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七皇子的心头好

更新时间:2016-06-17 00:37:10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251

“好,朕答应你!”

  紧接着又是歌舞,秦八公主专门跳了一曲。

  原本想压下凤青翎之前烙在众人心里的惊艳,只可惜差强人意。

  这一晚,直到离场,夏烨虽一直在笑,可兴致却不怎么高。

  ……

  回府的路上。

  凤思葭不再需要盛装打扮,遂与大夫人,凤青翎坐同一架马车。

  “喂,皇上问你想要什么赏赐的时候,你怎么不要个实际的东西?”凤思葭问。

  “你觉得我应该要什么?”凤青翎反问。

  “你可以问皇上要个封号啊!或者,趁机提出进宫也可以。”这样的话,若是从前,凤思葭绝对不可能在大房夫人面前说,可她今儿差点因这套裙子得罪了林贵妃,这会儿也懒得管大夫人感受了,“我看的出来,皇上真对你有意思,若你能进宫,至少也是个嫔!”

  凤青翎笑,她当然知道夏烨对她有意思了。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男人倾身扯下她腰上玉佩,近乎无赖的说,送给他。他是帝王,却在大庭广众下,赤果果调戏她,毫不掩饰对她的兴趣。

  还有当他问她想要什么赏赐的时候,他几乎看见他饱含鼓励的眼神,或者,他也在等她提出非分的要求。

  可是,宫廷从来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那里的女人,如笼中的金丝雀,而皇上,是她们共同的丈夫。

  她们的一生荣辱,甚至家族兴衰,全系在一个人身上。他是她们的夫,可他更是她们的王。

  而她,想要的婚姻,是平等,是尊重,是一生不离不弃。

  夏烨,他给不起!

  “皇上,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是天上的龙,唯有天上的凤才能与之相配。我凤青翎不过一只普通雀鸟,高攀不上,也无意高攀。”凤青翎笑。

  “瞧你,一点志气都没有!”凤思葭一脸鄙夷的看着凤青翎,“皇上九五之尊,他说配得上就配得上,他要宠谁,谁就是凤凰!”

  “话是没错,可人要有自知之明。”凤青翎淡然。

  凤思葭一声轻哼,余光从大夫人身上掠过,继续对凤青翎道:“你可别自以为做了聪明的选择,最后却害了凤家!”

  在她看来,凤青翎说这番话,完全是为了讨好皇后,可,皇后再大,也比不过皇上!若真把皇上惹生气了,要凤家一荣俱荣一辱俱辱的话,皇后也只是炮灰!

  “不会,皇上乃明君,凤家世代忠心耿耿,皇上不会因为青翎的无知,迁怒凤家任何人。”凤青翎用无波无澜的语气说。

  “青翎说得没错,人要有自知之明。”大夫人忽然的开口,她的目光看过凤思葭,心想:连凤青翎都开窍了,你这个榆木脑袋,怕是一辈子也不懂审时度势了。

  ……

  那天晚上,夏烨宿在林贵妃宫中。

  第二日清晨,他没有坐步撵,而是步行往早朝之地走,步撵远远的跟在后面,以备不时之需。

  可巧的是,在回廊的拐弯处,他听见几个宫女正在嚼舌根:

  “听说昨儿宴会上,凤青翎本有机会进宫,可她拒绝了皇上?”

  “是,说什么要婚姻自由,真是可笑!连贩夫走卒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居然还想自己选,真当自己是仙女了?”

  “呵,谁知道是不是欲擒故纵?我可听说,皇上昨儿心情不好,这年头,宫里哪个女人手段差了?说不定是想用这种手段吸引皇上注意。”……

  夏烨在拐角处站了一会儿,眼看着东边的天泛起鱼肚皮,曹公公小声提醒:“皇上……”

  几个宫女顿时一惊,忙着转头,便看见一脸阴寒的夏烨。

  她们的双腿早已控制不住的颤抖,脸色血色倏地退去,“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还未来得及说任何求饶的话,夏烨已淡淡开口:“送到皇后那里。”

  宫女们顿时吓得不轻,磕头如捣蒜:“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这一日,最终等待这几位宫女的下场是杖责至死。

  ……

  再说秦七皇子和秦八公主,既是来使,自然要充分领略夏国的风土人情。

  夏烨给他们为期半个月的行程做了充足安排,每日都有人专门陪同,或游山玩水,或参观名胜古迹,或品尝名小吃,很有一番乐不思蜀的味道。

  而最让秦七皇子流连忘返的,是京城西泠湖畔的一座画舫。

  那里美人如云,特别是一个叫晚晴的姑娘。

  她的声音啊,比黄莺还清脆,她的身体啊,比白云还软,她的入幕之宾啊,全是京城最有权有势的公子哥儿。多少人争着想给她赎身纳她做妾,可这位晚晴姑娘,却怎么也不肯离开画舫。

  秦七皇子和她春风一度后,就开始食髓知味起来,每天晚上必须要宿在画舫,到后来,他索性白天也不出门了,就在画舫住了下去,俨然要把画舫包起来的架势。

  秦八公主则一人住在驿站,好在身份高贵,这段时间京城名媛们的聚会,也会给她递一张帖子,不至于太无聊。

  “晚晴。”秦七皇子抱着怀里赤果的美人,指尖从她腰侧滑下,掌心大力揉着。

  “恩?”美人娇娇一声,双手环住秦七皇子脖子,下巴枕在他的肩上,灵巧的小舌在他耳垂环绕。

  “喜欢吗?”秦七皇子的手换了个地方,弄得美人又是“冤家”又是“好人”的叫着。

  “我问你喜欢吗?”秦七皇子再又问了一次。

  “恩……好人……奴家喜欢……”娇滴滴的声音,像要滴出水来。

  秦七皇子笑,双手握在美人腰侧,猛的一个挺身,只听美人声音再又娇媚了几分,伴随着说不出的舒坦味道。

  “晚晴,我想带你回秦国。”这个话题,算是老话重提,“虽不能做正妃,但我可以给你侧妃的位置,我可以下令,你不必给王府里任何人行礼。”经历过许多女人,就这一个,算是最得他身体喜欢,恨不得天天那啥。

  “不要了……”美人嘴上拒绝,身体却非常配合秦七皇子动作。

  “为什么?”这已不是第一次被拒绝。

  “奴家与七皇子一见如故,七皇子现在喜欢奴家,是因为初相识,觉得新鲜,可一旦七皇子把我带回去,新鲜滋味不在,七皇子很快有了新欢,奴家下半辈子可怎么办?”美人虽被撞得花枝乱颤,思维却是清晰。

  “不会。本皇子会宠你一辈子。”七皇子说得信誓旦旦。

  只可惜,作为京城名伎,这种话实在听多了,她媚眼如丝,轻咬下唇,却依然摇头:“七皇子若真心疼奴家,以后每年来看看奴家,奴家必定感恩一辈子……”

  这样的邀请与拒绝,原本也没问题,可问题出在那天晚上,美人睡梦中无意间说出的梦话——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