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白龙鱼服

更新时间:2015-10-13 16:31:52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707

东汉中央政府的官员分省官、宫官、外官三大系统。内官、外朝的区分古已有之,而在宫廷之中,皇帝日常起居的区域称省中(亦称“禁中”),因此内宫官员中又有宫官与省官的区分。
  在皇帝身边执役、照顾皇帝日常生活的是宦官,省中的宦者均隶属黄门令管辖,例如冷寿光便属于这一体系。
  而皇帝办公的秘书机关,叫做尚书台,其其官署设在宫廷之内、禁省之外。它的主要执掌是管理章奏文书、起草诏令,但实际上政务都由尚书台代表君主执掌,权力极大。沟通尚书台与皇帝联系的官员有侍中、中常侍、黄门侍郎等。其中,侍中由士人充任;中常侍、黄门侍郎则由宦者承担。侍中有事才入禁省,中常侍、黄门侍郎则日常居住在省中,因此,虽然三者之中侍中的级别最高、中常侍次之,但与君主的亲密程度,则以中常侍为最。
  不过,得益于灵帝时大将军何进那屠夫与宦官之间的争权,何进听从袁绍建议,下令征召天下名士如荀攸、何颙、郑泰、逢纪等二十多人入朝,委以心腹之任,以冲淡宦官对朝政的把持力度。荀攸这家伙就是这个时候,打入了皇宫内部,成为了宫官体系当中的一员。
  黄门侍郎的职责其实就相当于后世传达室的大爷,没事儿跑跑禁中与尚书台传达一下政令。但事实上在封建王朝,可以自由出入皇宫这一条可非寻常外朝官员可比,那是站在天下至高领袖皇帝第一线表现才能的官职,相当于后世老板身边的秘书和司机这一角色。
  当然,深知汉末历史的刘协,可不敢将荀攸这家伙看做普通的秘书。假如说李儒是三国前期第一个以谋主身份登上历史舞台的家伙,那荀攸应该就是三国前期众多耀眼谋主当中最璀璨的星辰之一。
  这货在历史上的评价就是个传奇。
  他这个人非常聪明,十三岁的时候就能察言观色,竟发现了一个深藏不露的杀人在逃犯!
  待到归顺曹老板之后,这家伙简直一发不可收拾。白马之战的时候,他跟曹操默契到简直到好基友的份儿上,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然后付诸实行,将辎重丢弃给追兵,任其捡拾,待其阵型大乱,一鼓反击,斩杀了大将文丑。顺带一句就是,文丑的死压根儿没关二爷啥事儿……
  在荀攸的战术建议之下,曹操在吕布、刘表、袁绍等人的战斗中屡屡获胜。《三国志》称,荀攸前后策划了奇策十二条。而拥有着超世之杰自傲的曹操对于荀攸的评价,是对所有谋士评价中最完美的一位,那个时候的荀攸,已然是一位德才并重、近乎完人的战术大师。
  不过,这个时候只有三十四岁、还属于青年阶段的荀攸,显然还没达到那个高度。这个时候的他,应该还是一位带着毒辣眼光和偏激思想、一门心思想着谋刺的董卓的激进分子。
  刘协需要的,恰恰就是这样的爱国主义青年。毕竟,太睿智太老成了,他刘协就连忽悠的勇气都升不起来了。
  少时,一身朝服的荀攸便来到刘协身前,趋身一拜道:“陛下,鸣朝鼓已响,还请陛下移驾上朝。”
  毕竟是三国的大名人,刘协仔细看了一眼荀攸的面相,荀攸肤色洁白,但貌不出众,似乎很朴实的样子,但是眼角之间,似乎隐隐有刀影飞过,按照前世刘协从村东头那半瞎子学来的半吊子相面之术,此人应该是那种外愚内智之人。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知道那是荀攸,才会有这样的想象。换作历史上那位刘协,恐怕真的只会将荀攸当做一普通的传达室大爷。
  “公达啊,今日这朝会……很有可能以后的朝会,朕都不会参加了。”看到等半天没听到回复的荀攸抬头,刘协才猛然反应过来,一副少年老成、带着几分痛惜无奈的表情向荀攸回道:“这是朕昨夜写好的诏令,你拿去向朝臣昭告一番吧。”
