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荀攸的指点

更新时间:2015-10-13 17:06:02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3043

信马游荡在长安城中,刘协知道这次他的时间很宽裕,也不用偷偷摸摸。虽然,他同时也知道,自己身边除了那几位显而易见的人和六条很拉风的獒犬外,还有一些很有趣的家伙。
  例如,那位买女儿家饰品的大汉,您那膀大腰圆的身形适合干这一行吗?这位其实也就算了,还有那位在墙角一板车就拉来整个长安城时令水果的汉子,能耐也太大了吧?就算后世水果店的柜台,恐怕都没您这一车水果品种齐全。还有,您竟然还堂而皇之的将葡萄摆在了车上,这种西域引进过来的稀罕物件儿,别说普通百姓,就是勋贵子弟见过的也没几个啊?
  刘协真有些怀疑这个时代的间谍水平就这等水平,无奈之下,他只好微笑着挥挥手,同那个大晴天买蓑衣的细作打了一个招呼……
  荀攸自然也发现了这些异状,但见刘协优哉游哉的反应,也瞧出了这其中的猫腻。故而也就一本正经地同刘协讲述着这长安城:“长安曾是大汉发祥之地,累经高祖皇帝、孝惠皇帝、孝武皇帝几世修筑,乃是天下最大的城市,城高三丈五尺,占地九百七十三顷。”
  “城墙有三门,由北至南,东墙为宣平门、清明门、霸城门,西墙为雍门、直城门、章城门,由东至西,北垣为洛城门、厨城门、横门,南垣为覆盎门、安门、西安门。城东南部为长乐宫,那是高祖皇帝视朝听政之所,孝惠皇帝改为太后之宫,城西南部的未央宫为朝会之所,未央宫北阙附近有贵族邸宅,即所谓北阙甲第。
  “桂宫位于未央宫北,西隔城墙与建章宫相望。桂宫之东有北宫,长乐宫北又有明光宫。城中有闾里一百六十,室居栉比,门巷修直,孝平皇帝时,人口达二十四万。城西南至东南一带为上林苑,内有离宫别馆数十处。西南有昆明池等皇家宫苑,昆明池是为训练水军而开凿,又可解决长安城水源不足问题。南郊则有明堂、辟雍、灵台建筑。只可惜,这些宫室如今大都看不到了。”
  “不错,昔日绿林军打破长安城、火焚未央宫,新朝皇帝王莽在渐台丧命。更始帝刘玄纵情声色不理政务,使得王匡、张卬等奸臣胡作非为,终于引来赤眉军抢夺关中。赤眉统帅樊崇一把火烧了长安城,挖掘帝王坟墓携宝西进,继而又被独霸雍凉之地的隗嚣击回。”
  刘协叹了一口气,悠悠将长安城的历史补充完整:“从此赤眉与绿林在三辅反复交恶、缠斗不休,把花团锦簇的关中之地祸害得民生凋敝一片凄凉,将所有的楼台殿宇都毁成了朽木瓦砾,直到光武爷将他们全部消灭。但因为破坏巨大,百姓疾苦,光武爷无力再修复西京长安,便在河南雒阳扎下了帝王之根。”
  说罢这些,刘协抬眼望着这偌大的长安城,看到这座完全被未央宫、长乐宫、明光宫、北宫、桂宫五座巨大宫殿充实的城市。这座城侧尚有一座建章宫,整个京兆之地,更有甘泉宫、洪崖宫、望夷宫、承光宫、储元宫等大小离宫达一百五十多座的世界中心之城……
  可惜,这座代表着这个时代最辉煌的城市,现在已经变得残破不堪。辉煌强盛之后,它护佑的子民从未想过它存在的意义,肆意用毁灭的方式来表达着人们的愚蠢。甚至二百年过去,还能依稀看到赤眉军那把焚尽长安城的大火的影子。
  那把火才熄,雒阳城也被焚了。
  或许,真的是汉室气数已尽?
  这样一想,刘协的心境不由得有些黯然。他回头看向荀攸,歉意地笑了一下:“公达,真不好意思,原以为出宫之后说话还可方便些,想不到还不若在宫中。”
  “陛下小小年纪学识便如此渊博,此乃天下苍生之幸,切不可妄自菲薄。”荀攸在马上施了一礼,意有所指地回道。
  刘协知道荀攸在有意替他鼓劲儿,不由会心一笑。他知道这个时候,荀攸虽然还不会尽心竭力辅佐于他,但偶尔帮他分析一下当前局势,指点一下迷津却不会再拒绝了。由此,他拨马走出了宣平门,来到一片广袤的草地上——这样的环境不再利于那些细作刺探,方便两人说些干货。
  “公达,你我虽为君臣,但如今汉室倾颓,朕不复天子之威,亦能理解里对汉室敬而远之的心思。毕竟,汉室太亏待了你们这些忠心耿耿、为天下苍生谋福的士人。”刘协的骑术根本不高明,真心诚意说了这句时,还因抱拳施礼差点从马上掉下来。
  荀攸侧身便想扶刘协,却见刘协身子一崴又坐了起来。而这一瞬,荀攸正好看到了刘协眼中真诚的歉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若陛下早出生百年,汉室何至于沦落至此?”
