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自作聪明的郭汜

更新时间:2015-10-13 17:12:00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829

穿越到这个乱世,刘协从未多出过逆天的金手指。他既没有突然领悟这个时代绝顶高手的武道,也没有大脑思维突然如超级电脑。他所有的,只是他能以俯瞰这个时代的独特视点来纵观这条奔流的乱世。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知难行易,高屋建瓴的观点在切实的困难面前,假如没有可行的空间,那反而会是最可悲的笑话。
  刘协不想成为历史上那个比冷笑话还悲凉的汉献帝,所以,他在一些时候,必不可免的用上了一些心眼儿和手段。虽然,这样的作法就是属于权术的范畴。但毫无疑问的是,他现在的身份,恰恰是最顺理成章使用权术的皇帝。
  更何况,对付如郭汜这样灭绝人性的家伙,他心里更不会有任何负担。
  由此,他激励了王越,利用这些草莽游侠的一腔豪气使得他们对自己彻底臣服。也由此,他会在百步射程故意让身体失衡,而不会使自己毫无意义地变成一只可怜的刺猬。
  他在等待,等待那些乔装成猎人的刺探,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郭汜。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就是一块明晃晃的免死金牌。当然,运用的好,还能成为救下这些可怜民女的幌子。
  只是,很快刘协就发现事情开始变得与他想象地不太一样。
  按照他的想法,那些假装的猎人将自己是当今天子的身份告诉郭汜之后,郭汜纵然不会下马叩拜,也会立刻脸色大变。可抬眼看到的,是郭汜在听了那猎人的耳语后,脸色一下变得十分诡异且yin邪起来,他一人不带任何亲卫,拍马赶到了刘协面前,下马,蹲下,变脸一气呵成:“哎呀,原来是自家兄弟,恕小弟有眼无珠,多有冒犯……”
  刘协有些懵,真的有些懵。因为这时候郭汜主动搀起了自己的胳膊,模样十分亲热恭敬:“小哥啊,小弟这次奉命征讨朱儁叛逆,没能捞到什么油水。不过,小哥你看上小弟身后那名女子,尽皆取去!”
  刘协,包括他身后王越这些人,已经完全被郭汜这种毫无底线的自来熟弄傻了,愣愣说不出一句话来。按说整天浸泡在网络大混战当中的刘协心理素质应该要好上一些,可他看到郭汜那一嘴胡子都比自己头发长的年纪,竟然一口一个‘小哥’称呼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顿时发起了抗议。
  可郭汜却犹未知觉,他看着刘协一脸茫然加愠怒的脸色,突然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大叫道:“哦,不行不行,小哥这年岁,估计还不知道娘们儿的好。就算知道了,小弟我也不能送你这些……嗯,我这次带回来的钱不多,倒是还有些古书器具什么的,小哥您这身份,恐怕就喜欢这些,来人……”
  听着郭汜这样自顾自的表演,刘协总算渐渐有点适应,虽然他仍旧搞不清郭汜的态度为何会这样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儿,但总归跟自己原先设想的差不多不是?
  由此,刘协待那些搬着一堆竹简丝帛兵士到来的时候,微微笑了起来。他一丢手将马缰扔给那个嬉皮笑脸前来讨好的兵士,好象丢给自己的仆人一样随意。郭汜眼尖,看到这个小小孩童此时却现出一种比世家公子还要华贵雍荣的气态,不由为之暗赞:他娘的,果然是董老大孙女看上的小公子,你看人家这姿态,咱这大老粗就是学不来……
  “郭老哥……”刘协一开口,王越等人立时脸色一片灰暗,可想不到刘协接着便又淡然说道:“有个事儿,我想跟老哥商量一下,你看你身后那杆大纛实在碍眼,是不是能让兄弟们砍了过过瘾?”
  郭汜脸色一愕,登时有些暴怒。他杀人无数,身上的凶厉气别说一个小孩子,就算是军中健将,看到他也无不胆战心惊。此时见这少年虽然骑术不怎样,但言谈举止从容淡定,不慌不忙,高洁淡雅,虽然有些痞赖却又发乎自然的高贵,实在有些惊奇。
  见自己果然吓不住这个贵家公子,郭汜这盗马贼投机的本色又显露出来,他转而谄媚一笑:“小哥看那东西不顺眼,咱就砍了它。来人,将那大纛砍了!”
