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更新时间:2016-06-20 00:16:14 作者:37度鸢尾 字数:2101

他的手很稳。

  托着她的手臂,不疾不徐。

  凤青翎缓缓抬头,果然是夏烨。

  这是她第二次近距离看这个男人,如刀刻般的五官,狭长的眸子。眸底没有刃一般的锐利,而是温和的笑。

  “皇上。”凤青翎喊了一声,作势就要后退行礼,却被夏烨一把拉住,“朕不是许你不用行礼吗?”

  “皇上许的是上次宫宴那次不用重复行礼。”说话间,凤青翎已看见跟在夏烨身后的秦国七皇子和八公主。

  “你倒是记得清楚。”夏烨笑,伸手在凤青翎鼻子上刮了一下,动作亲昵,“那朕今日就许你,只要非大典,往后见到朕都不用行礼。”

  这样的恩典,不光是跪在地上的百灵采女,就连站着的皇后,心里都是“咯噔”一下。在这后宫,可从来没有任何妃嫔得到过皇上如此看重。

  百灵采女心下更是一万个悔不该,她怎么就被猪油蒙了心,连皇上喜欢的人都敢挑衅。

  “痛吗?跪了多久?”皇上的声音再次传来,柔和得不像平时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

  百灵采女几乎已经看到自己悲惨结局,而皇后,心里更是妒火怒烧,恨得牙痛,恨不得一脚把凤青翎踢到太液池里。

  “不痛。”凤青翎摇头,笑容大方,“只是宫里正常礼仪罢了。”

  “正常礼仪?哼!”皇上冷笑,目光如淬冰般看着跪在地上的百灵采女,“朕从来不知,百灵何时有让人跪着听曲儿的习惯?”

  “皇上恕罪,皇上饶了贱妾这一次吧,贱妾以后再也不敢了!”百灵忙着磕头。

  “你可知你错在什么地方吗?”夏烨顿了一下,语气寒得如万年冰魄,“连朕都舍不得她跪,就凭你,也配?从今日起,百灵禁足半年,无传召不得出寝宫半步。”

  百灵内心那个委屈啊,她不过让凤青翎跪了一小会儿,她就失宠了!还被禁足半年!

  谁知道半年后,皇上还记不记得她,女人的青春,原本就是短暂的。

  她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她因为皇宠在身,欺负了好几个位份和她差不多的嫔妾。往后一旦她失势,还不知道那些人要如何欺负回来。

  “皇上,贱妾知错了,求皇上饶过贱妾。”百灵不光给夏烨磕头,也给凤青翎磕头,“凤三小姐,求求你,原谅吾这一次吧!”

  凤青翎笑,正要说话,只见夏烨眉头微皱,大手一挥,不耐烦的:“带下去。”立即有宫人左右架着百灵采女,往她的寝宫方向走去。

  这时,皇后再次开口了,言语中尽是关切:“三妹妹,你的下巴怎么了?”

  下巴?

  凤青翎下意识往刚才被百灵指甲剜了条伤的地方摸去。

  微扬的头,夏烨看见凤青翎白皙的皮肤上,新鲜的血印子格外分明,瞬间,他身上的寒意更重。

  “等一下。”夏烨瞅着百灵的背影,声音中没有丝毫温度,“把她的指甲全部拔了。另外,最近冷宫太冷清了,以后住过去罢!”

  百灵从来没想过,一时天堂一时地狱竟是这般感受。

  在今儿没有遇到凤青翎之前,她犹如生活在天堂,虽不过是七品的嫔妾,可仗着皇上的宠爱,宫里就连正四品的嫔也得给她几分面子。

  如今,她却要被拔了指甲,打入冷宫……

  “皇上!”百灵蓦的转身,不可置信的看着夏烨。

  这个男人,是他的夫君啊!她和他纵情的时候,那样美好,他曾说最爱她的歌声。

  可转眼,他竟为了另一个女人,要毁了她的下半生!

  夏烨亦看着她,冷凝的目光,仿佛看着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眨眼间,他挥了挥手,示意宫人把她带走。

  这一刻,百灵终是悟了,她的眸中噙着眼泪。

  自古帝王,最多情,也最无情……

  皇后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百灵采女被拖走,挺好,以后再没有聒噪的麻雀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的乱叫了。

  凤青翎亦冷冷的看着百灵采女被拖走,挺好,她还没出手呢,夏烨就替她解决了。

  “怎么样?你可满意?”夏烨看着凤青翎。

  很多年前,凤青翎给他的印象是心软而柔弱的女子,可如今,自从听了她那一曲大气磅礴的《国风》后,他可不这样认为。

  他的青翎,如今是外柔内刚。他相信今日就算没有他,她也会报一爪之仇。

  果然,凤青翎嘴角微扬,眸光流转,盈盈一笑:“多谢皇上!”

  夏烨笑,目光朝皇后看过一眼,继而对凤青翎道:“你先去皇后那里,朕还有事。晚点你到御书房来找朕,朕有话要给你说。皇后,你替朕好好照顾青翎。”

  “是。”“是,臣妾遵旨。”

  ……

  凤青翎跟着皇后走了。

  在回丹霞宫的路上,皇后不止一次表达,在这个宫里,凤青翎实在不用给任何人面子,往后若再有人为难她,直接甩脸走人。无论得罪了谁,她这个做皇后的姐姐都会替她兜着。

  凤青翎笑,朝皇后盈盈福身,表示谢过。

  皇后忙把凤青翎扶起,笑着责备:“你这丫头,这不给姐姐找不自在吗?连皇上都不要你行礼了,宫里还有谁敢要你行礼?”

  “那是皇上看在皇后面子上给青翎长脸,青翎还不至于连这点都不懂。”凤青翎谦虚,顺便奉承皇后一把。

  这一奉承,算是实实在在马屁拍在马腿上了。

  要知道,皇后见到皇上,那也是要行礼的啊!皇上怎么可能因为给皇后面子,就许她的庶出妹妹不用行礼?

  皇后醋海翻腾,笑容却更加良善,指尖替凤青翎理了下薄氅的领子,语气中尽是宠溺:“你这孩子,怎么就不明白,皇上是真疼惜你!”

  她顿了一下,语气中几分寂寥:“姐姐我一个人在后宫撑着,实在是累。妹妹若能早日进宫,咱们姐妹也能互相帮扶。青翎,你要知道,这普天下的女人,只要是皇上喜欢的,那就是皇上的。你那日那番话,实在让皇上伤心……”

  再叹了一口气,幽幽道:“作为女人,谁不希望自己的夫君只对自己一人好,可他是皇上……”

  凤青翎没说话。

  再过了一会儿,皇后终下了决心,转身,以一国皇后之尊朝凤青翎福身:

  “青翎,本宫恳请你进宫……”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