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讨价还价

更新时间:2015-10-13 16:51:18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3093

人有时候太过入戏,就不会太专心身边之事,更不会揣测他人的心思,只会认为剧情会按照自己演绎的一般进行。
  刘协终于懂得这个道理的时候,也是他的脑袋跟那根坚硬铜柱亲密接触的时候。刘协满心一位董卓会从后抱住他,所以用尽了全力向那根柱子撞了过去。巨大的力道似乎让那个铜柱都摇晃了一下,但刘协很快就发现,那根本不是柱子晃了,而是自己的脑袋被撞得一阵眩晕,接着他感到额头上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流下,伸手一摸放在眼前观瞧,竟然是殷红的血迹!
  当即刘协就傻眼了,他留给董卓最后一个惊愕不解的眼神,染着血的手颤巍巍指着董卓,心中只有一句悲愤的台词:董胖子,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其实想想也是,董卓何等强势之人,他又几时受过人如此胁迫?这种人,说白了就是倔驴脾气,顺毛摸还好、你要是来硬的,他心里只会想着如何比你更硬。也因此,在刘协突然发作的时候,董卓满心其实正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怒气,哪还有精力去关注刘协是否真心寻死?
  之后,刘协就昏迷不醒了,倒下的最后一刻,他耳际似乎听到了一阵嘈乱的声响,冷寿光和王越飞奔赶入了寝宫,而董卓则一脸出乎意料地惊觉,慌忙大喊着太医……
  再之后发生了什么,刘协一无所知。
  悠悠转醒之后,刘协看到日头已经从窗棂上照射在寝宫,冷寿光听到他的轻哼,慌忙赶了过来,关切问道:“陛下,您醒了?……”
  那一声呼唤,实在暖心,刘协听得出来。这一句呼唤可是实打实在意自己的身体,想想这些天残之人,一生荣华富贵其实就寄托在刘协身上,这声问候又怎么会掺假。由此,也不难理解,那些昏庸皇帝为何这般重新身边的宦官了。毕竟,人是感情动物,谁对你好,你心中清楚,更就想着对他好了。
  但这个念头刚在大脑中转了一圈,他就感到一阵钻心的头疼。刘协摸着头上一大圈厚厚的纱布,忍着疼痛才想起昨夜发生了什么。突然一个惊坐起来,大声骂道:“狗日的董卓,朕就是想跟他演个戏,特么的一点都不按套路出牌!”
  可刚骂完这一句,刘协突然发现冷寿光的表情十分怪异,甚至还带着一丝惊恐。刘协猛然觉察到什么不妙,顺着冷寿光的眼神一瞟,发现董卓那胖子竟然没有离去,而是跪立在自己龙榻之外,带着说不出恼怒的复杂面色,微微一顿首艰难俯下身子道:“臣罪该万死……”
  刘协猛然愣了一下,他万没想到董卓竟然会衣不解带陪了自己一夜。并且,奇怪的是,董卓的左臂上也缠了一圈纱布,那纱布外还浸着一圈血迹。但事已至此,刘协已来不及懊恼,想着反正已经撕破脸,更直接跳将起来,指着董卓的鼻子继续大骂:“好你个董卓,是不是看到朕命硬没有死,在此等着给朕收尸啊?!”
  “臣,不敢……”董卓这次深深俯下身子,趴在地上给刘协施了一个大礼,久久不敢起身。
  而刘协这下却有些蒙圈儿,他听得出,董卓刚才那声回答,可半点没有他西凉屠夫的跋扈和蛮横。甚至,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无可奈何和淡淡的疲累?
  不会吧?
  这个残暴不仁,动辄斩杀大臣,甚至丧心病狂将人当众开膛破肚、剜眼割舌的屠夫,竟会被自己一哭二闹三上吊给搞得没半点脾气了?这……这实在太可笑了吧?
  刘协眼珠子愣愣转了两圈儿,他实在有些接受不来自己与董卓之间关系的微妙转变。这种怪异的感觉,就想两口子闹矛盾一样。刘协这老婆可以说刁蛮泼辣不讲理,一个劲儿就想由着自己的心胡闹,可老实没本事儿的董卓丈夫,只因为深深爱着自己的媳妇,完全毫无办法,只好在老婆歇斯底里大闹一场后忍着难受选择妥协……
  这种荒诞的感觉让刘协不知为何突然感到一阵脸红,他稍稍压下怒气,试探着向董卓问道:“那从今以后,朕可以出宫游玩了?”
  “天下都是陛下的,陛下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董卓这才微微起身,面无表情地回答道:“然而,陛下乃万金之体,不容闪失,需按照祖制来,由羽林、虎贲随行保护,侍中郎官伴侍,讲读经书,不可耽误了课业……”
  这就是要派人监视了,刘协点点头,心中其实早有这个准备。但说到虎贲随行,他突然想起了王越,左右遍寻不见,遂开口问道:“昨日救朕一名的那名剑师王越呢?他曾经就是朕的虎贲勇士,今日怎么看不见了?”
