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主人说,您该回去了

更新时间:2016-06-18 00:01:58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287

秦七皇子依旧愤怒的瞪着秦曜阳,那些个男人,虽然和晚晴有过什么什么,甚至还不止一夜,可那不过是金钱关系,能和这个驻在晚晴心里,连做梦都在喊的男人比吗?

  只是,秦曜阳也说得对,晚晴不过是只鸡,若他真为了她对秦曜阳大打出手,他的名声也毁了。

  秦七皇子怒啊!心头压着一股子憋屈。

  他咬着牙,双眸火焰不减,两个腮帮子鼓得如两块石头,好半天,他才挤出一句话:“秦曜阳,我今天就饶了你!你……你以后不许去招惹晚晴。”

  秦曜阳笑,既无奈又好笑的样子:“好好好,我以后不去招惹她。”叹一口气,很好心的提醒,“你若真喜欢她的话,不妨把她接回去,就算只是一房小妾,也好过她在画舫营生。”

  一句话,既一不小心提醒了晚晴的出生,又无意间让七皇子想起了晚晴的拒绝,七皇子心里更不是滋味。

  “谁要你管?哼!”秦七皇子怒,一甩衣袖,转身往驿站方向走。

  今儿晚上,他不想再回画舫。

  让那个女人担惊受怕一个晚上,以示惩罚。

  ……

  秦曜阳站在原地,待秦七皇子走了很长一段,他这才转身往府内走去。

  跨过大门,走过青石板长阶,他忽的开口,冷漠的音色,无一丝感情:“去查一查晚晴的背景。”那个女人,他可从来没有招惹过她。

  “是。”一个声音响起,黑影在秦曜阳身后掠过,快得如一道残影。

  ……

  与此同时,西泠湖画舫上,晚晴窗外出现了一个人影。

  “姑娘。”女子的声音。

  “恩?”晚晴亦走到窗前,两人隔着一道纸窗,“怎么样了?”

  “七皇子到了四皇子门口,却没有动手,这会儿已经回驿站了。”女子答。

  晚晴笑:“看来是我魅力不够,明儿一早,叫人把七皇子的衣服送回驿站。”

  “是。”女子顿了一下,“另,主人说,您该回去了。”

  “好。准备马车,后天出发。”晚晴毫不犹豫。

  ……

  相比秦曜阳和晚晴两个住处的安静,驿站就显得热闹多了。

  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秦七皇子没接受任何一个属下递上的大氅,只穿着空荡荡的袍子,赤果着大半条腿走回驿站。

  还没跨进驿站大门呢,“阿嚏”,一个喷嚏以排山倒海之势冲了出来。

  属下们顿时就紧张了,生怕七皇子着凉,忙把驿站的下人叫起来,张罗着烧水、熬姜汤,煮宵夜、请大夫。一时,驿站里鸡飞狗跳,就连早已进入梦乡的秦八公主都从床上爬了起来。

  “七哥,您这一身,从何说起啊?”秦八公主双臂抱胸,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秦七皇子,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你不去睡觉,跑出来做什么?快去睡!”秦七皇子训。

  秦八公主原本就是起来看热闹的,岂会这么快回房?她的双眼满是戏谑:“七哥,这么大半夜的,您不会被美人赶出来了吧?瞧你,连衣服都没穿完!”

  “关你什么事?”秦七皇子终于接过下人送上来的厚氅,将自己裹在里面。

  “怎么不关我事儿了,我们好歹是一起出来的。您每天就知道美人,听说这段时间,您也用了不少银子。怎么?银子花了,美人还不买账?”秦八公主眉角挑起,很是不满,“当然,银子是小,咱有的是银子,可这是银子的事儿吗?对方不给你好脸,就是不给我秦国脸啊!”

  “她不是不买账,只是她有心上人了。”秦七皇子淡淡的,想把这事儿一带而过。

  “什么!”秦八公主一声高叫,满脸不可思议,她瞅着秦七皇子,“七哥,这世上还有女人在看见你后,居然还想着其他男人?”

  秦七皇子叹一口气,没好气的:“是秦曜阳。”

  “喔!”秦八公主立即露出原来如此的模样,她很哥们义气的拍了拍秦七皇子肩膀,“既然是那只妖孽,您节哀吧!”

  “你这是什么话?你七哥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你居然叫我节哀!”亲情的小船说翻就翻。

  秦八公主如看怪物般看着秦七皇子,讽刺道:“七哥,您这话还真不恰当。你若真非要把她当做你女人的话,秦曜阳给你戴的这顶充其量是最大的,还有无数小的绿帽子,你都选择性看不见吗?”

  不过一个晚上,还是他心情最不好的晚上,居然一连被两个人提醒,晚晴是千人尝万人枕的女人,秦七皇子心情暴差,狠狠的瞪了秦八公主一眼,快步回了房。

  ……

  第二天早上。

  秦七皇子和秦八公主正在用餐,画舫那边就有人抬着箱子来了,说是把七皇子的衣物送过,顺便还带了一句话,晚晴从今日开始接客。

  “我的女人,谁许她接客了?”秦七皇子双目怒视着来者,“啪”的把筷子摔在桌子上。

  来者吓得一个哆嗦,战战兢兢往后退:“七皇子,我等只是奉命行事。”

  不等秦七皇子再次发作,只听“呵呵呵呵”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秦八公主伸手拍拍自己的脸蛋,对秦七皇子道,“七哥,她这是打您的脸啊!”

  秦七皇子原本就在火上,这会儿被八公主一桶油泼下去,更是怒不可遏,带着一大波人浩浩荡荡往画舫去了。

  ……

  画舫的营业时间主要是下午和晚上,这会儿无论是客人还是姑娘都在睡觉,秦七皇子到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静悄悄。

  他可没不打扰别人清梦的雅兴,从登船开始就很吵。

  画舫老板忙迎了出来,见秦七皇子拿着剑杀气腾腾冲上来,又是吃惊又是害怕。

  要知道,昨儿晚上,他和晚晴还你侬我侬喝了许多助兴的酒呢!后来那叫声也不小,怎么一大早从外面杀进来?

  “七皇子,您……您不是在晚晴房里吗?”

  “滚!”秦七皇子一脚把人踢开,再快步走到晚晴门口,一脚把门踢开。

  晚晴还在睡觉,听见外面巨大的动静,模模糊糊睁开眼。

  还未来得及看清是谁,只听一声恶狠狠的“贱人”,她头上一痛,长发被人一把揪起,整个人直摔到地上。

  “砰”的一声,浑身骨头骨节都在痛。

  下一瞬,秦七皇子的脚就踢到她身上了,特别是女子私.密的地方,更是被下重脚狠命踢。

  晚晴原本身上就没穿衣物,这会儿露在冰凉的空气中,又是这样的重击,整个人又是翻滚又是哀嚎,到最后只能蜷缩成虾米的形状。

  过了许久,直到秦七皇子觉得累了,晚晴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她看见门外站了许多人,他们或冷眼,或愤怒,或尝试着来救,皆被秦七皇子的下人拦在外面。

  她终是笑,眸中一派悲凉,眼泪无声滑下。

  蓦的,她爬起来冲向面湖的窗户,一跃而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