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要玩就玩大的!

更新时间:2015-10-13 15:45:30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3009

幸好,就在刘协心中惊怖非常之时,殿下的去卑脸色也焦虑起来,色厉内荏急声说道:“陛下,您既已知我右贤王已攻破黎阳,便知我等势力已然恢复。若是我等反身投效袁本初,大汉兵马可还能抵得住我匈奴利箭?!”
  去卑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嚣张,让心中惴惴的刘协不由勃然大怒,当即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并指如剑喝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只知你匈奴利箭噬人,难道以为我太师麾下十万西凉铁骑的钢刀是吃素的吗!”
  一言喝出,气势凛凛,当真带着一股大汉天威的味道。只是,没有人知道,刘协此刻心中说的是:董太师啊,咱都这样拍您马屁了,您能忘了刚才那一茬儿不?……
  董屠夫的凶名,天下尽知。
  至少,刘协在说了刚才一番话后,去卑望着董卓那骄横的眼神,不敢再说出半点强硬的话。不错,董卓虽然被江东猛虎击败,但若论道天下强兵……天下强勇,百姓所畏者,尤以并、凉之人为最,余者乃匈奴、屠各、湟中义从、西羌八种。
  西凉铁骑的铮铮马蹄,那是足以踏碎整个天下的噩梦。
  “陛下所言极是,”董卓面含阴冷地回望了一眼刘协,接着转身面对去卑和栾提豹,猛然掣剑呼道:“狗贼,莫以为某家手中之剑不利否?!”言罢,董卓手腕轻转,竟当着满朝堂之人,对着去卑的心口刺了过去!这一剑力大如电,显然要取了去卑性命。
  “太师且慢!”刘协真想不到董卓就是如此嗜杀之人,一般谈判攻守进退不知几回才会落地妥协,可这粗鄙武夫竟然一言不合就此作罢,实在令刘协又惊怖又感到可笑:“两国纵然交锋,亦不斩来使……”
  “这胡儿也算使臣?”董卓闻刘协猛然出声,倒也停顿了一分,但面上凶厉之色依旧不减:“某家记得好象有这么一条规定,正使死了,副使自然可以转为正使。回去传话的人,留下一个便足够了!”
  “太师,”刘协真的快要眼前荒诞的一幕气笑了,但却根本不敢斥责董卓搅乱他欲擒故纵之计,只能摊手无奈道出实情:“若是朕能让匈奴俯首称臣,为我大汉关东屏障呢?”
  董卓面色转寰,怒视着刘协的双眼中写满惊疑,他早已感觉到,今日小天子与往日那个表面阴鸷但内心惊恐的小孩有所不同,但究竟哪里不同,他一时又说不出。最后似乎想到什么,将剑收入鞘中,对着去卑狠狠哼了一声,退身离去:“今日权且饶了尔等狗命!”
  此时去卑已经被董卓一言不合便拔剑相向的猛恶震住,额上冷汗直流,猛然擦了一把汗后,却仍旧倒驴不到架,口是心非说道:“既然汉室朝廷如此待我匈奴,那合作一事就此作废,汉家天子,告辞了!”言罢,瞟了一眼董卓便想抽身而退。
  但刘协对此却无动于衷,只是淡然看着去卑一步步离去。甚至,一旁董卓又想出声命人拦住,他都以眼色阻止。董卓原本耐不住,更从未将刘协放在眼中,可就在他准备开口之时,却发现去卑和那栾提豹的步伐越来越慢,快至前殿大门之时,更是慢如挪动一般。
  董卓即便再蠢,也知道要逃命的兔子不会是这样的步伐,当下看向刘协的眼神中,便多了一份疑惑。
  而见火候差不多了,刘协也缓缓落座,平复下心情重新扮回汉家天子的威仪,开口挽留道:“二位使臣,还请留步。”
  去卑和栾提豹两人闻言如蒙大赦,不顾董屠夫那里的死亡凶险,转身快步赶回,等待着刘协下一步的说法。
  “尔等既然不远千里、口衔汉地匈奴命运的重任而来,就应当在这大殿上据实以告。朕读遍天禄阁藏书,上面记载的匈奴人,都是拥有着天狼血和天狼灵魂的人,他们早上走出帐篷拜奉太阳,夜晚回帐篷前叩拜月亮。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匈奴人,你们此番这般相欺于朕,难道是山川日月教导你们这样做的吗?”