  此话一出,董卓脸色陡然恼怒起来,刘协看样子这董卓要说变脸就变脸,赶紧回头看向冷寿光,冷寿光赶紧小声向刘协解释:“陛下,昨夜你撞向铜柱之后,王越以为乃太师逼陛下自尽,一怒之下,刺伤了太师左臂。幸得小人喝止,他才罢手。此番,已经被人抓到司隶校尉处问罪去了……”
  ‘什么?王越这个二愣子竟然敢想董卓动手?’刘协双眼一瞪,实在没想到那个官儿迷还是个光认皇帝不认时局的蠢蛋。不过,这时候,自己需要的,就是这种啥都不讲究的二愣子啊!可不能让董卓给残害了。
  汉代负责治安审理案件的,在长安有廷尉和司隶校尉两处。如今的廷尉温正是士人,屈于董卓yin威下,不敢得罪,但绝对跟董卓不是一条心。但司隶校尉刘嚣却不同,这人是董卓心腹爪牙,被董卓指使他以“为子不孝,为臣不忠,为吏不清,为弟不顺”等罪名逮捕杵逆他的官员和百姓,杀死他们,没收他们的财产。士大夫们一个个人心惶惶——一旦让这个叫刘嚣的疯狗咬上一口,就会家破人亡。
  所以,当刘协一听到王越落在了刘嚣手中,当即惊道:“不行,赶紧将人放出来,朕就要王越保护!”
  “不行!”董卓再次强硬起来,但见刘协激愤眼神,又转口说道:“若是陛下不放心,臣可让我儿奉先保护陛下。”
  我勒个去!
  竟然用三国第一虓虎来引诱朕……马中赤兔、人中吕布的铁戟温侯吕奉先啊!听说还是位帅哥,拉出去肯定有面子!
  不得不承认,刘协心中当时有那么一丝松动。毕竟,任何熟知三国的人,都不会对吕布此人陌生。但就是恰恰对三国太熟悉,刘协随后才断然拒绝了这个提议:“不行,这人我见过,长得太帅了。出去之后抢朕的风头怎么办?”
  董卓苦笑,但见刘协口风松动,遂又建议道:“臣手下有牛辅、段煨、董越、胡轸、徐荣五大中郎将,及李傕、郭汜、杨定、樊稠、张济各校尉,陛下能看上哪个?”
  刘协眼睛顿时一亮,董卓口中这些将军校尉,说实话在刘协眼中不过都是强盗马匪,但有两个人却是刘协不想放过的。
  第一自然是辽东人徐荣,他是像张辽一样的忠勇之士。董卓同关东群雄作战时,他曾在荥阳大破曹操,几乎将其生擒;又在梁东打败孙坚,孙坚常戴一方颜色鲜明的赤色头巾,徐荣率部盯着赤色头巾紧追不舍,孙坚不得已脱下头巾给部将祖茂戴上才得以侥幸逃脱。曹操、孙坚均是三国名将,却都败在徐荣手下,徐荣的勇武可见一斑。在凉州叛军打来时,王允曾派他和胡轸带长安城里的董卓旧部前去迎击,这些旧部和凉州叛军本就是一家子,由胡轸带着都临阵投降了,只有徐荣宁死不降,战败被杀,其忠心如此。
  当然徐荣的忠不是忠于朝廷,而是忠于职守,这点儿和张辽也很像。
  可以说,徐荣是一个不亚于张辽的名将,可惜他没有张辽那么好的运气,他没有遇到明主,就毫无价值的死去了,如一粒微尘,消失在后人的视线里。这人一旦调到自己身边,那比起只会一些剑术刺杀的王越起来,简直犹如凤凰比山鸡。
  而另一个人,是杨奉,这家伙其实白波贼出身,历史上评价也不怎么样。唯有后来刘协东归的时候,一直忠心耿耿护卫在旁,但能力实在不咋滴。不过,刘协看上他的原因,可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这家伙的手下,有一个手持大斧叫徐晃的人!
  一想到这个,刘协不由心思松动起来。一个王越,再如何武艺高强,比起徐荣和徐晃来,尤其是还握着兵权的徐荣来说,实在不值一提。单从理智角度而言或从最根本的保命角度来讲,刘协最佳的选择,就是这两人其中的任何一位,最好还是徐荣。
  可刘协毕竟是二十一世纪和平过来的人,他远没有帝皇的冷酷和淡漠,为了自己的性命和天下江山就可以随意丢弃一人犹如丢弃一枚棋子。虽然他知道这样的抉择不会是第一次,但问题是,刚刚穿越过来的他,还是做不到这些。
  而就在刘协踟蹰的这一刻,他无意看到了董卓那深垂的眼神,心头猛然一个震颤!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