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都特么给我蹲下!

更新时间:2015-10-13 16:42:32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956

刘协很想爆粗口,真的很想!这种强烈的渴望,就连昨夜董卓差点被掐死他的时候都没有!
  客观上讲,刘协可以理解这个泼皮死到临头还敢豁出命拼一把的勇气。毕竟,仗义每多屠狗辈,这哥们儿再怎么浑,也算个血性汉子。甚至,刘协也可以理解这泼皮为何觉得董白是个丑婆娘的观点,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什么国际眼光,董白这种异域混血的美,远不被这个时代的人所接受。
  但是,刘协万万不能理解,这泼皮的脑子怎么能装的全是屎!他的智商,难道还不如这些靠四条腿跑路的獒吗?在根本没有半点胜算的情况下去激怒一个女人,尤其还是一个在最注意自己形象年纪的小女生,且还将人家的清誉骂进去,这得是什么样负数的智商才能做到的事儿啊!
  这种事儿,恐怕就连哪吒、三毛、金刚葫芦娃这些小孩儿都不会去做的哇!更重要的是,他这么一喊,害死自己那算求仁得仁。可问题是,自己平白无故地也要跟着一块儿陪葬啊!
  “上!”董白一扬手中金丝马鞭,一张俏脸在阴沉过后瞬间变得涨红:“给我将这些贱民的骨头都啃光!一个都不留!”
  这些獒犬早在蹲伏董白身前时,已然张开嘴巴,呼噜噜发出着低吼,爪子也死死刨住地面,伏身弓腰,随时准备纵身而起。闻听董白这一声厉喝之后,登时凶性大发,后腿猛然一蹬,化作六条黑影便朝着面前那些泼皮扑去。
  那些泼皮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对付这些獒犬也不甘示弱,纷纷举着手中棍棒迎上,想靠着他们惯用的泼蛮气势将巨獒逼退。可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獒犬天生就是被训练成与猛兽厮杀的凶兽,根本不将那些棍棒之物放在眼中,开口便朝着当前那几人的脑袋咬了过去。
  “啊!……”当前一泼皮最先被巨獒扑住,他万想不到这条獒犬的力气竟然那般猛壮,全身的冲力和重量竟直接将他按在了地上,整个人就像遭遇狂风的小树苗一般无力。随后獒犬不待那泼皮反击,白色的獠牙便胡乱地向着他的脖颈撕咬而去!
  几乎只是一个瞬间,巨獒白色的獠牙便被血肉染红,同时锋利的爪子也不停在那泼皮的脸上抓挠,并且快若闪电的几爪下去,便将那泼皮的两只眼睛抓瞎,彻底让那泼皮失去战斗能力,只能在痛不欲生当中惨嚎不止。
  一人一獒的战斗力登时立现,而其他那些扑将上来的泼皮被眼前獒犬这等凶残狂狠的手段惊住,都心中蓦然发冷。可还没有等到他们的理智控制身体做出反应,一条接一条獒犬却根本没有半点迟疑,纷纷将面前那些惊愕的泼皮扑倒,继续上演着凶残而血腥的一幕。
  也有不少泼皮在嘶声叫喊同伴求助下,壮着胆子想用手中的棍棒将同伴解救下来。可这些獒犬明显经过了特殊训练,在棍棒还没有落下来之时,便飞快放弃爪下猎物,转而朝着胆敢对他们动手的泼皮下去。一时间,六条獒犬如一股小小的黑潮,奔腾跳跃之间,将那些泼皮的松散无序的阵型搅成一滩烂泥,竟势不可挡!
  这时的刘协已经退到街边之处,尽量离这些獒犬和泼皮远些,并将手中的佩剑横着胸前为自己壮胆。但见这些悍勇的泼皮在那些獒犬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当先心中慌乱,只想脚底抹油趁机开溜。
  然而,就是他这样的一个动作,使得其中一条已经抓烂爪下泼皮的獒犬猛然发现了他。野兽的直觉让他清楚眼前的少年是很一个轻易就可以击溃的对象,当下龇了一下血红的獠牙,猛地一窜便朝着刘协扑来!
  “董白,我是当今天……”惊恐之下的刘协那一瞬想到的,只有喊出自己的身份,或许能让错愕的董白喝止住这些獒犬。毕竟,如今场上能救他的,只有那个刁蛮狠辣的小魔女。
  事实证明,刘协这一想法也是正确的。马上的董白听到刘协竟喊出自己的名字,当即面色一变,立时朝着那些獒犬喝道:“快住手!不,快住嘴!”