  荀攸闻言倒没太过吃惊,只是一脸疑惑接过冷寿光递来的诏令,打开一看,见上面分明写着:朕即位以来,心忧天下荼烂,然力未至身先衰,唯静心养病。太师乃六官之长,掌建邦之六典﹐以佐王治邦国。今后朝中诸事,皆交由太师委决。望诸公卿大臣以汉室重光为要,悉心襄助,切切。
  看完这道诏令,荀攸的眼神儿便变得十分有意思了。这份诏书的意思明摆着是刘协借着生病的理由,打算撂挑子不干了。可问题是,现在刘协就活蹦乱跳站在荀攸面前,这里面可琢磨的味道,可就多了去了。
  换做昨日那些一遇到董卓就惊呆了、一听到辩论就打了鸡血的公卿们,一看到这封诏书,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会拉着刘协哭天抢地起来,说什么汉室将亡、你刘协就是罪魁祸首,汉室的列祖列宗看到这封诏书,都要从太庙当中爬出掐死你之类的云云,然后生拉硬拽刘协去上朝。
  可荀攸的反应却很平静,他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便干脆地一躬身道:“臣谨遵圣命。”
  刘协心头不由苦笑,这荀攸果然跟自己猜想的不错,从来没将自己这位汉室天子放在眼里啊。估计看到这份诏书,以为就是小孩子玩游戏不能通关赌气不干了。由此,在荀攸即将离去之时,刘协不得不拿出一点干货出来。
  “公达,朕已由明转暗,抽身而退。然坐以待毙终非上途,以公达所见,朕当如何积蓄风雷,以待天时?”
  背对着刘协的荀攸闻言攸然转身,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那一脸笑吟吟的少年。他甚至都忘记该有的礼仪,只是用那双猛然变得犀利的眼光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刘协,似乎想从刘协身上看出一番子丑寅卯来。
  这个过程十分短暂,短暂到刘协刚刚有些心虚的时候,荀攸那双眼睛已然恢复到之前那种平静无波的模样。不过,荀攸却没有回答,只是露出了一番迟疑和思索的表情。
  而此时刘协见荀攸反应,早已不再心虚,反而转化为一股轻微的怒气。毕竟,君令臣下谏言,乃天经地义之事,可荀攸的反应,却是在考量刘协今日此举到底是何用意!也就是说,荀攸在心底当中,根本没有忠心天子这一概念!
  这样的反应,自然令刘协相当不满。他是汉室的天子,虽然不期望像清朝那种皇帝一样,将臣子的体力、时间、情感全部据为己有、当做奴才一般使唤,但他荀攸毕竟是深受汉室皇恩俸禄的汉臣!如今竟然连对汉室天子流露出这样不信任的表情,实在令他不由自主升出些许羞恼之意。
  天家的骄傲,这一点,这具身体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的。即便,此时的刘协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但身份的差距,足以让这些不满明白无误地表露出来,并且,进一步质问荀攸:“荀侍郎,朕之前所问,莫非太过幼稚,难入侍郎之耳?”
  “臣惶恐,臣一时心神恍惚,万望陛下见谅。”荀攸慌忙下拜叩首,他虽然乃天下名士智者,但对于刘协这等蛮横的指责,却毫无应对之法。毕竟,天家皇室从来不是傻子,那些名士可以淡薄名利、隐居山水拒绝朝廷的辟召,但一旦这些人入朝,便会天家体制牢牢绑定,毫无还手之力。
  “既然陛下今日问对,臣斗胆有一言,期望可解陛下盛怒。”荀攸悠悠抬头,带着一抹颇有深意的表情,缓缓说道:“陛下你可曾听过白龙鱼服的故事么?”
  “白龙鱼服?”刘协皱了皱稚嫩的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想起这些时日他在天禄阁苦读的那些古文,猛然觉察到一道光亮闪于脑际,令他那微波平静的双眸猛然荡起一片光芒!
  原来如此!
  然而,就当刘协还想再多询问几句的时候,荀攸已然起身告退,飘然离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