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袁绍立新帝

更新时间:2015-10-13 17:29:43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742

从刘和那固执而哀怜的目光中,刘协得知自己不可能劝得了他。甚至,从这目光中他还知道,刘和更想劝刘协相信关东群雄都是忠于汉室的好人。
  哎,相信那些家伙是好人,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现在的两人观念,就如两条并行在一张纸上的平行线,根本没有相交的可能。刘协静静站在宣室殿中的铜柱旁,任由巨大窗棂外的月光照在自己的身上,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他这时已放弃了劝说刘和改变心意的想法,希望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阻止刘和的悲剧。
  历史上的刘和,为了避免董卓的围捕,选择了一条迂回的出逃方向,先是翻越崇山峻岭,来到了袁术统治下的南阳。毫无防备的他,就是抱着关东士人都是汉室忠臣的思想,犹如一只小白兔主动投入了大灰狼的怀抱。
  在得知刘和想要联络刘虞进兵勤王的目的后,袁术二话没说就将刘和扣留了下来。因为袁术这货整天处心积虑地准备自己当皇帝,你刘和让他帮忙救皇帝,那不是给袁术找不自在吗?
  不仅如此,袁术还有他自己的算盘:他知道幽州盛产天下名骑,对于地处中原的军阀们来讲,骑兵是一支不可多得的先进武装,有了骑兵就可以帮助他们在军阀混战中取胜。于是他欺骗刘和说,我也早有勤王的意愿,不如让你爹派兵来南阳,与我合兵一处共同进军。
  图样图森破的刘和相信了袁术了鬼话,他写信给刘虞,刘虞果真派了数千骑兵来到南阳。公孙瓒为了讨好袁术,也派了他的弟弟公孙越带了千余名骑兵前来相助。
  按说刘虞派来的兵应该由刘和率领,但袁术随后便与公孙越串通,直接拘禁了刘和,夺了他的军队。随后袁术就把刘虞援助的骑兵投入到军阀混战当中,而完全背弃了他当初对刘和许下的诺言。
  刘和这时才知道自己受到欺骗,气愤不已。但他有着士人最可笑的坚韧和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傻气,于是他瞅准时机,从袁术手中逃了出来,准备途经河北前往幽州。
  也许是刘和的使命注定要遭到磨难,他在经过河北时,被袁绍发现,袁绍也把他扣留下来。
  袁绍虽然和袁术打的头破血流,但在对待长安朝廷上的态度是一样的,如果让刘和联络刘虞勤王成功,他自己称霸天下的野心又何从实现?
  关东群雄在对待董卓控制下的长安朝廷,其实已经有了很模糊的默契,对他们来讲,不如让朝廷继续控制在董卓等凉州武人手中,因为董卓控制朝廷的不合法性,自己不听朝廷号令而扩张个人势力就具备了合法性。
  另外,袁术和袁绍这两家伙真是兄弟,袁绍他也想利用刘和,不过他要的不是骑兵,而是把刘和作为人质来要挟刘虞,让刘虞帮他对付公孙瓒。当时公孙瓒势力正盛,是袁绍的最大威胁。
  刘和被扣留一直到自己的父亲刘虞被公孙瓒杀死,这时袁绍才给了刘和一定程度的自由,他让刘和联络刘虞的旧部,以为刘虞报仇为名共同讨伐公孙瓒,于是刘和便被绑在袁绍的战车上。身不由己的投入了军阀混战滚滚洪流当中,再也无法、也无力回头……
  刘和与刘虞的悲剧见证了东汉末年忠心朝廷的传统士人拯救国家社稷的艰辛历程,同时也说明了这条路是走不通的,东汉的统治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再多的努力只能换来更多的悲剧。
  那些深受忠孝仁义教导的士人群雄们已经蜕化成了自私自利的军阀,长安的朝廷已经被他们彻底抛弃了。很可惜,话说回来,还没有经历这些的刘和,根本想象不到这样的情景。
  “皇兄,你还不知道今日朕与郭汜的冲突吧?”刘协随意开口,他暂时还没有什么好的思路,但不希望两人就这样死寂一般地沉默着,所以才尴尬一笑道:“不瞒皇兄,之前朕一直以为董卓会来寻朕的。”
  “董卓今夜是不会来的。”刘和脸上掠过一丝沉痛,解释道:“关东发生了大事,臣也是从司徒大人那里才闻得了音讯。”
  “怎么了?”刘协微微一愣,这些时日,接连不断的烦心事件,将他的思绪一直禁锢在内宫当中,倒真没怎么关心宫外之事。
  “袁绍,据冀州了!”刘和几乎一字一顿咬着牙说出这番话,随后更咬牙切齿道:“董贼那权贼,闻听消息之后,将在朝的太傅袁隗、太仆袁基等袁家二十余口连同亲眷家仆全都杀了!”
