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美女与獒

更新时间:2015-10-13 16:40:30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689

马上骑士的所为,很快让原本让吓得目瞪口呆的泼皮猛然激出了戾气。他们这些人既然干这一行,混得就是一个义气。虽然保命是第一要务,但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同伴这般被人虐.杀,一个个也不由自主停下了奔逃的脚步,转而对着那马上的骑士露出了犹如受伤野兽一般的呜呜嘶吼。
  这时的刘协,也终于看清了马上骑士的容貌。客观来说,这是刘协穿越到这个时代迄今为止见过的最美一张脸。一双弯月般的柳眉下,那一双微泛着褐色的明眸灵动无比,鲜红而丰满的红唇与她肩上披着那一件洁白如雪的锦袍,形成了色泽鲜明的反差。俏脸上的肤色,却丝毫不亚于那件华贵洁白的锦袍披风。
  她的腿修长而笔直,紧紧夹在马腹之间,显出她拥有着不俗的骑术。手中把玩着一根金丝缠绕的马鞭,腰畔别着一柄镶嵌着珠玉的名贵宝刀,马股之上亦挂着一柄角弓还有两壶箭,身下的坐骑也份外的神骏,高大的身姿远非矮小的关中马可比。
  少女看容貌十分年轻,似乎刚过及笄的年龄。但身量却颇长,坐在那样一匹高头大马上并不见得娇小,打量着这少女奇异的瞳仁和充满异域魅惑的面容,刘协立刻就看出她应该还有着几分西域胡人的血统。
  然而,这样美貌的少女同刚才凶残到毫无人性的行为联系起来,却立刻让刘协感觉这少女面目可憎。就连她那微怒的表情下,刘协似乎也隐约看出了几分隐隐凶戾的杀气。不过,奇怪的是,那一丝丝的杀气,却让刘协感觉有种似曾相识的味道。
  “小孩,你过来,有本君护着你,看谁还敢绑架你!”
  刘协想不到,少女开口的第一句,竟然会是指着自己这样说。显然她已经一眼看出了事件的性质,但她那般凶残的作法,让刘协实在难以接受。尤其看到那些泼皮一双双通红的眼神瞪来,以为他跟这少女是同伙的时候,他心中竟蓦然升起了一丝愧疚感。
  纵然,这些人刚才还想绑了他甚至做成.人肉包子,但人的情感就是这般善变容易动摇,半点不受理智的控制。
  “我不过去。”刘协摇了摇头,断然拒绝了少女的好意:“这些人死不足惜,但自有朝廷官府处以罪行,明正是非。岂能由你这般不分轻重,就此施以辣手摧杀?若是天下人皆以你这般手刃仇酋,还要朝廷法度作甚?!”
  少女闻言,俏丽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羞恼。她二话不说,扬起手中的金丝鞭,冲着刘协的脑袋便抽了过去。刘协想不到这少女竟然如此凶辣直接,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将头猛然歪向一边,让那鞭子狠狠抽在了自己的脖颈之上!
  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后,刘协感受到的就是脖子火辣辣发疼。伸手一摸,脖子处竟摸出一道殷红的血迹来。可不待他双目喷火暴怒时,那少女却又微微扬起了手中的鞭子,吓得刘协赶紧一个躲闪。
  “哈哈哈,又是一个读书读傻的蠢货,父亲说得不错,你们这些沽名钓誉的士人,就该全杀干净!”少女手中的鞭子并没有落下去,看到刘协的丑态,不由高声讥讽道。这时她的身后已经奔窜来几条黑色的影子,看到那些影子奔赶而来,少女眼中凶光一闪,随后望向那些泼皮:“怎么?想替你们的同伴报仇,本君就在这里,看你们是否有那个胆量!”
  刘协就算是尊木雕,这时候也被气得浑身燃起火来。但今天他出门实在没看黄道吉日,眼见那几条窜来的影子后,他又只能紧紧咬着牙将心头的憋屈儿狠狠压下!
