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董卓的发家史(中)

更新时间:2015-10-13 16:03:15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3199

董卓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态出山了,他跟随皇甫嵩同羌人从三月打到七月,并没有取得大的胜利。可这时朝廷却突然发下诏书,征皇甫嵩还朝。
  原来皇甫嵩去年讨伐黄巾军的时候,在邺城看到宦官赵忠宅第的建制超过了汉制允许的级别,便上奏朝廷给没收了;后来另一个宦官张让问他索要五千万的贿赂,他不给;于是这两个宦官在灵帝面前告皇甫嵩的状,就把皇甫嵩给免了,收缴了左车骑将军的印绶,并销减封邑六千户。
  可怜皇甫嵩,靠着自己平定黄巾的赫赫战功做到左车骑将军的高位才八个月,就因为得罪宦官给栽了。
  言到这里,刘协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历史不能追溯,但那份懊悔却萦绕不去。莫说是董卓,就是刘协他自己都看不过皇甫车骑和卢中郎的遭遇。两人的沉浮很显然给了董卓很大的触动,面对昏庸黑暗的东汉朝廷,即使再有战功,又能怎么样呢?
  皇甫嵩的战功可比董卓大多了,他转战大河南北,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是平定黄巾之乱的第一功臣,汉末第一名将。可最后竟是如此下场,董卓他焉能不以己度人?他除了拥兵自重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选择?
  当然,这番思绪是刘协换在董卓的心理和他那个现代人的眼光做出来的。坐在他这个汉末天子的份儿上,他第一反应的就是:皇甫嵩、卢植和朱儁这三人现在都在哪里?这三位能力又大、声望更足,更重要是脑筋还不转弯儿的家伙,正是朕需要揽在怀里好好呵护的大宝贝儿啊!
  刘协眼珠子溜溜转了两圈,心中默默将这三人的名字记下,随后才一本正经再度听董卓诉说他的革命史。
  皇甫嵩免职后,朝廷派司空张温接替他指挥,董卓被升职为破虏将军,和荡寇将军周慎成为张温麾下的主力将领。同年十一月,张温同羌人战于长安之西的美阳,这时候韩遂是羌人的副统领(又一个三国名人登场了),张温的军队连战不利。这时发生了一件戏剧性的事情,一颗流星光芒四射,划过天空,将韩遂军营照如白昼,战马嘶鸣不止,羌人非常迷信,认为是不祥之兆,军心大乱。董卓趁机发动进攻,大破敌军。韩遂等向西北退往黄河沿岸的榆中城。
  不谙战事的张温被一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以为西北平叛可一举而定,于是派周慎带兵三万围榆中,派董卓带兵三万讨先零羌人。董卓认为分兵深入敌境,后援不继,易被敌骑兵抄击截断补给线,因此建议合兵一路,周慎军在前围攻榆中,自己在后作为接应。这是董卓出于对凉州地理和羌人作战特点的了解提出的正确策略,时任参军的孙坚也提出类似的建议(又一个三国名人登场了),但张温固执己见没有采用。结果真如董卓所料,周慎军在围城将克时被羌人断了粮道,军心恐慌大败而还。董卓孤军深入被围施展诡计逃脱,算是没有遭受损失,于是董卓一气之下带兵往扶风郡驻扎去了。
  “张温?便是如今朝堂上的张卫尉?”刘协听到这个名字后,脑中蓦然又勾动了一根弦儿:历史上,张温这个家伙,可是被董卓随便找了个理由,扔到闹市中乱棍给打死了。难道这两人的梁子,就是在那个时候结下的?