  刘协面色微微一变,他虽然早知道历史会发生这些,但还是不禁皱眉:官场素来讲究门生故吏之间的尊卑相让,董卓曾为袁隗征辟的掾属,如今血洗师长满门首坏纲常。此恶例一开,今后这样的事情免不了会多起来,以下诛上之风恐怕会愈演愈烈。
  并且,这还是一个很可怕的信号。说明董卓已经开始打算用丧心病狂的杀戮,来对付那些不服从他的士人了……
  不过,刘协转念一想,便又从这祸事当中发现一件略微有价值的事,微微叹道:“韩馥韩文节也是我大汉之臣,袁绍私夺冀州,可是汉臣所为?”
  刘和面色一僵,他想不到刘协得知这一事件,竟然还一心想着劝自己改变心意。心中一阵感动之余,不由又多一丝愧疚,迟迟疑疑辩解道:“正因如此,臣更要去关东看看。”
  “为何?”刘协看得出刘和的防线已有了松动,却想不到刘和还会这样一意孤行。
  “因为韩馥该死!”刘和面色一厉,竟有几分狰狞的意味:“此人造谣天下,欲让我父为天下共主,袁本初替天行道,杀得好!”
  “韩馥想立大司马为帝?”刘协突然笑了,这事天下人都知道,韩馥不过前头一个摇旗呐喊的蠢蛋,真正的幕后主谋,恰恰是袁绍!
  “有四星会于箕尾,神人将在燕分。”刘协悠悠说出这番话,面色含笑。这里的“燕分”指的是幽州这个地方,因为幽州的地理位置相当于战国七雄时代的燕国。就是说幽州这个地方将有神人出现——刘虞当时是幽州牧,这就暗指刘虞了。
  汉代这个时候的人们是非常迷信的,认为改朝换代等大事是上天的旨意,而这一旨意可以通过种种天象推测出来。其中最有名的是汉武帝时期儒生董仲舒根据五行八卦推演出来的“五行更替说”,这些形成了汉代的“谶纬之学”,在当时影响很大,属于官方学问。
  韩馥说这句话,其实就是为刘虞当皇帝制造舆论。除此之人,韩馥还说济阴郡有个人发现了一块玉印,上面写着“虞为天子”,就是刘虞应该当皇帝。除了利用谶语蛊惑人心之外,韩馥还援引了前朝“故事”,说汉光武帝刘秀是汉室宗亲定王的第五代传人,在担任大司马官职的时候在河北称帝,建立汉朝江山;现在刘虞也是汉室宗亲(恭王)的第五代传人,也担任大司马的官职,也在河北(幽州属于河北),这是多么巧合啊!这不是表明刘虞就应该成为天子吗?
  听刘协面色诡异说出刚才那句谣言,刘和猛然匍倒在地,诚惶诚恐说道:“陛下,此乃韩馥无稽之谈,妄图挑拨我等宗室君臣,万望陛下勿要多心!”
  刘协猛然转头看着跪地的刘和,心中突然一阵悲哀:皇帝这个位置,的确太高了啊。高到即便汉室衰微成这样,皇帝与人的距离还是那么遥远。遥远到自己努力伸长手臂,也无法触到身边人的衣角……敌对的人,对他满是敌意;而忠于他的人,却只能臣服、跪地。
  这让刘协感到一些伤感,感到一丝孤零零。
  所以,他托起刘和,用尽量平和的开玩笑语气道:“皇兄不必如此,朕只是有些想不通,韩馥那样的人,怎么突然生出了这么大的胆子?”
  刘和猛然抬头,看到刘协眼中那熠熠闪光的眼神,无可奈何地心中一沉,痛苦缓缓说道:“是袁绍在幕后撑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