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帮董卓的皇帝

更新时间:2015-10-13 16:21:11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865

直到这个时候,刘协终于明白,今夜董卓为何会酒醉之后、不顾君臣之礼跑来寝宫寻自己了。同时,也明白了董卓为何甚至会推心置腹,将自己蔑视大汉朝廷的逆臣之言尽情告之了。
  假如真的如董卓所说,关东联军是士大夫们骗取了董卓的信任,利用董卓给予的名义和权势组成了反董联盟,那今日朝会上自己所为,就是用刀戳在了董卓滴血的心口上,踩在了董卓脑海当中那道最脆弱不能触碰的底线!
  同时,对于董卓来说,最痛苦矛盾的是,他的权威和独断恰恰来自他拥立的少年天子。并且,无论怎么说,在他心中,这位天子至少当初也是同自己一条战壕当中的战友。而如今,一旦汉室天子与外面那些关东里通外合起来,那他已经摇摇欲坠的统治基础,便会遭受进一步的打击。
  这样敏感而后果严重的政治信号,怎能不使得这位狡猾而多疑的边塞武夫深夜醉酒,怎么能不使得他持剑肆意杀戮身边人以泄愤?然而,当酒精和杀戮仍旧排解不了他的痛苦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武人大脑当中最简单直白的一件事:找那位小天子问个清楚!
  可怜的董卓和曹操不同,后来的曹操在挟持天子的时候,都可以安心将汉献帝放在许县等着汉献帝的衣带诏暴.露,进而将朝中所剩不多的汉室遗老一网打尽。这样的手段和城府自然与曹操本身能力有关,但同时,也离不开曹操那个似是而非的士人身份,使得他可以延揽当时的士人精英为他服务。
  而董卓却不行,他永远得不到任何那些富有政治斗争经验士大夫的支持,也没有曹操自小在官宦家庭中养出的心计和眼光。所以,在进退失据的时候,他自然而然采取了这等极端而无谋的举动。
  然而可悲的现实是,刘协即便想通了董卓所有一切所作所为的原因,却对于他现在命悬一线的危机丝毫于事无补。
  被董卓拎在半空的刘协,这个时候似乎都听到了自己胸骨一寸寸碎裂而发出的痛苦挤压声,全身的血液也因为受制而使得大脑开始一阵阵眩晕,面色更是已经涨成了紫色。可醉酒的董卓这时完全沉醉在自己的忿怒当中,丝毫没有在意到刘协的异常。
  刘协这时唯一能做的,就是伸出自己柔弱无力的双臂,徒劳无功地拍打着董卓那比他粗上四圈的胳膊。双腿也悬空胡乱踢腾着,口中发出断断续续、难以连成几个简单字符的声音。这时他异常焦怒后悔的是,自己耍什么主角排场,竟然脑子抽风让冷寿光出去在宫外等候?现在可好,身边连个能解救自己的人都没有。
  而就在刘协双眼快要泛白的时候,他的脚却无意扫到了一件事物,凭着大脑仅存的记忆和眼角的一瞥,他看到那是董卓放在案几上的那柄长剑。这时那柄长剑的剑锋就冲着自己。假若他身怀武艺的话,完全可以轻踏一脚,让长剑借助这丝力道反转落入自己的手中,从而一剑将董卓捅个对穿!
  可惜!
  这位前世的农村居委会主任,连个鸡都没杀过,唯一一次打架还是小学的时候被女同桌揍得趴在书桌下哭得梨花带雨。这时就算眼前一个摆在面前拯救大汉乱世的机会在眼前,他也完全没有那个杀人的心理准备!
  更不要提,他设想的那一系列动作,还是有着相当技术性要求的。就算他有怨气一剑将董卓捅个血窟窿,现实的条件是,他也根本做不到!
  但幸好,总算眼下有了一件可以拿来拼一拼的东西。刘协当即闭上眼睛,凭着刚才的记忆,狠狠一脚踏在了那柄悬空的剑身上。锋利的宝剑因为过大的力道,高高抛起在两人的面前。最后掉落在光滑的石面上,发出一阵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对于董卓这等武夫来说,这样熟悉的声音最能立时刺激醒他们的大脑。整日心有忧虑的董卓对此更是敏感,就在长剑落地的一瞬,董卓的耳朵也猛然微微一耸,看清刘协那一副就要翘辫子的模样后,惊然松开了对刘协的钳制,第一次匍匐跪在刘协面前赔罪道:“陛,陛下……臣失手冒犯陛下,罪该万死!”
