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不许你勾引他

更新时间:2016-06-11 00:01:39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325

身后叫麻姑的人丝毫也不意外老太君问这话,她没有任何犹豫:“回老祖宗,就状态而言,青翎小姐很像小姐,可就下棋的风格来说,很像孙三少爷。”

  麻姑说的小姐是老太君的女儿,老太君一生就一儿一女。

  当年,老太君刚怀上女儿不久,老将军就被围困战场,她挺着肚子跨马征战。那一仗,敌军最终退散,可老将军却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差点没了。

  后来保了许久,终于把女儿生下,宠爱自然多了些。

  她的女儿,文韬武略,只可惜……

  最后死于夫家。

  而孙三少爷,是老太君最喜欢的孙子,也就是凤雪瑞的父亲。

  将门男儿,活过天年原就艰难,凤家更甚。

  无论是老太君的丈夫、儿子,还是三个孙儿,竟无一人活过30岁,全部战死沙场。

  一门英烈。

  丧父之痛,丧子之痛,丧孙之痛……一次次白发人送黑发人……

  “刚才她抢着要黑子的时候,确实和媛媛一模一样。”

  老祖宗脸上有回忆也有感慨:“而至于她的棋艺,我很奇怪,在我的印象中,她棋艺也就是平平,怎么忽然突飞猛进到这个程度?”

  麻姑没有接话,老祖宗继续道:“还有上次,她居然有胆量自己割掉自己腐烂的肉。这种举动,别说是女人,很多男人都做不到。”

  “老祖宗,您说会不会是上次青翎小姐被人追杀时遇到什么奇遇?”麻姑脑洞大开。

  “也不是没可能,”老太君琢磨着,“只是……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小,可若不是这番,又如何解释她忽然变了!”

  老祖宗说着,杵着拐杖往起站,麻姑忙扶住她,走出偏厅,过了一会儿,老祖宗再又开口:“你说会不会是青翎她娘那边……”

  “应该不会,当年的事,青翎的父亲瞒得很严,除了凤家几个人,外面应该不会有人知道。”麻姑安慰。

  老祖宗再又想了一会儿,临进卧室前,再又吩咐了一句:“你派人去查一下,别被人发现。”

  “是。”

  ……

  从老太君院子出来时,天色又暗了几分,已近黄昏。

  凤青翎原想先去三房看看,毕竟还要给三房夫人一个交代呢,岂料,还没走到三房院落,就看见凤思葭红着眼睛走了回来。

  她的装扮依旧是那样隆重,值钱的东西拼命往身上推。头上身上各种装饰物碰撞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只是,这样的金玉堆砌,这样的叮叮当当,在参加宴会之前,像个暴发户的女儿,如今却像个被人抛弃的小妾。

  “小姐,我们需要回避吗?”小碧上前一步,凑近凤青翎耳朵,小声问。今儿刚得罪了三房,可别再不小心得罪二房了。

  凤青翎笑,朝不远处凤思葭看过一眼,道:“回避?这里就一条路,怎么回避?再说了,我又不找她麻烦,她若要找我麻烦,那是她的事。”

  小碧心叹:这世上,自己不找麻烦,麻烦找过来的事情还少吗?

  在凤家,明目张胆欺负三小姐最多的就是四小姐,每次都像个泼妇一样,一点不讲究技巧。四小姐这会儿看起来心情很不好,她很担心待会儿遇到时,四小姐会拿三小姐出气。

  不过,就三小姐现在的能耐,早不怕四小姐了。

  凤思葭当然也看见凤青翎了,事实上,在她老远看见凤青翎的时候,她一双眼睛就像淬毒似的,恨不得把凤青翎剁成肉酱。

  若是从前,这样的狭路相逢,又是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凤青翎早躲得远远的。就算两人迎面而来,凤青翎也绝对会转身避其锋芒。

  如今……

  呵,果真是长能耐了!凤思葭冷笑。

  两人越走越近,凤青翎嘴角一丝笑,简单的雪色的长裙,只玉佩是浅浅的绿,可,无论多么简单的装扮,也遮不住她高贵的气质,整个人出落得如洛阳牡丹,

  反观凤思葭,一脸怨毒,即便全身上下都是贵重的饰品,这会儿也显得如山寨货。

  凤青翎并没有把目光过多落在凤思葭身上,只擦身而过的时候,微微侧头,朝凤思葭颔首,算是打招呼了。

  这算什么?

  凤思葭不乐意了,这分明就是无视!

  好歹她也是二房嫡女,而凤青翎不过大房庶女,论身份,她可比凤青翎高贵一截,凭什么被这样敷衍?

  凤青翎已走过两人相交的位置,继续朝前走去。

  凤思葭却是停住脚步,转头,大喝一声:“凤青翎,你给我站住!”

  凤青翎笑,脸上一丝无奈。

  唉,她明明不想招惹这些人,可这些人怎么就想不明白,非要找不自在呢?

  她不是天使,更不是圣母,不会用她的不舒坦换这些人的爽感,一旦有人惹到她,她必双倍奉还!

  缓缓转身,脸上表情已调整至最柔和状态:“思葭妹妹有事?”

  凤思葭当然没事了,她只是看凤青翎不顺眼。

  目光上上下下将凤青翎打量一番,然后扬起她挂满金玉的头颅,鄙夷道:“今天谁许你穿成这样?”

  “有逾制的地方?”凤青翎张开双臂,低头将自己身上看过,故作不解道,“没龙没凤啊,就几朵雪花,哪里不对?”

  “龙凤?你倒是敢想,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凤思葭声音厉了几分,尾音很高。

  “皇上是龙,皇后为凤。我这个做臣女的,时刻谨记不要出错,也有问题?”凤青翎笑盈盈的问。

  凤思葭见没把凤青翎吓到,心里郁闷,只得继续:“我是说,谁要你穿成这样,就像青.楼的鸡女一样!还当着那么多男人睡在地上,你到底要不要脸?”

  “要不要脸?这个问题问得好!”凤青翎一脸赞许,“同样这个问题,姐姐我也想问问妹妹,鸡女这样的词语,出现在堂堂镇国将军府嫡出小姐口中,你到底要不要脸?”

  凤思葭被噎了一下,虽说这种词语经常从母亲嘴里听到,可她也明白,就他们凤家在京城的地位,她说出这种粗鄙的词语是大大的不妥。

  凤青翎笑:“妹妹今儿是怎么了?谁惹你这么大火气?连说话都口不择言了。”再顿了一下,“难不成是,刚才坐秦皇子马车回来的时候,秦皇子对你不轨?”

  凤思葭顿时脸上一红,瞪着眼睛:“不许你乱说!秦皇子才没有……”

  “喔,既然没有,那干嘛肝火这么旺?该不会是你气他没动手吧?”凤青翎眉角一挑,目光朝凤思葭身后丫鬟看过一眼,“待会回去后,给你家小姐熬点大黄,拉拉肚子消消火。”

  那丫鬟自是不敢答,若是答了,就是变相承认她家小姐肝火旺,她只得用沉默表示忠心。

  凤青翎浅笑,再看过凤思葭:“思葭妹妹若没其他事情,姐姐先走了。”

  凤思葭脸上早已经气得呈猪肝色,见凤青翎越走越远,终忍不住大声喊:“凤青翎,不许你勾引秦曜阳!”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