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干儿子

更新时间:2015-10-13 17:37:34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452

“陛下,该入朝议事了……”
  看着眼前这个提醒自己的人,看着李儒那一幅平淡寡欲的笑,刘协心中一下有说不出的无力和忧惧,仿佛,此时初升的太阳,也照不散刘协心中的阴霾,以及,这大殿外那殷红颜色的悲怜……
  这次早朝,如往常一般,刘协仍旧不知道都讨论了些什么问题。此时他满脑子,都被那个带着一脸平淡寡欲笑容的文士都占据了。
  三国历史上谋臣如雨,似乎拿出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同李儒比肩。但刘协知道,李儒的本领,绝不在任何一位谋士之下。甚至于,就连后期创业成功的曹老板也对李儒深为忌惮。
  李儒的一生与董卓密不可分,他是三国中第一个出现的谋士。为董卓所亲信,大小事宜均与之参谋,堪称智囊。可以说,因为李儒,汉末才开起了董卓时代。之所以李儒在三国历史上名声不显,恰恰因为他是董卓的女婿,无奈以董卓姻亲的身份出道,注定无法另择良主,只能对董卓从一而终。而董卓在后期目空一切,根本不再听从李儒的建议,才导致李儒无法与后期的名士一较高下。
  收吕布,败曹操,擢名流,立朝庭,攫财富,拒诸侯,这些都是李儒的功劳,李儒人聪明,懂兵法,又有战略眼光和心胸,具备一流谋士的所有条件。抛却历史一切主观因素,便可看到李儒究竟有多优秀。
  当年曹操召集十八路诸候征讨董卓,势不可挡。李儒便出一计:“吕布新败,兵无战心。不若引兵回洛阳,迁帝于长安,乃保无虞”。同时为了发展董卓的实力,李儒又出了一个主意,“今钱粮缺少,洛阳富户极多,可籍没入官。尤袁绍等门下,杀其宗党而抄其家赀,必得巨万”。结果,董卓安然退到长安,实力没有消耗,而十八路诸侯则不战而退。
  董卓从洛阳撤退到荥阳后,李儒献计说,丞相新弃洛阳,防有追兵。可教徐荣伏军荥阳城外山坞之旁,若有兵追来,可竟放过,待我这里杀败,然后截住掩杀:令后来者不敢复追。”董卓从其计,令吕布引精兵歇后。后来果不出李儒所料,三国历史上的大军事家曹操,在这次战役当中,肩膊中箭,还被两个军士擒住,幸亏被曹洪所救。曹操来时,聚三万人马,此次回去,只有残兵五百余人,差点连裤衩都赔进去。
  从李儒种种毒计便可看出,李儒是没有什么大汉正统思想的一位谋士,但同时正是他这种敢让天下苍生为之色变的阴毒和残忍,才成就了董卓日后专权汉室的时代。
  这种人,即便不能收为己用,也不能与之为敌。而恰巧,刘协此时无论愿意还是不愿意,他已经站在了李儒的对立面。并且,刘协已经察觉到,李儒似乎对自己已经有了很大的兴趣。
  一想到这些,刘协就止不住的脑门儿疼:丫自己怎么这么命苦,上来落到那个狡猾狡猾的大胖子手里还不够,居然还要再被一条毒蛇给盯上?
  不对!
  李儒这次表现很反常啊?
  刘协不相信,李儒没有看到自己对董卓的杀心。可身为董卓女婿的李儒,为什么还会好意提醒自己要上朝议事?
  难道这些聪明人,都喜欢喜怒不形于色,然后背后给你捅刀子?
  不对啊!
  假如已经决定背后捅人刀子了,那还至于给人好脸色?闷声不吭就做掉那个家伙,才是那些阴险谋士们的首选方式吧?否则你露脸给人打招呼,不是让人家更小心提防你了嘛……
  李儒是那种蠢蛋?
  绝不是!
  刘协宁愿相信自己是猪,也绝不会脑残认为李儒脑子被驴踢了。
  仔细将伍孚刺杀董卓的所有的细节全都在脑子里过滤了一遍,仍旧没有回想起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此时刘协感到无比沮丧:娘的,穿越一次汉末容易吗?都快把自己给逼成福尔摩斯了……
  好吧,现在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了。刘协干脆将注意力放在董卓身上,悠悠看着那个狡猾的胖子是怎样糟践大汉这些高级公务员的……
  董卓仍旧旁若无人一般在呵斥或咆哮,涨着一张满脸肥肉将那些大汉高级公务员们训得跟孙子一般。可看着看着,刘协察觉出不对味儿了:董卓身边,似乎少了一些东西……
  究竟是什么呢?
  李儒在,董卓他弟弟也在,身边更有那些溜须拍马的家伙们,可怎么就觉得少些什么东西呢?
  对了!
  铁戟温侯吕布!
  董卓那个贴身秘书兼保镖!
  就刚才,伍孚刺杀董卓的时候,也不见吕布在侧!
  怪不得,怪不得觉得少了一些什么东西,原来是吕布这娃啊……噢噢,抱歉,吕布您不是什么东西……
  咳咳!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时候!
  身为董卓贴身秘书兼保镖的吕布,为什么会不在董卓身旁呢?
  假如吕布这个超级保镖在,伍孚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去刺杀董卓吧?
  这个现象,加上李儒反常的表现,一切就耐人寻味了。
  刘协仔细将董卓与吕布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想了一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吕布这家伙原是丁原的手下,工作嘛,便是贴身秘书兼保镖,另外还有一个干儿子的身份。而几年前董卓在废立皇帝之时,丁原这二百五一下跳了出来,让董卓看出丁原跟自己不是一伙儿的。为了做掉丁原,董卓接受李儒的建议,用‘黄金一千两、明珠数十颗、玉带一条’,外加所有人都知道的赤兔名马把吕布给诓了过来,而吕布这家伙也干脆,来投奔董卓之前,还顺便干掉了他老爹丁原,跳槽到了董卓手下。
  按说,董卓跟吕布这两人,彼此都出了血本儿,本该心心相印,你好我好的。可事实上,却不是这么回事儿。
  吕布这槽跳是跳了,职位也涨了。但不得不说的是,职位见涨的代价,是吕布的并州军也被董卓给吞并了。假如这还没什么的话,接下来的事情,就让吕布同志很郁闷了。
  吕布同志本以为到了董老板这里,可以统领一军,建功立业了。可董老板却不这样想,认为吕布同志还属于新晋员工,仍需好好磨练磨练,就安排了一个吕布比较拿手的工作先让吕布来做。那工作内容嘛:贴身秘书兼保镖……
  也就是说,吕布这位三国仗武冠世的第一猛将,他每天的工作状态是这个样子的:右手执着一柄一丈八尺长的方天画戟,左手却仍然握着一杆三寸狼毫,肋下还夹着办公室里仍未完稿的文稿案件,脚下还摆着刚刚才磨好的墨砚,前一刻还在文质彬彬地随着上司四处喝酒应酬写笔录,转眼就有可能抽出方天画戟和人家玩儿命……嗯,这跟刘协昨日出宫看到吕布那威风凛凛的形象,完全是大相径庭的。
  并且,这还不算,吕布跟董卓这俩货,更有意思的是:吕布做掉丁原这个干爹后,又认了董卓当干爹……
  也不知道董卓这脑子是咋长的:吕布有了做掉干爹的光辉事迹后,就算他认你当爷爷,你也不能接受啊……
  ‘干儿子……呵呵’想到这里,刘协不自然的带着一丝深意笑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