  话音刚落,浴室大门猛然被人一把推开,听到屋内动静的冷寿光看到刘协浴巾散乱、大口喘气的模样,又看到那柄长剑已远远落在两人的远处,当即明白了这其中必然发生了什么,厉声大喝道:“董卓!你竟然敢弑君篡位?!”
  这时的董卓再无上一次那等盛气,竟然惶恐认错道:“是臣……臣一时冲动,冒犯了陛下,臣罪该万死!”
  冷寿光听闻这句时,微微愣了一瞬,有些不相信嚣张跋扈的董卓竟然未作否认狡辩。他眼轮快速一转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带着丝丝颤抖的声调大声疾呼道:“董卓!今夜你夜闯禁中、醉酒仗剑意图弑君篡位,罪不容诛!来人啊,将这等逆贼拿下!”
  正在努力将气喘匀的刘协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精彩的一幕,简直有些搞不懂冷寿光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他一个小小的禁中黄门、无品无级不说,还是千夫所指、受人鄙夷的一宦官。竟然敢对权倾朝野,手握长安重兵的董卓说出这等话,更匪夷所思的是,他这话音落后,竟然真的有手持斧钺的宿卫赶来……
  这些家伙难道都活腻了吗?
  难道他们真的以为,在汉室已经成为一个笑话的时候,就凭抓住董卓这一点点的把柄,真的能让董卓俯首就擒?
  可随后看到那些斧钺宿卫一个个带着跃跃欲试和踌躇不前两种矛盾神情,慢慢开始向董卓接近的时候,刘协突然看到冷寿光额上的冷汗和已然握紧发白的指节。这时他心头猛然一动,突然意识到了冷寿光在做什么!
  既然是前司徒杨彪府中秘密调教出来并派来保护自己的人,那冷寿光定然不是迂傻到连局势都看不清的人。而他明知自己这样有可能丢掉性命,但仍旧努力克制着恐惧冒死一搏的原因,是因为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擒贼先擒王!
  董卓今夜孤身一身前来,纵然他武力过人,但在冷寿光看来,董卓有愧在先,断然不敢在陛下面前动手谋反。而守护禁中的宿卫又都归光禄勋所辖,自己又是此时光禄勋杨彪的人,那一旦今夜擒住了董卓,那便掐住了西凉军的七寸。只要外朝动作迅速并谋划恰当的话,那大汉天下将会因此而乾坤一扫!
  意识到这点的刘协身体猛然紧绷起来,大脑急速开始运转着思忖起这个计划的成功率。可就在那十几名斧钺宿卫渐渐快要靠近董卓、冷寿光额上的冷汗也开始滴滴滑落的时候,刘协却看到了董卓低垂眼中那一抹明显的不屑。刘协恍然一悚,突然大声喝道:“放肆!尔等这是在做什么?!”
  猛然听到刘协这突如其来的大喝,冷寿光紧绷的神经似乎猛然崩断了一般,只是条件反射般跪立在地,磕头如捣蒜,连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而同样被这一声大喝震惊到的,自然还有那些斧钺宿卫,看到冷寿光当下跪伏在地,他们也纷纷放下手中兵刃,跪地请罪。
  此时就连一旁的董卓,也微微抬起了眼睛,满怀不解又饶有兴致地看着一脸纠结的刘协,完全想不通刘协想做什么。
  “朕与太师今夜饮酒畅谈,不过弄出一点声响出来,值得你们如此大惊小怪?”将刚才一事定性之后,刘协又看了面前若有所思的董卓一眼,看到他微微点头后又将杀机盈然的眼光投向一旁的冷寿光时,刘协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忍痛说道:“冷寿光,朕之前便有言在先,你不听君命不说,竟然还指使朕的宿卫捉拿太师,简直反了天了!”
  “陛下,小人是……”冷寿光以为刘协不解自己之意,急声想要辩解。
  可刘协冷清的眼神狠狠瞪在冷寿光身上,怒不可遏地拍着案几大声制止道:“闭嘴!”
  冷寿光闻言,心中不知何等滋味,委屈、愤怒、不甘种种情绪涌上心头,却只能不发一言,只能默默磕头。愤懑之下,竟已将自己的额上磕出殷殷的血迹来!
  然而,刘协对此看起来却丝毫不为意,大声命令道:“来人,将这犯上欺君的东西拖出去,斩立决!”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