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爱国人士董卓

更新时间:2015-10-13 16:18:08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790

在刘协及后世大众的普遍认知当中,古代那些士大夫都是有着光辉外衣的圣人。他们秉承儒家理念,效忠朝廷,道德至上,为了天下苍生的福祉可以抛头颅、洒热血,虽九死亦无悔。
  可现在从董卓口中听到的事实,似乎并不是那样。
  “陛下,你不知道这些士大夫对废立一事的反应,但你应该记得,当初某家提议迁都长安之时,满朝公卿的反应吧?”在刘协还震惊于之前的怀疑时,董卓又悠悠飘出了一句颇有深意的话,立时让刘协的思绪随之流动。
  董卓口中之言,是关东群雄起兵讨董卓、董卓商议迁都以避祸之事。当时刘协已为当今天子,自然记得那件事引起满朝风波,遭到了士大夫们一致的强烈反对。先后有河南尹朱儁、司徒杨彪、太尉黄琬、城门校尉伍琼、督军校尉周毖等人冒死劝谏。董卓为此还将杨彪、黄琬两人罢职,处死了伍琼、周毖等人,这时士大夫的抗争与董卓废少帝时的沉默,简直判若两界。
  这样看来,这些士大夫并不是怕死,也不惧怕董卓的武力。可为何这两件同样动摇汉室根基的大事上,他们的反应却如此截然不同?
  刘协的大脑此时已经搅成了一团浆糊,历史深幕后的秘密太过阴沉,他这位只有农村村委会主任智商的现代人实在推测不来。然而,就在他颓然打算放弃的时候,却看到董卓眼中那一抹充满着戏谑的光芒,瞬间打通了他大脑当中的桎楛,明白了这一切到底为什么。
  有人曾经说过,理解历史,必须将个人带入其中,怀着一种‘理解之同情’的心态才能明白当时人的所作所为。时代环境和思想虽然日新月异,然而人性却千年不变,汉代的士大夫与一千八百年后的现代人,在人性上并没有两个世界的差距。
  任何人或任何集团做任何事,都有着前因后果。而跳出这两件事便可看出,士大夫阶层在此之前其实一直都在奋斗着一件事。
  从东汉后期整个历史来看,士大夫这个阶层一直处于十分弱势的地位。他们虽然有着治国安邦的理念,也有着为苍生万民谋福祉的决心,但实现这一理念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们需要在强有为的皇权支持下才可改良政治。
  然而,东汉末年的朝廷简直就是一场可怜可笑到家的闹剧,外戚和宦官两股势力轮番在权力舞台上唱着主角,将心怀满腔抱负的士大夫集团排挤在场外。尤其宦官集团,对于士大夫有着天然的仇恨。士人奋起抗争,结果遭来了两次“党锢之祸”,一百多人惨死狱中,六、七百人被终身禁锢,不得做官。
  士人自此对宦官恨之入骨,水火不容。也因此,出现了士大夫集团当中的领军人物袁绍借何进那位屠夫的刀诛杀宦官一事。可以说,士大夫在这次最后一搏时做得很不错,只可惜他们没有想到,在外戚和宦官同归于尽的时刻,外来的武人董卓却雷厉风行地攫取了他们的果实。
  如同董卓废立皇帝是为了攫取最大利益一样,士大夫们对于废立皇帝一事态度暧昧,也是为了维护他们的利益。他们之所以在董卓废少帝时沉默,恐怕是担心遭到少帝与何太后的报复。
  当初,就是他们鼓动大将军何进诛杀宦官,结果何进被宦官杀死,何进之死他们难辞其咎,这是其一;
  何太后一向宠幸宦官,而士大夫们在何进死后,把宦官赶尽杀绝,恐不为何太后所容,这是其二。
  即使董卓不实行废立,若是士大夫们掌权,他们恐怕也要采取一定的行动的。而在董卓迁都时所以抗争,是因为在迁都之后,士大夫们将孤立无援,失去根基,成为案板上的鱼肉,士人集团若想掌权将难上加难。为了士人掌权的最后一丝希望,他们不得不起来抗争。
  于是在废少帝,立陈留王的时候,就出现了这么出人意料的一幕:袁隗解帝玺绶,以奉陈留王,扶弘农王下殿,北面称臣。太后鲠涕,群臣含悲,莫敢言者。居然是士人集团的首领,时任辅政大臣的袁隗亲手执行了废立的程序!——这是士人集团考虑到自身利益向董卓做的妥协。
  于是,在董卓要迁都长安之时,他们奋死上书,慷慨激昂,面对杀人如麻的董卓,他们可以连性命都不要——这是士人集团在绝望边缘发出最无助的呐喊。
  也于是,刘协终于对这个时代有了最真切的了解。他不再对董卓有着先入为主的仇视,也不会对拥有着悠久美名的士大夫集团抱以期望。他现在唯一想知道的,就是如何在董卓和士大夫集团当中,使得自己屁股底下的皇权得到最优化的妥协……
  由此,他这时必须了解董卓和士大夫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董卓每每提到士大夫之时,都会不由自主露出那等欲杀之而后快的愤恨!