  刘协和荀攸说的都不错,东汉其实是一个很奇怪的朝代。自汉章帝以后,由于即位的皇帝年龄幼小,便由外戚和宦官轮流执政。而那些目光短浅只会谋取个人利益的家伙把天下祸害的乱七八糟,民不聊生。长大成.人的皇帝则一个比一个差劲,不仅在比赛着谁更昏庸无能,还在赛着谁更短命。到了汉灵帝,修宫室、铸铜人、造万金堂、增收赋税,把个汉帝国搞得乌烟障气。牵连甚广的“党锢之祸”,将一大批帝国精英送给阎罗王那里为臣。
  就是在那样的时代,饱受压迫的士人集团却怀着治世之心,奋不顾身谋求着他们为苍生黎庶争取着权益。并且,这些真正可以治理天下的中流砥柱,还是在法律范围之内的斗争措施。那个时候,他们直言上书皇帝指斥宦官或外戚罪恶,或者结党抨击朝政,或者同情救援等。
  可因为皇帝的不作为,他们百年后终于意识到这样温和的方式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他们对东汉朝廷逐渐失望,思想发生了深刻的变革,开始意识到武装力量的重要性。
  恰好在黄巾之乱爆发后,东汉政府为了镇压反抗,诏令各州郡募兵自卫,并协同朝廷派出的中央军平定叛乱,各州郡士人在镇压黄巾的过程中开始有了少数武装。例如前期的袁绍、曹操、袁术这些人,其实都可以算作这一行列。
  当然,关中的士人们,还远不知道,这些人掌握了武装之后,便如吸食了毒品,感受到了权力带来的美妙,迅速抛弃了他们之前的政治理念……
  一想到这些,刘协脑仁儿又开始隐隐作痛。他赶紧用力摇了摇头,抛掉这些不必要的愁闷情绪,回归到今日的正题望着荀攸说道:“公达,往事已矣,多说无益。朕知你雄才之略,只是不知,你让朕设法出宫,究竟意欲何为?莫非,只想让朕熟悉这长安城,待大乱之时好逃生吗?”
  荀攸起初避开了刘协的眼神,但就当刘协以为荀攸仍旧不愿向自己指点迷津时,荀攸却指着王越和他身后那些虎贲勇士悠悠说道:“陛下何曾不知道臣之所想,若陛下不出宫,如何能得到这些良壮之士?只是,陛下得这些良士只可保得自己安危,若想保得汉室,还需将眼光放得更广大一些。汉室,可不是能靠着这九位勇士便可拯救的……”
  刘协起初听得迷迷糊糊,但待荀攸说到自己身后虎贲勇士的具体数目时,他豁然醒悟,惊喜说道:“公达之意,是说这长安城中,还有九十、九百、甚至九万这等良壮之士?”
  “非也,”荀攸微微摇了摇头,对着刘协露出一个十分有魅力的笑容:“不过,有些人,他们的能量和声望,却是可抵得过九万虎贲。而这些人,也只只有陛下才可让他们那颗将死之心死而复生!”
  荀攸这番话,犹如一只巨大的通天之手帮他拨开刘协心头的迷雾乱云,也帮刘协捋顺了心头零碎而混乱的思绪。荀攸明显是让自己主动秘密联络皇甫嵩、卢植这些虽手无兵权,但在军中仍极大威望的老臣前来未雨绸缪啊!尤其是皇甫嵩,那位威望极高的西凉军老首长一旦出现在自己身后,就算是董卓想造反,老爷子振臂一呼,西凉军中的一小半儿也会投诚倒戈啊!
  想通这些的刘协,激动得甚至都想抽自己一嘴巴:丫的,初中课堂上就学过主要矛盾和和次要矛盾辩证关系,自己当时难道光记得勾搭班花,把这些喂了狗吗?荀攸教训的太对了,找个王越带着自己逃命,只能解决次要矛盾。找到老爷爷们,才是抓到了问题的关键嘛……
  “公达此言,有如金玉,朕铭感……”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刘协,确定了之后的行动方向。可就在他感激荀攸指点之际,突然看到荀攸的眼神蓦然射出了一道杀气!
  刘协微微有些吃惊,可猛然一回头,看清远处那一幕后,他的周身也陡然变得凌厉起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