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董卓你凑什么热闹?

更新时间:2015-10-13 15:46:09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770

“陛,陛下……”可怜的去卑毕竟还是脑子里长肌肉的匈奴人,听到刘协这般说,一下被震住了。虽然,直觉上他知道汉朝如今自身尚且难保,但看着玉阶之上那冕冠东珠之后稚嫩脸庞那丝坚毅不可动摇的目光,他却真心感觉这位少年天子绝非在开玩笑。

  “朕今日在此明言,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如今汉室倾颓、叛乱四起,匈奴于夫罗若能不计前嫌,再度投效朝廷,朕将承诺,若有余力,定当助于夫罗回归匈奴南庭,再造当年匈奴盛况!”见去卑仍旧犹疑,刘协踏前一步,慷慨激昂言道。

  这一刻,他甚至都看到了满朝公卿那一张张不敢置信的表情,以及董胖子都微微颤抖的身子。但奇怪的是,殿下的去卑和栾提豹两人,彼此对视一眼之后,死死紧咬着嘴唇,不发一言。

  刘协这下就无语了:果然,老实人最不容易被忽悠啊。看来,自己得拿点实际的东西出来了……

  他环顾了一下殿下,最终目光停留在董卓身上,拼命在去卑和栾提豹视线不在的时候,向董卓挤眉弄眼请示。可怜董卓这屠夫实在不是耍心眼儿、搞外交的主儿,面对刘协半天的示意,竟由刚开始的微微气恼变成了一头雾水。知道他身后一个清瘦的家伙轻轻拉了他宽大的袖袍,耳语了两句之后,他才恍然大悟,点了点头。

  得到董卓的允许后,刘协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有了底气,回头向去卑和栾提豹说道:“朕知道今日空口无凭,根本取信不了你们,一纸诏书恐怕连虎牢关都传不出。故此,朕今日破例,率先拿出诚意,拨付给你们匈奴粮草盐钱,以资尔等在黎阳生息御敌之用。”

  这还是一句空话,毕竟具体数目没有落地,谁知道汉朝能拿出多少东西来?可刘协也没办法,虽然董老板点头同意了,但他刚穿越过来,哪里知道该拨付多少?就算是真真正正的刘协,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小屁孩,也不可能知道该拨多少。

  按说这个时候,董卓背后的管家就该跳出来请示。但刘协眼瞅了半天那位负责朝廷钱粮的司农,人家的脸色简直委屈极了。一会儿看看董卓,一会儿看看刘协又叩问自己的良心,脸色憋得通红,但就是不敢跳出来请示具体的数目。

  而就在满朝冷场、董胖胖又有化身向屠夫转化的时候,殿下一人站了出来,开口道:“陛下,如今朝廷府库空虚,入不敷出。但陛下金口既开,那依老臣之见,不如便拨付匈奴使臣三十万石粮草、三千石粗盐、六十万钱如何?”

  刘协眯着眼睛算了一下,这个数目实在很有味道。匈奴于夫罗当初率兵入汉的时候,带着差不多两万匈奴游骑,而中间一番战乱,前些时日被袁绍手下大将麹义打得屁滚尿流后,估计能留下五千兵马便不错了。至于随后攻略度辽将军屯驻黎阳势力得以恢复后,兵马最多也就是两万余。

  而殿下这位司徒大人报出的数目,恰好是汉朝拨付给两万将士一月所用的粮草军费。这样的数目,拿出去既不寒碜、又不会让匈奴这些狼崽子吃饱了不干活,的确是个精妙到恰如其分的数目。

  故此,刘协不由自主望着殿下那位满头银发、一脸正直刚硬之色的司徒大人点了点头:“王司徒所言极是,就依司徒大人所奏。”果然是明年就会弄死董胖胖的高手,牛刀小试就看出果然有两把刷子了……

  而且,这个数目显然也说到了去卑和栾提豹的心里,两人闻言不由面露喜色。其中栾提豹更是上前一步,摘下头上头盔双手捧上单膝跪立道:“臣叩谢大汉天子赏赐,回去之后,臣定当将今日天子之威名转述父亲。此物乃此盔是我祖传之物,我父于扶罗传之于我,见盔如见人,今日献给万岁,以表我匈奴永附汉庭之心,绝不相叛!”

