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陪朕喝一杯吧

更新时间:2016-06-15 00:08:31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226

“皇上,你在看什么?”林贵妃微微倾身,双手附上皇上手臂,目光顺着皇上的视线看向凤青翎那一桌。她动作很是亲昵,丝毫不顾忌这是皇宴,下方还坐着文武百官,一看就是宠妃模式。

  “是青翎,朕好久没看见她了。”皇上倒不隐瞒,安抚性拍了拍林贵妃的手背。

  “青翎?那不就是皇后姐姐的庶出妹妹吗?”林贵妃很好奇的模样,目光落在凤思葭身上,“可是那位和妹妹穿同色衣裙的美人?”

  “那是本宫的四妹妹思葭。”皇后微笑着端庄的看过林贵妃一眼,不放过任何一个踩踏情敌的机会,“青翎是皇上看上的人,品味自然比思葭好上一些,今儿打扮很与众不同呢!”

  林贵妃怎会听不出皇后这话的意思,她的内心忿忿,脸上依然挂着娇艳的笑:“皇后姐姐的言下之意,是妹妹的品味不好了?”

  “妹妹想多了,即便是相同的衣服,穿在妹妹身上怎么能和穿在思葭身上比?”皇后淡淡一笑,不把话说完,任由林贵妃自己去想,端坐的姿势很有凤仪。

  林贵妃还想说话,却见皇上已朝身后太监使了个眼色,她立即闭了口。

  “有请秦国使臣,秦七皇子,秦八公主。”太监尖细的声音再次传来,所有人的目光皆往大殿门口看去。

  很快,一行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秦国七皇子,他穿着一袭檀色锦袍,长发束在玉冠中,很是沉稳的样子。秦八公主则穿着一身橘黄,走在七皇子身后半步,一颦一笑全是年轻的明艳。

  两人皆神情倨傲,目光只落在皇上一人身上,仿佛除了上座之人,所有人都不被他们看在眼里。

  行的是使臣之礼,很快落了座。

  经过秦曜阳座位时,七皇子和八公主皆顿了下,目光中有一闪而逝的轻蔑,很快掩过。

  “七弟/八妹见过四哥。”七皇子和八公主齐齐行礼。

  “坐。”秦曜阳笑,朝下首位置扬了扬下巴,“四哥离开秦国的时候,你们俩都还是小孩子的,父王最近可好?”

  “父王很好,不劳四哥挂心。”八公主说着已坐了下来。

  她很不满自己的座位,秦曜阳不过一个不受宠爱被放弃的皇子,凭什么坐在她上首,要知道,在秦国,她可是最受父王喜欢公主。

  秦曜阳笑了笑,根本不把八公主的话放在心上。

  周围大臣却是心知肚明,这次作为使臣来的七皇子和八公主,压根就没把同是秦国皇子的秦曜阳放在眼里。且不说他们到了夏国后从未登门拜访过秦曜阳,光是刚才那句“不劳四个挂心”就看出生疏与排斥。

  “呵。”一声轻笑从上座林贵妃口中发出。

  林贵妃很年轻,最多不过比八公主大一两岁,故,她可以口直心快,也可以用自己尊贵身份压人。

  “曜阳同是秦国皇子,他不过关心自己父王几句,怎么就不劳他操心了?”林贵妃的眸光很是好奇,看着坐在七皇子后排的八公主。

  八公主心头顿时一紧,就父王对她的宠爱程度,就算她在秦国皇宴上这样讽刺一个不受重视的皇子,也没人敢说什么,怎么到了夏国,明明应该是更不重视秦曜阳的地方,堂堂贵妃却公开为秦曜阳出头?

  特别是那句称呼,更是出人意外,她说的是“曜阳”,而不是“秦四皇子”。

  “我是想表达父王很好,身体好,心情好,四哥不用太挂心,毕竟,想家也是一件耗精力的事情。”八公主的潜台词是:反正回不去了,不如多留点精力多活几年。

  林贵妃笑,旁边皇后却是极有默契的开口了:“八公主天真烂漫,真惹人喜欢。”

  明明说的是赞美的话,却没人当皇后在夸八公主,毕竟,皇家不等同民间,民间子弟还是可以天真,可以烂漫,可一旦出生在皇家,天真烂漫就等同于蠢。

  若说只林贵妃一人针对八公主,七皇子还能假装没听见,可如今一见皇后也开口了,七皇子顿时就感到不妙了。

  从古到今,无论是哪个国家,皇后和宠妃必定势不两立,可此刻,这两个人却立场一致的帮秦曜阳,便只有一种可能:夏国皇上对秦曜阳很好。

  他想起先前还在秦国时听到的消息,说秦曜阳在夏国混的不错,不光是京城一群纨绔子弟的老大,皇上对他还很纵容。皇家宴会时有邀请秦曜阳参加不说,还经常赏赐些东西。

  如今看来,竟是真的。

  念及到此,七皇子侧头朝秦曜阳看的目光又复杂了几分,只见秦曜阳正含笑看着对面美人,手上转动着他那只碧玉笛子,很是风.流。

  “呵。”七皇子无意识的笑了一声,被夏国皇帝喜欢又如何,不过一个质子,或者还是个玩物,没有实权,也回不了秦国,自己若真把他当做对手,那才是贬低自己!

  心下逐渐安定,笑容越发扩大。

  这时,皇上举杯,邀文武百官举杯欢迎秦国贵客。这样的举动,无疑给足了七皇子和八公主面子。

  三杯之后,七皇子立即站起身来,夸夏国人杰地灵才俊倍出,夸皇上治理有方,夏国百姓安居乐业,同时也感谢夏国皇上对秦四皇子曜阳的照顾,他要代秦国皇室敬夏国皇上一杯。

  皇上立即就笑了:“曜阳到夏国的时候,朕也还是孩子,那时一起读书,一起打架,一起欺负其他皇子,到现在也是兄弟之谊,七皇子这句照顾,朕受之有愧。”

  他说着便朝七皇子举了杯,同时朝秦曜阳开口:“曜阳,既然七皇子提到你,你就陪朕这一杯罢!”

  “是。”秦曜阳低笑,潇洒从席上站起,“皇上请,七弟请。”

  举杯,一饮而尽。

  下巴到脖颈的弧线性.感得一塌糊涂。

  凤青翎只飞快看过他一眼,更多的注意力落在七皇子和皇上身上。

  不愧是同一个爹生的,七皇子和秦曜阳在眉目间有三分相似,不过,多年宫廷倾轧与算计让七皇子看起来格外老沉,加上秦曜阳天生妖孽,七皇子光是外表一项就输了秦曜阳七八分。

  凤青翎不由想:能生出这么个妖孽儿子的女人,应该也是绝世大美人吧!既是大美人,怎么沦落到连儿子都护不了?

  再看皇上,耀眼的是明黄的龙袍,比龙袍更耀眼的是他英挺的五官。他的眼睛亮且狭长,带着鹰一般的锐利,即便在笑,也让人忌惮三分。

  这样的男人,天生就是上位者!

  放下杯子的瞬间,皇上的目光“咻”的再次落到凤青翎身上,薄唇抿起:“青翎——”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