  “太师,朕委实想不通,既然当初那些士大夫在废立皇帝一事上,都能同太师尿到一个壶里,那太师为何不主动与其接联?若此,太师掌军事,士大夫理朝政,各得其所,天下岂不就此河清海晏。朕也可因此垂拱而治,留下后世美名?”
  “陛下以为某家只带三千子弟兵,千里奔袭雒阳为的是什么?汉室朝廷卖官鬻爵,杀戮异己,横征暴敛,民不聊生,某家何曾不是看在眼中,痛在心里?”董卓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当中不由自主带上了一丝缅怀,也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自嘲:“某家也知那些从凉州而来的武夫是无法处理朝政的,他们大字不识一个,杀人放火个个都是把好手,但说到天天跟文书案牍打交道、处理各种繁琐的政务就不行了。政治是个很有技术性的职业,便是连文优也不胜其烦,那些武人更根本不是那块料儿!”
  “某家几经谋划、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韪废立皇帝才换来今日局面,为的自然也是荡清这朝中奸秽,为黔首黎庶谋一片安身立命之所。”这句话董卓说的有气无力,显然他的这个梦想已经遭到粉碎性打击:“某家可不止一次向那些士大夫示好,但陛下可知某家换来了什么?”
  刘协不由自主放下了手中的酒樽,又一次沉浸在董卓的秘辛当中。从历史上被评为祸乱汉室的魔王口中听到他还曾经有过革新政治、心怀苍生的一面,实在让刘协感到怪异之余,也多了几分唏嘘。毕竟,如董卓所言,若他能与士大夫一线,汉室未尝没有迎来一次新生。
  “某家换来的,是彻头彻尾的背叛!”董卓蓦然满饮樽中的冷酒,随即将酒樽种种扔在浴池当中,愤怒咆哮道:“那些自视清高的士人,原来根本看不起我这个武夫!在他们眼中,某家与那个屠猪贩肉的何进是一路人,是粗鄙不堪祸乱天下的莽夫!可笑某家根本不知情,还一心以为那些士大夫真心是心系苍生的君子,想不到都是一群阳奉阴违、只会耍弄心计手段的小人!”
  说完这句,董卓明显已经醉得不轻,他竟然不顾刘协汉室天子的身份。一把将刘协揪在身前,瞪着血红悲愤的眼睛、喷着满嘴的臭气向刘协大吼道:“陛下你可曾知道,那些关东联军,就是这些士大夫借用某家的权势搞出来的!他们都骗了某家,用某家给他们的官职兵权来反对我!”
  而突如其来被暴怒的董卓拎在空中的刘协,怎么也想不到,历史上关东联军讨伐董卓竟然会是这样的惊天逆转!这样石破天惊的内幕,以至于令他这个时候他甚至忘记自己的小命都捏在董卓的手中,此时的董卓只需狠命将刘协向地下一掼,刘协这十一岁小身板儿上的脑袋,定然不会比浴池边那些青石更硬。
  并且,董卓接下来的一句话,也表明了他完全有这样做的理由:“而陛下你,今日在朝堂上,竟然得知南匈奴于夫罗种种详情,你是不是也跟那些无耻小人一般,在利用某家?!”
  董卓凶相毕露,捏着刘协的手也不由在酒精的作用下,狠狠加重了力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