  刘协面上含笑,但心中却暗骂了一句:他娘的,亏了!一个月的军费就换来栾提豹这般感激涕零,看来这些匈奴鞑子在黎阳的日子真不好过啊……

  然而,就在此时,满朝公卿却对栾提豹手中的头盔露出了鄙夷的神色。那顶头盔制作并不精美,式样古拙,顶上甚至还嵌了几片人头骨,别有种蛮荒的苍凉与大气。更可笑的是,说是头盔,却连几张铁片都没有。而当初汉高祖刘邦曾赠给匈奴单于一身精美的衣甲,头盔,护胸等地方都是由黄金白银打造地。两者相比之下,栾提豹的一腔赤诚,在众人眼中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年轻的栾提豹心思单纯、也很敏感,但看到了满朝公卿那不屑的眼色,更明白他们这些汉人为何会露出这样的神色。正当他心思百转、无地自容的时候,却看到一双金丝缠绕的龙靴出现在他眼前。

  刘协双手托起那顶头盔,随后扶起栾提豹,郑重说道:“此乃汉匈两族再度睦好之信物,朕当如同珍爱自己的生命一样珍爱此盔的。其实自祖上算起,匈奴与大汉的血早就流到了一起,我的多少代祖姑姑都是匈奴的阏氏。匈奴自古从母姓,既如此,今日朕便再赐你刘姓,视你于天家子弟。愿汝等一心向善,为我大汉世世牧守一方。甚至有朝一日,可以帮你们击破鲜卑,重返旧庭!”

  不知道匈奴历史的人,不会明白重返单于旧庭对匈奴有多大的吸引力。刘协这话才结束,眼前刘豹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匈奴年轻人又跪立在地,连连叩首。

  单于旧庭,那是一定是片永远野性难驯的土地,那里生存着永远野性难驯的男儿。这些人的血管里流着狼的血,满朝公卿只看到了匈奴人拿出了这样一顶粗糙的头盔,却没有想到他们半点未将刘邦赐予他们的金银盔甲当做祖传之宝。

  不过,刘协这时也来不及操心这些,毕竟他现在真是泥菩萨过江。而说到真要操心的,其实这殿上的蔡邕恐怕更该注意点儿:若历史没有改变,几年后这年轻人就会带着匈奴的勇士,将蔡邕的女儿蔡琰掳回塞外,让那位身世凄凉的绝世才女,在饱尝异族异乡异俗的痛苦生活中,作出了千古传唱的《胡笳十八拍》……

  可想不到,就在刘协准备拱手欢送两位匈奴使臣的时候,一旁的董卓却又猛然出现,横插了一杠子。

  这一次,他当着刘协的面,再度掣出了腰间的宝剑。那凛凛含霜的锋芒,有意无意掠过了刘协的脖颈,斩落了刘协冕冠之上的几颗东珠。

  这一幕,差点将刘协吓得尿裤子……哦,尿下裳。汉代不兴裤子那东西,刘协现在穿的,就是大一号的裙子。

  “董,董太师,你要干什么?!”刘协面色青白,颤着牙齿问道。满朝公卿更是傻了眼,一些忠君之士更是做出了相搏之状,暗自握紧了袖中拳头。

  不过,那些家伙终究没有动手,反倒是一旁的去卑和刘豹,一把将刘协掩在身后,去卑厉声喝道:“董太师,你莫不是要弑君篡位不成?!老臣……老子就是拼了命,也要让你先踩过老子的尸体!”

  忠臣啊,汉子啊!果然,那声‘老子’比什么‘老臣’入耳多了啊!……

  刘协望着满朝的公卿,这一刻,真心觉得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这些汉族公卿,哪有人家少数民族兄弟亲切啊!

  可想不到,董卓听了去卑那声斥骂,非但没有动怒,反而看着一脸惶怖的刘协露出了一抹难以描述的笑容。接着,眼中凶光收敛,才对去卑说道:“某家乃大汉忠臣,怎可能做出那等大逆不道之举?今日小将军被陛下赐了姓,我敬你也是条汉子,特意将此剑赠送与你。”

  刘协脸色蓦然一变:这董胖子什么时候学会拉拢人心了?

  再环视一眼殿下,刘协蓦然看到一个双手笼在袖中的家伙,正对着刘协露出一抹探寻又颇含深意的眼神。刘协看到此人悚然一惊:好像之前,自己与刘豹谈话的时候,这个家伙便在董卓耳后一直秘密私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