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你觉得她像谁?

更新时间:2016-06-10 00:15:26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275

既是老太君召见,三房夫人自是一个屁都不敢放,马上就放人了。

  凤青翎摸了摸自己受伤的脖子,笑着对三房夫人道:“三婶婶若想知道详情,可找当时在场的家丁婢女询问,若他们说不清楚,青翎晚点再去找三婶婶说明。”

  三夫人点头,脸上表情丝毫不见好转:“你最好祈祷这件事不是你的错,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凤青翎笑着,再次朝三房夫人福身,转身跟着老妈子离开。

  ……

  老太君住在将军府最里面的位置,与大房二房三房离得很远,很是偏僻。

  记忆中,凤青翎从出世到现在,进老太君院子的次数不超过十次。

  一方面是老太君多年前就归隐了,明面上不问朝堂,也不问凤家事;另一方面,却是老太君真不喜欢凤青翎。

  大概,除了她早年就过世的父亲和亲身母亲真爱她外,这个凤家,再无一人喜欢她。

  走了两柱香的时间,两人来到老太君院落的偏厅,凤青翎定住脚步,等人进去通报。

  岂料,老妈子做了个请的手势:“三小姐请,老太君刚才就吩咐了,不用通报,三小姐到了就直接进去。”

  凤青翎颔首道了谢,推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至少70岁的老人,满头银发整齐的盘在脑后,只简单几根银簪固定,显得干练而大气。

  她坐在檀木桌旁,背脊笔挺,手上端青花瓷的茶杯,正敛目喝茶。

  檀木椅旁边是一根阴沉木的虎头拐杖,拐杖上方雕刻的虎头极为光滑,在窗户透进的天光下闪着微光,显然是年岁已久,被主人抚摸过太多次。

  “祖母。”凤青翎喊了一声,站在离老太君5步的地方,行了个晚辈礼。

  老太君没立即应声,将口中茶水咽下,这才放下茶杯。

  微微抬头,双目陡然张开。

  看着凤青翎的眸中精光乍现,多年上位者的气势一显无疑。

  凤青翎依旧是不卑不亢保持行礼的姿势,没有丝毫惧怕。

  “听说,你三婶婶用剑指着你的时候,你也是这般镇定?”明明是问话,老太君却说得兀定。

  凤青翎心惊,从三房夫人拿剑指着她到现在,才不过两柱香的时间,而从她的院落走到老太君的院落,也要两柱香的时间,老太君布置在各房的眼线,得有多敏捷的消息传递能力,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把消息传来!

  “回祖母,三婶婶虽心直口快,却是个善良的热心人。青翎是兀定三婶婶不会为难我,所以才会假装镇定。”她笑了一下,“那么一把剑指着自己,我怎会不怕?”

  “你脖子上的伤怎么样?”老太君再问。

  这个小丫头,她嘴里说着怕,神情却是半分怕都没有!

  若真怕,会在被架着长剑的是时候胡乱动,还挑衅对方般站了起来?

  “谢祖母关心,只是一点小伤,不碍事。”凤青翎依然笑着,福身屈膝的动作丝毫不变。

  老太君眸中闪过一丝赞许,先前听了凤青翎割肉疗伤,已是对她刮目相看,如今见得她这般敏捷,这番气质,更是对她高看几分。

  “来人,拿副棋过来。”老太君吩咐,目光再看向凤青翎,根本不征求她意见,“三丫头陪我下一盘。”

  “是。”凤青翎一边答一边已坐到老太君对面。

  棋盘很快放好,黑白子两个棋盒放在棋盘上。

  “黑子还是白子?”老太君随口。

  “当然是黑子啦!黑子可以先走。”凤青翎这话说得天真,她伸手抱过黑子的棋盒,放在自己右手边,再抓起一颗黑子。

  见老太君久久没有将白子棋盒拿走,她抬头,便看见老太君有些许走神。

  凤青翎倒也不催,只低头敛眉,仿佛什么也没看见。

  过了一会儿,她这才看见那双满是皱纹的手缓缓端过白子棋盒,放在老太君右手边。

  “三丫头,该你了。”老太君开头。

  “是。”凤青翎笑着应了一声,这才将已在自己手指尖捏了许久的黑子放了下去,中规中矩的地方,基本上每个新手最喜欢放的位置。

  “没什么新意。”老太君落下白子。

  她抬头看过凤青翎一眼,眼底期待淡了几分。

  “下棋需要什么新意?”凤青翎笑,飞快再落下一子,“能赢就好。”

  “三丫头,你想赢我?”老太君好不意外!她在凤府多年,除了她去世的丈夫,还没人敢说这话,更重要的是,她的棋艺很好。

  “祖母说笑了,既是对弈,青翎当然想赢。”凤青翎飞快再落子。

  老太君再次抬头,看过凤青翎一眼:“很好,年轻人就是应该有斗志,我很期待这一局的结果。”她说着,再拿了白子放下。

  凤青翎笑笑,不再接话。

  老太君只当凤青翎需要全神贯注下棋,也不再引她说话。

  两人不断拿子、落子、收手,速度很快。

  伺候在两旁的老妈子和婢女们,皆看得目不暇接,她们都还没看懂为何走这一步呢,两个主子下一步就已经落下!

  不到一炷香时间,半个棋盘都已落满。

  凤青翎擅攻,老太君善守。

  凤青翎招数凌冽,从一开始到现在势如破竹。

  老太君招数绵长,总是在凤青翎全身心往前攻的时候,出其不意咬她尾巴,逼得她围魏救赵。

  凤青翎有时会嘟嘴,有时会叹气,有时会发出类似撒娇的声音,有时还会发出满意的啧啧声,可不管怎样,她落棋的速度都很快,仿佛根本不需要任何思考的时间。

  随着棋盘越来越拥挤,老太君思考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整个棋盘,放眼看去,全是凤青翎的箭,再密密麻麻交织成一张网,而老太君的防御长城,却是步步为艰,一个不留意就会攻破。

  这一次,老太君思考得格外久,凤青翎便一边喝茶一边打量这个偏厅。

  全檀木的家具,在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檀木香。墙上有画,也是木雕画。墙角有装饰品,根雕。整个房间透着一股古朴。

  “丫头,你输了!”忽的,老太君的声音传来。

  凤青翎忙转头,便看见老太君手中白子落在棋盘一个角落。凤青翎微微愣了下,很快大方道:“我输了,祖母棋艺真好。”

  她顿了一下,满不在乎的:“不过我也没输太多,希望下次能赢祖母。”

  “好。”老太君看着凤青翎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欣赏,凤青翎这一手着实下得好,差点把她逼入绝境,“期待你下次的出色表现。”

  老太君说着又揉了揉眉,脸上露出疲态:“我乏了,今儿就不留你吃饭了,你先退下。”

  “是。”凤青翎很快退下。

  老太君却依旧坐在檀木椅子上,半点起身的意思也没有。

  她看着桌子上那局棋,缓缓的问身后之人:“麻姑,你觉得她像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