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董卓发家史(下)

更新时间:2015-10-13 16:13:07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628

可以说,在东汉那个儒家理念开始盛行的时代,董卓是个极端的另类,正因为他的另类,才具有极大的危险。
  而他的成功,不得不说有着极强的偶然性。那时京城大乱,外戚和宦官争权最后同归于尽,朝廷出现了权力真空。董卓闻这一天大的喜讯后,简直快马加鞭赶向了雒阳城,并且幸运迎到了逃难的汉家天子。
  不过,在刘协看来,这些偶然因素其实不过将董卓祸乱的进程推进了一番而已。当这些偶然因素当中夹杂了东汉末年的政治腐败后,最后的结果也便有了必然性。
  入雒阳之后,董卓的夺权的作为刘协从后世的史书当中已经了解过。作为一位专业的武人,董卓深知枪杆子里出政权这一真理。就在满朝士大夫还在弹冠相庆外戚和宦官这两颗毒瘤终于从东汉政权体内拔除的时候,董卓这一外来的病魔却在翻手之间,狠狠渗入这奄奄一息的身体当中。
  董卓的作法其实很简单,喜不自胜的他连一天都没有耽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开始了行动,在不到一个月内就控制了局势。
  第一步:董卓考虑到自己兵少,不能慑服京城各派势力,就每隔四五天派军队夜里悄悄出发到军营附近处,第二天早上再严整军容,大张旗鼓地返回,一路喧嚷:“西凉援兵又来了!”人们以为董卓的士兵多的不可胜数,各怀畏惧之心。
  第二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就是招诱何氏兄弟部曲。之所以锁定他们,是因为他们不属于朝廷控制,何氏兄弟一死,手下兵将群龙无首。
  怎么招诱呢?史书上没写,但有董卓这个大活人在,刘协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得到了答案。过程轻易地简直让刘协有些不敢置信,同时也让他越发怀疑起董卓究竟为何会对自己这般推心置腹,竟然毫不避讳说出这等大逆不道之言。
  按照董卓的说法,他从李儒之计,先以武力震慑,后以利益诱惑。对于那些武人和大头兵来讲,无非就是官、钱、色。这些董卓他可以许诺;并且,董卓后来还是兑现了的,而他兑现的方式,就是那恶名昭彰的‘搜牢’!
  听到这里,刘协恨不得一酒樽子砸在董卓那张狂笑的肉脸上,手中的指甲也深深嵌入肉中,痛入骨髓。但或许是饮酒的缘故,他越在情绪激动时,饮酒后反而更加冷静。刘协知道,这时只要自己露出但凡一点对董卓这等暴行不忿的表情,之前的所有努力都会白费,并且,董卓还有可能做出令刘协连后悔都没资格的事情来!
  从之前的一番了解来看,刘协知道董卓会那样做的,他有野心、有胆量、身后更有一个三国前期最阴森的谋士!对于这种置喙他最底线的事儿,董卓不会有半分恻隐之心的。
  他生性残暴、又生在视人命入草芥的封建汉代边塞地区,两人根本没有相谈的可能。更不要说,兵权对董卓来说就是命根子,为了笼络士兵,他是什么都干的出来的。
  作为将领的部曲来讲,跟主帅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主帅死了,何氏兄弟的部曲失去了靠山,按照惯例是要交给新的将领,但这新的将领是否靠得住就难说了,都处在惶恐当中。就在朝廷士大夫还没有决定的时候,曾经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的董卓向他们伸出了橄榄枝。
  作为私人部曲来讲,眼里没有什么朝廷,只有利益,既然董卓能够保证他们的利益,那还说什么呢?心怀畏惧的他们认为况且董卓也是武人,比朝中那些清高的士大夫们更让人放心。于是何氏兄弟的部曲很快就归附了。
  不得不说,李儒的存在,在董卓的关键时期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而他让董卓做的第三件事儿,则直接开创了一个新的董卓时代。
  这第三件事儿便是世人皆知、耳熟能详的吕布杀丁原一事。说到这里的时候,董卓的语气有些低沉,显然吕布的轻易归附对他来说也是一个谜团。但无论怎么说,那时他董卓的势力已经很大,吕布投靠他董卓就非常符合自己的利益。丁原死了,并州集团其他将领别无选择——作为武人的他们和朝中士大夫们没有瓜葛也难以被接受,只好投靠了董卓。
  这三步是在短短数天之内做的,速度非常快,等到朝中那些士人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董卓已经控制京城局势。在此之后,董卓又拉拢西园军,曹操、袁术、淳于琼等统兵将领皆不应,出走,董卓又控制了西园军,至此京师兵权全归董卓。
  这次抢夺兵权之事,董卓胜得仍旧有些取巧。
  首先那时的少帝年幼不能主政,而主政的何太后又是一标准的傻妹子,久居深宫当中,也没有什么见识。封建专制制度下政府运作是全靠皇权的,那时皇权缺位,不能有效行使权力,便造成朝廷无法及时采取措施。
  其次那时朝中没有一个专断权力的辅政大臣,而士人们推举辅政大臣是要经过各方利益权衡,还要经过多道程序的,但董卓没有给他们时间。最后还有那些士大夫的问题了,他们对危险没有充分预料,又局限于士大夫的一贯思路要在朝堂上明明白白地解决问题,没有采取非常手段来阻止董卓。因此看似强大的朝廷和士人集团在可能的危险面前却因为机制和观念的缺陷而无法有效应对。
  在第一个回合的较量中,董卓便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而摘取了胜利果实的他,接下来做的,自然是巩固自己的权力。因此,他做了一件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废立皇帝!
  身为当事人的刘协,自然知晓这件事。故此,他悠悠转动着手中的酒樽,用一种似平静而低缓的语调问道:“此事,想必又是李文优示意太师所为吧?这一举在偌大朝堂上,便如飞石击水,谁服气谁不服,一眼便看出来了吧?”
  然而,董卓听到刘协这番话后,脸上却露出了古怪的表情。认真看了刘协一眼之后,才猛地豁然大笑,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有趣的谎言:“陛下,时至今日,您已经登上了九五之位,为何还要将此事扣在文优头上?果然,当了皇帝之后,您越来越有天家心机了……”
  刘协脑中轰地一下就炸开了,穿越来的第一天,刘协尚未与这具身体的思想完全融合。他万万想不到,这废立少帝之事,竟然还有自己在其中参与。并且,听董卓的意思,好像自己还是主谋?!
  见刘协面色惨白,身躯微晃,董卓非但不以为意,反而更加鄙夷起来:“既然陛下不想让世人知晓此事,那某家自会保守至入坟茔那一刻。不过,话说回来,若没有陛下当时您的提点,某家也的确不能那般顺利接掌朝政……此事之后,某家每每想至此,都觉得是某家好像不是什么最后的赢家,反而陛下您,才是秘密掌控一切的高人啊!”
  “朕,朕……竟然是刘协那样一个十岁的孩子?”握着酒樽微微颤抖的刘协,神经质地小声自言自语了两句,忽然一把抓住董卓的袖袍,大声重复道:“你说,废立少帝且最后指使你逼死少帝的,是朕所为?!”
  董卓闻言,脸色不由豁然大变,猛然起身一把甩落刘协的手,无不讥讽地说道:“陛下既然说了,不是你便不会是你……某家至死会将这个秘密带入坟茔当中,陛下又何必如此惺惺作态!”
  刘协的双手颓然从空中落下,双目中仍旧残留着不敢置信,心中只能喃喃自语道:这个汉末,果然不是那个世人自以为熟知的时代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