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她如此耀眼

更新时间:2016-06-16 00:07:03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131

指尖在琴弦上划过,《国风》的引子骤然响起。

  如平原上的风,从历史的尘埃中呼啸而来。

  一瞬,大殿上所有人皆是一凛,不由自主挺直了背脊,就连原本漫不经心的夏烨,眼神中都闪过一抹亮光。

  风声猎猎,万马奔腾的铁蹄声由远及近,战鼓依稀夹杂其中。

  近了,更近了……

  只听“咚”的一声重击,如雷霆万钧,场景感瞬间铺开。

  辽阔的草原上,众人仿佛看见铁马金戈的战场,银袍将军冲锋在前,无数将士拿着刀枪冲刺,所到之处,势如破竹。

  磅礴的气息,在场男女无不热血沸腾,恨不得冲上战场,与铁血男儿并肩拼杀一场。

  少顷,尾弦颤音响起,画风忽的一转。

  铁马金戈的画面不再,原本鲜血和青春狂飙的战场,如今只剩残肢断臂。

  夕阳西下,远处有士兵的背影,他们正在收殓同伴的尸体,近处被马蹄翻起的泥土泛着血红的颜色。

  画面再次拉远,眼前的一切很快颓败成寂寥的灰。

  如一场梦结束,大殿中的众人渐渐回过心神,目光中闪烁着不可思议,怔怔的看着端坐在琴前,如一团绿云簇拥的凤青翎。

  只见凤青翎神情肃穆,她低垂着头,手腕一翻,指尖猛的一个大回旋,琴音顿时热闹起来。

  人们仿佛置身在宫廷之外,站在繁华京城的街头,熙熙攘攘的人群,叫卖声说话声交织着。

  放眼望去是看不到尽头的牡丹,热闹的酒肆,兴隆的商铺,一派歌舞升平……

  良久,当所有人的思绪回笼,琴声不知已停了多久,整个大殿静寂一片,原本坐在大殿中央的凤青翎早已回到自己座位。

  百官只一个对视,齐齐起身,朝夏烨叩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曲《国风》,哪里是单纯曲子,分明就是夏国的历史,以血的征战开头,最后落在最为繁华时代。

  有人心惊,传闻中装腔作势废材一枚的凤三小姐,单凭一把琴,居然能奏出如此大气磅礴如史诗般的奏章!

  更重要的是,这样一首曲子,靠的不光是弹琴的技巧,而是深深的感悟。

  那样雷霆万钧的战争场面,那样泣血凄凉的战后收尸,那样花团锦簇的繁华盛世,每一样,都仿佛她亲临过无数次。

  夏烨透过跪拜的人群,看着同样低俯在地的凤青翎,眼神再复杂几分。

  从什么时候起,她竟变得如此耀眼!

  “众卿家请起。”夏烨朗声。

  他说着也站了起来,端起桌上酒杯:“这一杯,朕与众卿共同敬我夏国历代青山忠骨!若无他们征战沙场马革裹尸,何来夏国今日昌盛?”

  杯中酒已倾倒在地。

  “吾皇万岁!”众大臣再次山呼后,袖袍齐挥,将自己杯中酒倒在地上。

  秦国的那几位皇子公主使臣们,则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每一个国家,不光是开国时需要打仗,后面几百年同样需要打仗,打的不光是前朝余孽,还有周边国家。而秦国,正是夏国的周边国家之一。

  夏烨很快再盛了一杯酒:“这一杯,朕敬各位爱卿。若无你们兢兢业业为国为民,夏国何来今日盛世繁华?”

  他顿了一下:“每一国的历史,皆是从推翻一个政权开始,从休养到繁华,从繁华到衰败,直到被下一被政权颠覆,朕希望,我夏国的历史能千秋万代!”

  夏烨说出的话字字清晰铿锵有力,在偌大的殿堂中久久回转。

  众臣再次山呼:“吾皇万岁,臣等必将鞠躬尽瘁,为国为民!”

  举杯,一饮而尽。

  即便是文臣,这一刻也喝出了气吞山河的气势。

  凤青翎笑,目光从夏烨身上转到众大臣身上,再落到对面秦国皇室身上。

  秦七皇子虽还在笑,可脸部表情早已僵硬,秦八公主更是半点笑意都没有,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唯秦四皇子秦曜阳,他笑得一脸妖孽,看着夏烨的表情满是欣赏,仿佛全然忘了他是秦国人。

  呵,这个秦曜阳,可不止纨绔那么简单,而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夏烨好算计,不过区区两杯酒,就让秦国看到了夏国对军事的重视,以及夏国君臣上下一心。这样的国家,加上经济实力强悍,谁敢进犯?

  “青翎。”夏烨的声音再次传来。

  “臣女在。”凤青翎忙站了起来。

  “你倒是让朕意外。”夏烨笑,龙心大悦的样子,“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赏赐?

  这一点,凤青翎倒是从没想过,一时也不知提什么。

  看着凤青翎茫然的样子,夏烨再次大悦:“若没想好的话,可以慢慢想,今日宴会结束前,你告诉朕就可以了。”

  “多谢皇上。”凤青翎福身,没有立即站起来,“臣女已经想好了,臣女不要赏赐,要一个恩典。”

  “朕说过,今日你不用给任何人行礼,包括朕。”夏烨道,“说吧,想要什么?就算你要天上的月亮,朕也送给你。”

  一句话落,场中反应最大的莫过于几个妃嫔。

  万一,凤青翎的要求是妃嫔之位,皇上十之八九都会答应,毕竟,今儿的凤青翎实在太特别了!

  皇上对她太特别了!

  这样的恩宠,一旦进宫,怕是连林贵妃都敌不过她的风头。

  凤青翎很快就笑了,她站直了身体,脸上一抹娇俏:“那水中的月亮,我可不要!”一瞬后,她极认真的看着夏烨,“我想要婚姻自由。”

  “何谓婚姻自由?”夏烨依然在笑,可眸底笑意却是浅了许多。

  “所谓婚姻自由,是不必奉父母之命,不用听媒妁之言,也没有皇上和娘娘赐婚……”夏烨脸色已微沉,大殿中,只听凤青翎继续道,“我想要一段属于自己的婚姻,嫁给自己深爱的男人,请皇上成全。”

  这样的言论,在这个年代无疑是叛经离道,况且还当着这么多人说。

  这一瞬,不知有多少人在心里骂凤青翎不要脸,可,不要脸又怎么样呢?对方是皇上感兴趣的人,就算此刻再无知,也轮不到他们评判!

  这一瞬,坐在皇上身侧的皇后和贵妃,却是很明显感觉到夏烨的不悦。凤青翎要婚姻自由,不就是变相拒绝当日皇上承诺的接她进宫吗?

  大殿再次陷入安静,这一次,安静中充斥着帝王的极低气压。

  良久,夏烨终于开口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