  但办法虽然正确,但却与现实情况根本不配套。巨獒的速度有多快,刘协不知道,但他却决定可以断定,在董白的命令下达之前,那条巨獒早已拍飞了自己的佩剑,一把将自己按在了地上,那凶残的犬吻只需不到一秒间的一口,就可以让他的脖颈鲜血四溅,死于非命!
  但奇怪的是,就在董白的喝止根本赶不及的情况下,刘协发现他自己竟然没事儿。当然,说完全没事儿是不正确的,毕竟这时的他的小心脏已经开始剧烈乱跳,并时刻有着大小便失.禁的凶险……
  但无论怎么说,刘协身上真的一点外伤都没有。当他竭力憋住自己膀胱里的尿壮着胆子朝那呼哧呼哧喘气的獒犬看去时,竟好像在这个时代看到了飞机一样难以置信的事情……那条体重如小牛犊子压得自己连动都不能动,一口龇血獠牙的獒犬,它的眼神儿里竟然露着一种前世村委会大爷那条土狗,看到自己时那种讨好的狗腿子眼神儿!
  刘协很想揉揉眼睛看个仔细,可巨獒压着他的胳膊根本没抬起来的可能。他只有与那条凶猛的獒犬一上一下、大眼瞪小眼互相眨巴了两下,终于确信这条獒犬的眼神儿就是他熟悉犬类对人类讨好的眼神时,他努力在惊恐干燥的口腔中攒出点唾沫,小心翼翼商量道:“狗兄,先放开我行呗?……”
  那獒犬一听刘协的哀求,果然有了反应。不过它没有放开刘协,反而显得更欣喜几分,直接吐出了它狗嘴里那条狗舌欢快地在刘协的脸上舔了起来。那满嘴的血腥和食生肉的恶臭立时熏得刘协差点翻白眼,更可恶的是,舔着舔着那獒犬眼看就要将刘协保存两世三十多年的初吻给夺了!
  “狗日的给我起开!”这时候刘协可顾不上什么性命危险,情急之下趁着那獒犬不再刻意压制自己的机会,一反手将那獒犬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
  这条獒犬倒下后,反应立时大变,他急躁地躬起身,嘴里发出狂躁的低吼声。其它五条獒犬闻听这条獒犬的吼声,纷纷放下爪下的猎物,转而扑到刘协身前,将刘协团团围了起来。
  “那,那狗兄,我没其它的意思啊……你知道,人兽之间是没有可能的。”刘协就跟被六条壮汉围住的可怜小姑娘一般,畏畏缩缩地向着街角退去,一边退还一边解释,差点都快哭了出来:“我刚才没有骂您,只是阐述了一下您的出处而已,您本来就是狗与狗的爱情结晶哇……”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董白又好气又好笑。不过她还分得清轻重缓急,更关注刘协为什么知道她的名字,当下大声对着那些獒犬娇叱道:“都站住,莫要伤他!”她显然对自己的命令有着极强的自信,根本没有想到刚才那条獒犬不伤害刘协时因为其他的原因。一声令下后再不管那些獒犬,又开口向刘协问道:“你竟然知道本君的名讳,赶快报出你父亲的名字来,免得本君误伤了自家人。”
  若是平时,刘协定然会撇撇嘴鄙视一番董白没文化,连个‘家严’的敬称都不知道。但此时他被六条獒犬慢慢逼近着,且见这六条獒犬只是微微回头看了一眼董白后,又继续向自己逼迫而来的状况,只能认怂带着哭音儿求道:“你先让这些大狗蹲下行不行,我爹的名字实在太震撼,我这样被吓着根本说不出来……”
  这话纯粹是缓兵之计,那便宜老爹刘宏的名字,刘协根本不打算说。一来说出来董白不会信,二来汉灵帝那家伙的名字,刘协自己都感觉说出来丢人。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董卓那些部将的资料,看看有没有年纪跟他差不多的男孩。可被这群獒犬逼着,实在太影响他大脑运行效率。
  而这时董白的脸色也渐渐开始变得难看,看到那些獒犬竟然不听她的命令,她又气又恼又毫无办法,只是一遍又一遍叱喝道:“都给本君停下,你们这些畜生,难道连本君的命令都不听了吗?快停下!……再不停下,本君这就将你们一个个射杀掉!”
  说罢,恼羞成怒地董白便取下马后的角弓,搭弓引箭。可这时的刘协却又好像发现了一丝异状,疑心大起,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思,对着那些獒犬大喝了一声:“都特么给我蹲下!”
  这一声令下,六条獒犬雄躯一震,齐刷刷蹲坐在了地上,还都一个个讨好卖乖的眼神儿……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