  因为来的那些黑影可不是什么有理智的人,而是五六条气焰极其嚣张、隐含咆哮的庞然大犬。而无论怎么看,这些家伙都十分像獒。
  獒,据说是诞生在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畔的物种,后来生活在中亚高原上。身体强壮,头部硕大,是种猛犬。
  穿越到现在,刘协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汉末看到这等熟悉的物种。眼前这这六条獒犬个个都半人多高,吼声类似狮子,张牙舞爪地颇为吓人,似乎只待少女一声呼喝,便会朝着自己扑来,直接将自己可怜的小身板儿撕成碎片!
  “本君今日就要你们开开眼界,”看到这些恶犬出场登时让那些打算拼命的泼皮气焰一怯,少女显得与有荣焉,顾盼自得地炫耀道:“这些獒犬都是宫中御苑的斗犬,乃先帝用来与狮、熊等猛兽相搏的名犬,凶性非常,亦名贵异常,他们身上的一根毛都比你们这些贱民要值钱的多!”
  ‘先帝?……那不是自己的便宜老子吗?’直到少女说出这些獒犬的来历,刘协才隐隐感觉这些獒犬看起来十分眼熟了。他猛然回想起来,就在今天早上,他与冷寿光好像就在御苑当中远远看到过这些獒犬。
  与刚才那匹照夜白一样,这些犬的确只有皇宫才会拥有。刘协那便宜老子汉灵帝别的本事没有,飞鹰走马斗狗外加玩女人倒是无师自通。就在皇宫御苑,刘协早上还心中鄙视过汉灵帝居然还建造了什么飞鹰台、走马观、斗兽场,将好好一个恢宏威严的天家之所搞成了不伦不类的动物园。
  奶奶个爪的,看着这蠢蠢欲动的獒犬,刘协心底简直就想扒了他那便宜老子的坟!这狗皇帝没事儿撺掇狗狗们玩血腥搏杀干啥,真是吃饱撑的变态!
  不过,这小娘皮是怎么搞来这些一条就价值三十万钱的獒犬来的?且不说这钱多钱少,就说皇宫的东西,哪怕是一草一木,没有皇帝的赏赐,那随便拿回家去,也是意图篡逆的大罪。
  除非……这小娘们儿根本不在乎篡不篡逆,而如今长安城中有这种混不吝气概的,除了董卓那胖子之外,貌似没有第二人选。并且,这小娘们儿一直还自称‘本君’?
  汉代男的封侯、女的封君,而刚过及笄之年就有着封地的女娃,历史上好像就那么一位……再抬头看着那少女脸上那一丝丝似曾相识的杀气,刘协终于明白自己为何感觉那么熟悉了,因为这他娘的根本就是遗传基因搞的鬼,纯粹属于上梁不正下梁歪!
  这小娘们就是董卓他最疼爱的小孙女董白!
  就是历史上董卓特意为了羞辱那些士大夫,而在郿城东起坛,从广二丈馀,高五六尺,册封这董白为渭阳君。使白乘轩金华青盖车,都尉、中郎将、刺史千石在郿者,各令乘轩簪笔,为其导从的董白!
  可以想象,在这个夫权至上的时代,董卓强令那些体面的士大夫们在大庭广众之下伺候一个女人,还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女娃娃,对他们而言是多么大的侮辱!他们颜面彻底扫地,再也没脸见他们的亲人,没脸面对天下的百姓。
  也因为这些,刘协明白,这董白能做出如何惨绝人寰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缘故了。毕竟,身为董卓那杀人魔王的孙女,董白这般才实在太合乎天理了。
  不过,纵然自己知道了这董白的身份,又有个屁用?这董白又没见过刘协,自己就算表明身份,除了换来她笑破肚皮外,还有什么用?这根本不把人命当回事儿的小娘们儿,甚至还会因这个不好笑的笑话而直接放狗咬人的!
  可就在刘协急得眼珠滴溜溜乱转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今天的运气实在背到了家。因为除了眼前这位神一般的对手之外,他还有一群猪一般的队友。其中一个泼皮是真他妈讲义气,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竟然不顾自己已经发颤的双腿,壮着胆子扯了一句:“兄弟们,上啊!我们十几个人,就不信干不翻这个跟狗睡觉的丑婆娘!”
  这一瞬,刘协感觉时间都仿佛凝固了,董白那张俏丽的脸上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