  “正是那腐儒匹夫!”董卓恨恨将酒樽拍在案几之上,忿忿说道:“这老东西本事不大,架子倒不小。当初召某家回营,痛斥大骂,还想将某家手下三万将士再度填入羌人的虎口当中!某家现在留着他,不过看在他还算老实的份上、留他这等老东西装点门面罢了。”
  这一句话中,刘协听到了浓浓的杀机。看来,两人之间的恩怨,的确就是结在了那件事儿上。
  美阳大败之后,张温召见董卓,董卓故意拖延很久才去;张温以主帅的口吻责备董卓,可心中早已没有朝廷的董卓根本不听那一套。这个时候孙坚在一旁劝张温按军法“召不时至”将董卓处斩,张温担心杀了董卓以后同羌人作战没有依赖,没同意。
  后人多怪罪张温当时不听从孙坚的劝说,这样以后就没有董卓之乱了,其实张温也有他的难处,他不懂军事,又新遭大败,两路主力就剩下董卓的一路还有实力了,董卓既有“保全军队”之功,又能征善战,深得军心,若真给杀了,军心不服,而且以后的战争就真没名将可用了。
  两人所为,说不上谁对谁错,他们都有着自己的理念和坚守。只是当这两种理念在现实利益当中产生了冲撞之后,那一切就只能用鲜血来了结。这种事件史不绝书,为此,百年动荡亦是有过的。
  张温在长安待到一八六年底才回雒阳。一八七年二月,韩遂又起十余万人入寇(此时马腾已登场加入韩遂阵营),东汉朝廷在凉州就全靠董卓维持局面了。而此时东汉的统治已是岌岌可危,中原地区有黑山军、白波军(均为黄巾余部)的反抗,北方边境有匈奴、乌桓(少数民族)人的叛乱,东部青徐黄巾又起,南部江夏、武陵、长沙的起义此起彼伏,因此东汉朝廷直到一八八年十一月才向凉州派来援兵。他们不得不重新启用名将皇甫嵩为统帅,同时加封董卓为前将军,共同征讨。皇甫嵩运用疲敌之计,于一八.九年二月在陈仓一战大破敌军,西线战场威胁暂时解除。
  这段讲述乏善可陈,刘协听得也是满心不耐。他也是一个正常有情感的人,自然不愿听东汉政权如此腐败无能的历史,假若有可能,他更喜欢看一集《喜羊羊》,至少那最后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可就在他打算结束这场无聊的谈话时,董卓的语调却渐渐开始转冷,令刘协的精气神儿一瞬间惊醒起来。
  因为,到了这里,已经不再是董卓如何积蓄力量的发家史。他的心理历程已经完全走完,接下来的故事,已然换成董卓这位手握兵权的边塞重将与朝廷斗智斗勇的经历!
  “经历数年打拼,某家手中终于有了一点点力量。可陛下不知道,这个时候,朝廷开始担忧某家尾大不掉,在凉州局势趋于好转的时候,想着兔死狗烹之计了!他们想到的第一计,便是征拜某家为朝廷的少府!哈哈哈……若是早上数年,某家定然欣然从往,可这时朝廷才想到褒赏功臣,不觉得太晚了吗?更何况,这还是一颗裹着香饵的毒药!”
  少府是朝廷的“九卿”之一,是个很大的官儿了,但没有兵权,就是掌握皇帝的一些御用物品而已。这个董卓自然看的清楚:作为一个边疆武人,自己的实力是什么?是军队!一旦交出兵权,那不就和卢植与皇甫嵩的下场一样?目睹了东汉朝廷的昏庸腐败,董卓已经对朝廷不抱任何信心了,也没有任何忠诚可言,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如何在乱世中维护自己还有自己部下的利益。
  “故此,太师上表请辞,不是待价而沽,而是已经彻底死心了?”刘协明知故问,这不是废话,而是以退为进的一种手段。因为他有感觉,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很快就要浮出水面了。
  “不错,某家上书推辞,朝廷这时已被四方叛乱搞的焦头烂额,却还一心想着剥夺某家的兵权,简直滑天下之大稽!”董卓豪情坦言,一番话说得刘协目瞪口呆。这倒不是因为董卓的转变,而是因为他想不到,那个时候的东汉政权便已经烂到了那种份上,竟然连一个名义上还是朝廷的将领都无能为力。
  两个月后,刘协的老子灵帝病重,又想收缴董卓的兵权,他吸取上次的教训,玩了点儿花样,任命董卓为并州牧并让他把兵给皇甫嵩。这次董卓有点儿心动了,自己在凉州虽然有基础,但没有名正言顺的统治范围,而州牧执掌一州的军政大权,可以方便扩充自己的势力。不过他心里也明白,自己在并州没有基础,即使有朝廷州牧的任命,恐怕还会难以立足,这个时候朝廷若要图谋自己就容易了。
  董卓是个有谋之人,于是他想了一个万全之计,给朝廷上书说:让我去并州也行,但要把我的亲兵带上。这个时候董卓已经和朝廷开始讨价还价了,他心目当中朝廷已经没有威信可言。
  董卓当时手里掌握着两万人的兵力,其中三千亲信更是天下百战的精锐,就是凭着这三千人,董卓也不等朝廷的批准,就带着他们上路了,不过他没有到并州,而是驻扎在洛阳北边的河东郡,观察时局变化,等待时机攫取更大的利益。
  这个时候他的弟弟董旻在朝中任奉车都尉,朝中宦官、外戚、士大夫的矛盾斗争和灵帝将死的信息秘密告诉了他。董卓清楚认识到这将是问鼎朝政的天大机会,他要以一个武人的身份开拓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道路,也是这个时代所有人想都不敢想的道路。
  恰巧这时何进的诏书到了,宣他进京,简直是天上掉馅饼——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通过京城外围的那些关口了,董卓大喜之下立刻就上路了。而随着他和手下三千精锐步入雒阳,天下风云为之转变,汉室气运就此被他扼杀在手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