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微斯人,吾谁与归?

更新时间:2015-10-13 16:27:51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3083

走在辉煌灿烂甚至可以用美轮美奂来形容的未央宫中,刘协的脚步说不上快或慢,心情也无所谓好与坏。
  在他的身后,跟着的就是那位昨晚挨了鞭笞的冷寿光。这个发现让刘协既高兴又有些郁闷,因为昨夜他吩咐将冷寿光拉出去鞭笞后,那些宿卫兄弟知道这冷寿光跟他们同一个老板,竟然暗中留了手儿,打得虽然皮开肉绽看起来血呼呼的,但等刘协带着太医上前安慰之后,过了一夜这家伙就已经行动自如了。
  刘协高兴的是,冷寿光当真是有些手段的,否则那些宿卫大头兵也不可能这样对他优待。而郁闷的,就是刘协发现他自己这个皇帝实在悲催到了极点,君令连皇宫都没有出,手下人就已经开始阳奉阴违了。
  今日阳光明媚,是个上朝的好日子。但刘协偏偏没有去,昨晚的时候,他已经草拟好了一份旨意,就等着传达室的大爷拿过去到朝堂上宣布了。
  “陛下,董卓如今嚣张跋扈,朝堂之上众公卿惧其yin威不敢违背,唯有借靠汉室大义才能与其周.旋。陛下如今竟然称病不再上朝,这岂不让满朝忠义公卿心寒?”冷寿光亦步亦趋跟在刘协身后,忧心忡忡地说道,似乎对这个没落的汉室江山充满了绝望。
  然而,当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却发现前面那瘦小的身影陡然停了下来。来不及避让的他差点撞在刘协的后背,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条件反射下急忙跪地请罪:“陛下,小人说错话了……”
  “知道错在哪里了吗?”刘协转过头,稚嫩的脸庞看起来竟然有些阴沉。
  毕竟还有着天子的身份,听到这等不同寻常的音调,冷寿光蓦然一惊,知道自己的确越线了,惶恐回道:“小,小人……小人身为内侍,不该过问外朝大事,妄议朝政,该罚。”
  “罚你?”刘协冷冷一笑:“朕手下那些宿卫,哪个敢动你?”
  冷寿光闻言,终于明白了什么。微微愣了一下,当即全身匍在地上,磕头请罪道:“陛下,小人以后再也不敢了。”
  刘协这时心中也微微叹了一口气,他何尝没有看到冷寿光刚才眼中那一抹轻微的不甘和失望?从昨日一事上,刘协看得出,冷寿光这人有见识、也有胆色,当然也不缺乏忠心。不过,他的忠心恐怕不是建立在对刘协身上,而是忠于那位宦海沉浮、颇有手段的光禄勋大人给他灌输的汉室江山上。
  忠于汉室的人实在太多,外朝那些公卿大臣们,刘协相信他们几乎每个都认为自己是在为了汉室中兴而努力。但经历了昨夜与董卓的一番醉谈之后,刘协发现自己不需要那些人。他需要的,是一个全心全意听从自己的人。很显然,冷寿光这个还有些年少轻狂的家伙,需要一番敲打。
  冷寿光那样自以为聪明的年轻人,只会臣服强者。所以,单纯靠着身份来压制,不会得到他的忠心,还必须拿出一点干货。
  “你觉得,朕参加朝会就可以牵制一些董卓的气焰,让那些公卿大臣多一份为汉室尽忠的机会?”刘协绕着跪在地上的冷寿光身旁走了一圈,慢悠悠问到。
  “这?……”冷寿光一时无言,毕竟他知道汉室天子在董卓眼中就是个笑话,而这话他根本不能说。
  “董卓手中握有十万天下最骁勇精锐的西凉铁骑,真正握着刀把子,你以为靠着满朝公卿大臣那一张张舌灿莲花的嘴,就能说服董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刘协再度进逼,见冷寿光不由将身子再伏低一分后,才悠悠说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为人如此,做大事亦然相通。朕乃九五之尊,与其空坐龙椅之上见汉室威仪被董卓吞噬殆尽,不若转而龙潜九渊,蛰待天时……”
  伏在地上的冷寿光听到刘协这番话,不顾后背鞭笞的疼痛,猛然抬起头来,双眼发亮:“陛下所言极是,如此说来,陛下已经有了完全之策?”