  听到郭汜竟然答应了这种耻辱的条件,刘协心下微定,对郭汜变得突然有些亲热,拍拍郭汜肩膀示意他蹲下来后,就摆出一副男人都理解的贱样说道:“郭老哥,有点你可搞错了……”
  “什么?”
  “小弟我可不是不知道女人的好啊,你说我们这些人,哪能跟你们这些苦哈哈的军人一样?我们十一岁的时候,那些采女宫女们,可都什么好处都让我们领教过了……”
  “兄弟的意思是?……”郭汜一副找到同道中人的喜悦,蠢得竟然连刘协刚才说的是‘采女宫女’而不是‘侍妾丫鬟’都没听出来。
  一般的贵族子弟,完成他们男人第一次的时候,大多是身边的服侍丫鬟或父母早就指定的侍妾。可刘协是天子,他能说的,就只有皇宫中才有的采女和宫女。当然,像郭汜这种水平,估计就算听出来了,估计也不明白这两者到底有什么区别。
  不过,郭汜的脸色还是变了变,变得为难起来,因为他突然反应过来:“兄弟,你难道还不想只挑一个?”
  “我嘛,天赋异秉,一个怎么够?”刘协脸皮红了红,自己都觉得这理由太牵强,但目光一扫,却将板车上所有的女子都囊括了进去。
  郭汜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小兄弟,我这里可有几百个,你能受得了?”
  刘协一翻白眼,鄙夷地看了郭汜一眼:你个蠢货,男人之间这方面哪有说不行的?
  然而,这一杀手锏使出去,郭汜仍旧很为难:“小兄弟,大家都是爷们儿,这事儿原本也没什么。可你是小郡主看上的人啊,她要是知道哥哥我给你送女人,那以后哥哥我……”
  “小郡主?”刘协脸一懵,汉代哪有什么郡主?
  “就是董老大最宠爱的孙女渭阳君董白啊……”郭汜脸色同样一恼,他是在怀疑,眼前小孩子,难道不是董白看上的小白脸?
  刘协终于明白了,原来此‘君’非彼‘郡’,但心头一团火猛然也被点燃了起来。闹了半天,他还以为自己天子的身份让郭汜有了忌惮,却不想原来自己堂堂大汉天子竟然还不如董白小白脸的身份让郭汜信服,这等无言而刺痛的耻辱,让刘协脸色豁然变得狰狞了起来。
  只是,刘协并不知道,那些一直刺探他的那些人,其实是两拨人。一拨自然是董卓的爪牙,而另一拨却是董白收拢的泼皮无赖。刚才向郭汜通风报信的,根本不是董卓的手下,因为这个时候,这些人首先要向董卓汇报情况再决定如何向郭汜传达命令。
  不过,刘协纵然知道这个误会,也不会饶恕郭汜。他猛然一巴掌朝着郭汜脸上扇去,起身怒气冲冲吼道:“朕乃汉室天子,你这匹夫,竟敢如此无礼?!”
  刘协这一巴掌并不重,至少,打在皮糙肉厚的郭汜脸上,是没多少伤害的。但这一巴掌却是在郭汜众兵士面前当众掴脸,不由得又惊又怒。这么多年,他郭汜何曾受过这等鸟气?
  “天子?”郭汜猛然站起来拔出自己腰间的环首刀,一刀劈向刘协:“天子就是我们太师养的一条狗,老子今天就要替太师好好教训你这条野狗!”
  “贼子尔敢?!”王越当即飞身护在刘协身前,怒目嗔视:“犯上作乱,罪不容诛!”
  见王越刚才一剑便磕开自己手中的环首刀,郭汜也飞速向后退了几步。可听到王越的话后,却又轻蔑笑了起来:“罪不容诛?小子,你还是先想着自己命吧!”说罢,郭汜猛然又高高扬起了自己举刀的右手。
  这一瞬,九十步之外的西凉弓箭手,又一次死死扯紧了他们手中的弓弦。纵然,他们都听到了刘协刚才大吼出自己是天子的名号……
  这一瞬,刘协突然感觉自己心狠凉,很幼稚也很羞辱。原来,任何机巧和手段,在强硬的实力面前,只能是一场笑话。
  也就是这一瞬,远处突然响起了沉闷的马蹄声,虽然听声音来人并不多。但刘协愕然回首,却实实在在看到一队骑兵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赶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