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赤果果的调戏

更新时间:2016-06-16 00:04:46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150

忽如其来的呼唤,来自殿堂最尊贵的位置,金玉相击的声音。

  凤青翎心头一紧,忙站起了身体,立在离座位一步的空地上,白纱笼在绿色长裙上,整个人朦胧得如裹在一团绿云中,娉娉婷婷,如梦如幻。

  “臣女……”凤青翎屈膝,正要行礼。

  那人忽的就笑了:“好了,你刚才已经行过礼了,朕免你今儿晚上不用给任何人行礼。”

  “谢皇上。”凤青翎嘴角微勾,她微微福身,很快直了背脊,脑袋依然低垂着,十足的恭敬。

  殿堂很安静,所有人都在等皇上下文。

  凤青翎也在等,她不知道夏烨究竟要干嘛,而最紧张的,莫过于坐在皇上身边的一后一妃。皇上该不会是想在这个时候把凤青翎纳进宫来吧?

  过了一会儿。

  “过来。”夏烨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凤青翎低头答,然后缓缓的,一步步朝皇上走去。

  “怎么走这么慢?怕朕吃了你?”夏烨的言语尽是不满,可他的语气却是愉悦极了。

  凤青翎耸耸小鼻子,脚上却快了许多,到离皇上台阶还有两格时,她再次停了。

  “皇上……”她的声音很小,似乎还带着委屈。这么多人看着,你想让我成为众矢之的吗?

  夏烨笑容扩大,再扩大。

  右脚往下踏了一步,上半身前倾,伸手,勾起凤青翎的下巴。

  光洁的额头,纤长浓密的睫毛,挺拔小巧的鼻子,樱红的唇……

  清淡的妆容,很美。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眸子上,这是一双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眸子——

  满含抱怨,却又无所畏惧。

  “刚才,朕饮酒的时候,你不是一直盯着朕看吗?怎么后来不看了?”他的声音不大,仅左右两侧的人听得清楚。

  “臣女忽然想起,直视皇上的脸,好像是大罪。”凤青翎答,脸上很无辜。她心里却想,麻痹,当着这么多人把我叫过来,就为了说这么一句废话!

  “好,那朕恕你无罪,以后随便你怎么看,随便你什么时候看。”夏烨的声音依旧不大,笑意直达眼底,就连原本的锐利也减了几分。

  凤青翎嘴角微抽:我是嫌命长了才盯着你看呢?

  “朕好看吗?”夏烨再一句问话,尾音好听的扬起。

  凤青翎心头一梗,很违心却又坚定的道:“皇上天人之姿,自然好看。”

  “说人话!”夏烨佯装不乐意。

  “皇上英俊,皇上挺拔,皇上雍容,皇上优雅,皇上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没有之一。”凤青翎盯着夏烨的眼睛,很认真的说假话。

  夏烨终于满意了,放下勾起凤青翎下巴的手:“好了,回你的座位吧!”

  “是。”凤青翎福身。

  夏烨的目光倏地落在她腰间那块玉佩上,通透的质地,中间几根绿丝。

  他的唇角再次勾起,便就在凤青翎起身的瞬间,他的手飞快在凤青翎腰间一扯。凤青翎下意识想拦,终究忍了忍,反正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拿了就拿了吧!

  “送给我了。”夏烨掌心一收,直接把凤青翎的东西占为己有。

  凤青翎无奈的长叹一口气:“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皇上既然喜欢,那就拿去吧。”说着转身,往下走去。

  看着凤青翎的背影,夏烨忽的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爽朗,文武百官虽不知夏烨和凤青翎的对话,却也知道凤青翎极得天子之心,众人看凤青翎的目光再又微妙了几分。

  大殿的气氛再轻松了许多。

  凤青翎却是满心吐槽:皇上,您这样调戏的臣女,还是您家皇后的妹妹,真的好吗?

  ……

  歌舞很快登场。

  曼妙的丝竹之音,婀娜的身姿,妖娆的舞者。

  凤青翎目光落在场中,看似认真欣赏,可思绪却是飘啊飘。

  在她的记忆中,夏烨对凤青翎的感情,不过是可有可无的花瓶,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他们的几次交集中,夏烨也不过一句戏言要接她进宫。

  可今日,在这个宴请邻国来使的宴会上,无论是夏烨叫她过去,还是扯下她的玉佩,都显示出他对她的浓厚兴趣。

  究竟怎么回事?

  旁边,凤思葭却是心头大定,有了刚才皇上对凤青翎那一幕,林贵妃应该不会在皇上兴致当头的时候,表现出对凤家不满。

  更重要的是,有了刚才那一幕,就算林贵妃没脑子找她麻烦,皇后也不会袖手旁观。

  毕竟,这件衣服是出自大夫人之手,而且是送给凤青翎的!

  至于颜色款式,若说没有皇后手笔,鬼才相信。

  凤青翎还没进宫呢,皇后就千般算计,这要被皇上知道了,无论罪名大小,皇后的声誉都将受损。

  一曲落,舞姬正在退场。

  忽的,坐在凤青翎上首位置的华服女子开口了:“青翎妹妹——”

  “娘娘。”凤青翎坐在原处,她没有起身行礼,只垂头表示尊重。她不认识这位女子,只知是皇上的嫔妃,而且是位份不低的那种,否则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宴会。

  “妹妹以后可以叫我珍妃姐姐。”女子笑,眉眼间全是善意。

  她的美目一转,眸中已尽是期盼的望着夏烨:“久闻镇国将军府的女儿出众,不光文武双全,琴棋歌舞更是一绝。当年,皇后娘娘一曲《霓裳舞》冠绝天下时,臣妾还未进宫,不知今日,能否请青翎妹妹一舞,让臣妾等洗洗浊眼?”

  夏烨没有立即答,他把目光投向了凤青翎,将最大的主动权交给凤青翎。

  凤青翎笑,有了夏烨方才众目睽睽下对她的垂青,今儿这场宴会,怎么会没人盼着她出丑?

  遂,凤青翎大大方方道:“既有皇后娘娘倾城舞蹈在前,青翎怎敢卖弄?若皇上不嫌弃,若各位娘娘和大人不嫌弃,青翎愿抚琴一曲助兴。”

  “好!”夏烨兴致甚浓,“来人,抬琴。”

  琴只是普通的琴,从琴师那边搬来,放在大殿中央。

  凤青翎直直走了过去,坐下。

  纤长的指在琴弦上拨弄了几下,试音的期间,她又自谦了几句:“青翎从小贪玩,学琴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若待会儿有辱圣听,还望见谅。”

  “快弹吧。”夏烨笑着催促,“原本就没指望你一曲成名,不丢人就不错了!”

  凤青翎再次笑了,这位皇上,倒是蛮了解凤青翎本尊,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凤青翎本尊确实没学过弹琴,不过——

  这具躯体里面的灵魂,是凤九!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