?”凤青翎悠悠的问。

  三房夫人瞬间语塞,不光是那支箭,连旁边那柄弓她也认识,都是凤雪瑞的,难道……

  事实和她想的有出入?

  凤青翎笑,正要继续说话,余光看见院子门口再进了个老妈子。

  这个人她认识,是伺候在凤老太君身边人。

  果然是最高领导人身边的红人,那人进来后只简单行了个礼:“三小姐,老太君请您过去。”

  呵,老太君,她的祖母,凤家实际的最高掌权者。

  从她来到这世界,还是第一次得老太君召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