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更新时间:2016-06-12 00:20:27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115

月色泻了一地,地面上清晰的印着一个人影。

  颀长的身形,利落的衣袍,玉冠形状清晰可见。

  是个男人。

  他没有立即进屋,而是站在门口。

  凤青翎甚至能感觉到仅几寸之隔的那个男人警惕的气场。

  此刻,他在明,而她,在暗。

  几息之后,她忽的听得一声轻笑,那人气场一变,空气也跟着松动下来。

  那人跨步,朝房内走来。

  月色再挡了几许,凤青翎终于看清了那人身影:黑衣,黑袍,这是一个行走于夜色中的男人。

  只不知,刚才那一声笑,究竟为何?那卸下的警惕,又是为何?

  不过,无论为何,都与她无关了——

  因为她已扬手,朝他刺去!

  ……

  陡起的风势,四散迸发的杀气,凌冽的刀光。

  原本背对着凤青翎,朝前走去的人忽的往旁边一侧,匕首扑了个空,那人已转身。袖袍一挥,掌风“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静寂的夜,那关门的声音便格外响亮。

  “嘘!”那人飞快朝凤青翎眨眼了眨眼,再竖起右手食指,隔着蒙面布巾,做了个不要说话的动作。

  或者是因为这人眼中的笑意,或者是因为他“嘘”的这个动作太好玩,又或者是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太熟悉,没有一丝敌意,这一瞬,凤青翎果然没有叫。

  她站在原地。

  夜,更静了几分,周遭一切声音清晰入耳。

  凤青翎甚至能听见隔壁丫鬟窸窸窣窣起床的声音,还有院子外护卫风一般疾驰而来。

  她蓦的就笑了,看着眼前蒙面的男子,挑了挑眉,那意思是:那些人是你惊动来的!

  那人也笑了,一双眸子在暗夜里闪烁着黑曜石一般的光泽,他指了指凤青翎手上匕首,意思是:你若不刺我,怎会惊动那些人?

  凤青翎只觉好笑,半夜三更,一个大男人站在她一个未婚女子门外,她当然会以为是坏人了!先下手为强更是非常正确的决定,总不能等到对方已经露出獠牙了,她才以自卫的名义反抗吧!

  “小姐!”小碧的声音很快传来,“您没事儿吧?我刚才听到有声音。”

  “恩……没事儿。”凤青翎明明站着,声音却是懒洋洋的,带着半睡半醒的懵懂,“刚出恭回来……不小心撞到门……你去睡……”

  “小姐,您真没事儿吧?我能进来吗?”小碧不放心。

  凤青翎哼了一声,带着明显的不满,随即用更小的声音,如呓语般:“恩,别吵……”

  小碧不再回答,只轻声离开。

  这时,院子里暗卫还在。

  凤青翎知道,黑衣男子自然也知道。

  两人继续呈对望状态,谁也没有说话,脚上也没有移动半分。

  过了许久,听得几道风离开,房内两人皆松了一口气。

  “不错,演得好!”男人开口,竖起大拇指。

  凤青翎潇洒一笑:“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男人再笑,目光落在凤青翎赤果的脚丫子上:白.皙的皮肤,扇贝般可爱的脚趾头,精致的脚踝。

  这一刻,这样景致竟是让他觉得美不胜收。

  他很想将女子大横抱起,放到床上,可,就凤青翎的性格,若他真做了这样的动作,她必定对他大打出手。

  他忍了忍,提醒道:“秋夜露重,你先去穿鞋。”

  “不是你立即离开吗?”凤青翎问,怎么还叫她穿鞋,搞得像还要谈事情似的。

  “外面有人在追我,我暂时走不了。”他说着,很不客气的坐在凤青翎书桌前面的椅子上,“或者,你若放心的话,你就去睡,我保证不会碰你。”

  原以为凤青翎会拒绝睡觉,至少也要问问他是谁,岂料,凤青翎只一个字“好”,然后兀自上床,将被子往胸口一拉,侧身朝里睡去。

  竟是丝毫不防范的样子。

  他朝凤青翎睡觉方向看过一眼,然后就着稀薄的月色,翻看起凤青翎写的心经。

  这个女子,他看过她杀伐果断,看过她灵气逼人,看过她大大咧咧,也看过她虚伪如白莲花,却不知,她居然有心性抄佛经。

  小紫毫的笔,指甲大的字,写的是小篆。

  这样一笔一画极其复杂的字,考验的是一个人心境,但凡写的时候,心头有一丝波澜,从字上就能看出来。

  凤青翎的《心经》,从第一页的第一个字到最后一页的最后一个字,谈不上写得多好,却是字迹工整。所有文字一般无二的大小,无一个错字更无一处修改,显然,她在写的一个时辰中,一直处于心平如镜的状态。

  这样的女子,真心不简单!

  侧耳听了听凤青翎呼吸的声音,缓慢而绵长,应是睡熟了,他再次笑笑,将《心经》放下,打算坐在椅子上小憩一阵。

  忽的,他的胸口一阵闷痛,血腥已从喉间涌起。他一手捂了胸,极力压下胸口不适,皱着眉将那一口血咽下,然后闭目养神。

  整个过程无一丝声音,没人知道的是,原本应该处于熟睡状态的凤青翎嘴角微微扬了扬。

  男人啊,总是这么要强!

  不过,若换做她,估计也会不动声色咽下涌出的血。

  她和他,这一刻,她觉得他们本质上是一样的。

  到第二天早上,东方天边刚泛了鱼肚白时,男子倏地睁开眼睛,没打算做任何告别,悄无声息离开。

  凤青翎翻了个身,朝男子翻身出去的窗户看过一眼,继续睡觉。

  没错,这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不曾见过他,他也不曾来过。

  ……

  大夫人很烦。

  原本凤青翎被皇上点名参加宫宴已经让她够烦的了,如今又多了一个凤思葭。

  那日,当宫里要举办接风宴的消息传到将军府,才过了半日,凤思葭就和她母亲一起找到了大夫人,很直接提出需求,希望大房夫人带凤思葭参加。

  碍于二房夫人面子,大夫人只说考虑。

  大凡有点头脑的人,都知“考虑”就是“变相拒绝”,偏偏二房夫人和凤思葭信念坚定,装作听不懂大房夫人话中意思,一口一个谢谢,一口一个希望早日听到好消息。

  再之后,凤思葭就成了大房院落的常客,一日来三次。

  早请安,晚汇报,中午还去蹭一顿饭。

  最让大夫人无语的是,凤思葭还总能制造出无数个偶遇,一旦她走出院落,凤思葭就能无孔不入的有缘碰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