  见自己这番忽悠果然有了成效,刘协微微点头,露出了一个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的表情。然而,就在冷寿光心潮澎湃、欲进一步探寻的时候,刘协当下却又冷下脸来,沉声道:“不过,这事却不是你可以容你参与的。两年前中常侍祸乱朝政之事还殷鉴不远,你身为内侍,应该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朕日后恐有不少要事秘事需要你来做,你很不错,但要记得一条,永远不要问为什么……”
  冷寿光这次闻言,脸上先是骤然一黯,但随后听到刘协最后一番话,深深拜在地,诚心实意且异常郑重小声回道:“小人知道了,必当为陛下尽忠,死而后已。”
  刘协这才点了点头,这番话他也不知道有多少真心诚意,但最起码让冷寿光认清了杨彪将他送入禁中的初衷。
  当然,最根本原因的是,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刘协心中其实根本没有谱儿。不这样恩威并施、又打又拉地忽悠一番,他接下来恐怕就要露陷儿了……
  直至这时,刘协才现在人的潜力真的是无穷的,换做以前那个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耍弄出这等手段。可被这阴森波谲的汉室政治一逼,他无师自通就成一权术家了。
  这番小小的插曲过后,刘协继续起逛皇宫的大业。反正无所事事,熟悉环境、放松心情自然是第一要务。这时身旁的冷寿光,已经义务充当了导游的角色,语气也恭敬了许多,显然真将刘协当做深藏不露的救世主了。
  刘协所在的这座皇宫,就是后世鼎鼎有名的未央宫。秦朝二世而亡,项羽的一把毁灭性大火在咸阳连烧了三个月,当年雄视一切的王朝在大火中消亡,秦始皇苦心经营的宫室也被焚毁殆尽。数年之后江山易手刘氏,汉代的开国君主刘邦住进了尚称完好的秦兴乐宫。之后,刘邦开始建筑自己的宫城——长乐宫与未央宫。
  西汉初年的宫廷苑囿,比较而言尚不算奢侈,因而它无法满足好大喜功的汉武帝的需要.于是他大兴土木,增修了明光宫、建章宫,并修缮、扩充原有的宫室。至汉武帝时代,汉代宫室在精美、舒适方面已经超过了秦代,规模较之秦代也不为逊色。
  长乐宫,周廻二十余里,有鸿台、临华殿、温室殿及长信、长秋、永寿、永宁四殿。长乐宫的前身是秦兴乐宫,汉高祖刘邦在位时居于此宫,惠帝以后的汉帝居未央宫。
  未央宫,周廻二十八里,利用龙首山的地势为台殿,高出长安城。前殿东西五十丈,周围台殿四十三座、宫十三座,池一个。武帝修缮后的未央宫,以香木为栋檬,以杏木作梁柱,门扉上有金色的花纹,门面有玉饰,椽端上以璧为柱,窗为青色,殿阶为红色。殿前左为斜坡,以乘车上,右为台阶,供人拾级。黄金制作的壁带,间以珍奇的玉石,清风袭来,发出玲珑的声响。
  未央宫有宣室、麒麟、金华、承明、武台、钩弋等殿,又有殿阁三十二,包括寿成、万岁、广明、椒房、清凉、温室、永延、玉堂、寿安、平就、宣德、东明、飞羽、凤凰、通光、曲台、白.虎等。又有天禄阁、朱雀堂、画堂、甲观等。刘协之前所居的,便一直是未央宫的宣室殿。
  徜徉在富丽壮观的未央宫中,刘协不可抑制地想起汉高祖那段故事。当年,刘邦从外还京,见丞相萧何正指挥营建未央宫,刘邦抬眼见工程相当浩大,不禁怒火中烧,质问萧何:“天下匈匈苦战数岁,成败未可知,是何治宫室过度也?!”萧何回答:“天下方未定,故可因遂就宫室,且夫天子以四海为家,非壮丽无以重威,且无令后世有以加。”刘邦听后默然,点头称是。
  事实上,萧何摸准了刘邦老儿的心理,当年打进咸阳城,刘邦一屁股坐在皇宫里不出来,在后宫抱着戚夫人坐在腿上玩,张良硬请才肯出宫。叔孙通制朝仪,刘邦嘴皮子笑得合不拢。萧何知道这个亭长出身的流氓主子拎着脑袋打天下,骨子里最终是要坐天下享福的。我不惜民力,耗费巨资,建设如此奢华的宫殿,不就是为了体现你的权威和财富、尊贵和强大嘛。对萧何的逢迎,爱面子的刘邦自然做做样子便一一笑纳了。
  一想到这些,刘协就迫切希望自己身边也能出现一个知他心思、又可以无形施以计策的谋主。董胖子身后都有一个李儒,他这个皇帝身边没一个知心能干的人,总觉得有种被困在笼子里猴子的憋屈儿和恐惧。
  于是,对着这良辰美景,刘协忍不住喃喃幽怨念叨着:“微斯人,吾谁与归?”
  然而,话音刚落,就有一黄门小步着快跑过来,跪在地上向刘协汇报道:“陛下,黄门侍郎荀攸求见……”
  刘协这时才轻轻折下一段花枝,忍不住微微一笑:等半天的传达室大爷,终于来敲门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