  谈判场上,最善不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威之以势,之前强硬的一面已经让董卓演砸,刘协便只能这般动之以情。而他这一番话,表面上虽然奉承了匈奴的纯正信仰,但暗含机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令去卑两人顿时面色黯然。
  “不过,朕说过,朕不怪你们。你们之所以会流落在汉地、苦苦求存,也是当初汉室的不是,中平四年,先帝为讨伐张纯、鲜卑,向匈奴调兵,于夫罗义无返顾出兵援汉。由此才导致翌年匈奴内地兵力空虚,屠各部发动政变。以致羌渠被杀,须卜骨都侯被立为单于。此事朕虽口上不言,心中未尝不愧疚。”
  这一番话落,满朝公卿再无一言。纵然他们心中仍旧将匈奴视为胡儿戎狄,但刘协口中所说之事乃千真万确。这些深受儒家思想教化的士大夫,不论执政能力如何,但在私德上却都是向着‘古之君子’的标杆儿努力的。上述那件事毕竟汉朝做得太狗血,甚至于夫罗父亲被杀之后,于夫罗几番想汉庭申诉苦情,刘协他那个脑子进水的老子非但不准许人家于夫罗领兵平叛,反而在须卜骨都侯病逝之后,将匈奴单于之位悬空。
  刘协知道此举有汉庭故意分化匈奴之举,但问题是这件事做得实在太刻意、太浅薄、也太粗鄙,由此导致人家匈奴至此仇视汉人,也未尝没有因果。也因此,这番话一方面让这些公卿叩问私德,另一方面,也因这件事的内幕不能宣之于口,使得满堂士大夫再无一人上前辩驳。
  两番话之后,大堂之上匈奴和汉朝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终于缓解。尤其去卑身后更年轻的栾提豹,听闻刘协似乎同情匈奴,不由一脸找到亲人的单纯,开口道:“陛下,您说得太对了,我们这些年滞留汉地而不能归,朝廷千方百计忽略我们,汉人又视我们为仇酋,我们苦求能回归匈奴汉庭,可手下勇士半数死于战乱,匈奴故地又各部盘结……”
  年轻人毕竟心思单纯,说到这里,栾提豹已然涕泪交加,口不能言。由此可见,这些年来,这支匈奴部落过得是怎样悲苦的日子。
  可谁知刘协见栾提豹如此,非但不同情,反而一脸凝重,正色问道:“小将军,你口中匈奴故地,难道就是指现在那些被各族盘踞的草原?难道你忘了你们匈奴的圣地弹汗山,忘了你们那整片水草丰美的草原?!”
  去卑栾提豹闻刘协这一言,两人眼中不约而同露出隐忍的精光。刘协口中的匈奴圣地,可不仅仅只是一座山那么简单,它代表的,是整个匈奴曾经辉煌不可一世的历史。
  匈奴真正可靠的历史是从冒顿单于开始的。冒顿单于的父亲是头曼单于,头曼受秦军的压迫,向北迁徙,过了十多年,蒙恬死去,诸侯背叛了秦国,中原混乱,于是匈奴得到喘息之机,又渐渐渡过黄河,在黄河以南与中原旧有的关塞接壤。冒顿杀父自立为单于,消灭了在其东面的东胡,又打跑了西边的月氏,吞并了南边的楼烦和白羊河南王。并完全收复了秦派蒙恬从匈奴人那里夺去的土地,与汉朝以原来的河南塞为界,直到朝那和肤施两地,于是侵犯燕国和代地。那时匈奴号称有控弦之士三十余万,乃真真正正毫无争议的草原之王。
  然而如今的匈奴故地,此时却尽在鲜卑之手。当初被匈奴打败的东胡后裔,有一支居于鲜卑山,后就以鲜卑为部落名。没有西迁的匈奴人自称是鲜卑人,也融入了鲜卑部落。当匈奴日渐式微的时候,鲜卑却出现了一位天纵英才,鲜卑首领擅石槐东败夫余,西击乌孙,北逐丁零,在‘东西万二千余里,南北七千余里,网罗山川、水泽、盐地甚广’的匈奴故地,建立起了一个强盛的鲜卑部落大联盟,拥兵十万,较匈奴尤盛。
  “二位,今天朕就将话说在明处,你们难道真的就甘心看着你们的故地任由鲜卑人肆凌?你们如天空中雄鹰的目光,难道就只看到了上一代的仇恨,而忘记整个匈奴的历史?!”刘协再度豁然起身,这一句话,有如金石之音,虽然仍旧稚嫩尖利,但其中气势却那般动人心魄!
  去卑和栾提豹二人不由猛然抬起头,异口同声回道:“不能!”可话一出口,去卑才反应过来,惊疑问道:“陛下,您今日说此事,难道是想?……”
  “不错!”刘协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慨然说道:“既然你们想玩儿,那我们就别跟娘们儿一样小家子气,要玩我们就玩一把大的!”
  一番话落,这一次,再没有任何一位公卿跳出来指责刘协的粗鄙……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