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遣使关东

更新时间:2015-10-13 17:38:39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588

认干爹、收义子在中国传统社会里,是很普遍的现象。实际上是将没有血亲关系的人用“拟血亲化”、“准血亲化”的方式固定下来。好像不这样做的话,那种投缘的关系就会不稳定,叫人放心不下。
  而事实上,古时候大人物收干儿子,其实是个一本万利的买卖。刘协虽然现在没有干儿子,但前世的他,确实有过“干儿子”。
  前面说过,刘协穿越到汉末,是因为被一袋土豆给砸趴下了。而他之所以去农基站整理货架,是因为农基站那位老员工的狗跑丢了。
  刘协前世就很喜欢农基站那条大狼狗,他每次出去的时候都要牵着那条大狼狗四处溜,因为带着那条大狼狗,遇着小妞可以让它表演人立空翻取取乐子,遇着混混就让它冲上去拼几刀子,就算拼不过,至少也能牵着来吓唬吓唬别人。刘协很喜爱那条大狗狗,常常唤它作儿子。
  看懂了没?!
  在古代,那些大人物认干儿子的原因,不外乎如此!
  可吕布是那条大狼狗吗?
  不是!
  吕布是一条在并州苦苦挣扎的恶狼,一条时刻都在为自己生存而不择手段的恶狼!
  可即便如此,吕布这条恶狼,来到中原之后,也学会了隐忍,硬是老老实实由一条并州塞外的恶狼,化作了一条哈士奇,替董卓看家护院!
  而此时,董卓还没有带吕布这条哈士奇,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不是吕布不肯再隐忍下去,而是董卓不肯再把吕布带在身边。也就是说,董卓现在跟吕布之间,已有嫌隙产生!再联想起昨日张辽特意为并州兵出头儿的事件来看,董胖子和吕布之间的矛盾,似乎进行得还颇令人捉摸呢……
  然而,就在刘协正想入非非、满脑子三国第一型男吕布一画戟戳在董卓那颗肥硕的脑袋上时,他突然听到一声带着很不满的声音自殿下传来。
  “陛下,莫非以为老夫之前所言之事,难登大雅之堂吗?”原来此时董卓已经训完了那些朝廷大臣,正耀武扬威站在玉阶之下,满脸愠怒望着刘协重声质问着。
  “啊?……哦?”刘协搔了搔脑袋,他很想灵光一闪一句话将董卓的不满打消掉,可吭哧了半天,他最后只能很丢脸地向殿下之人问道:“太师刚才所言……何事?”
  董卓的脸瞬间红得像烙铁,刘协真怕董卓那双愤怒的死鱼眼下一刻就要从眼眶中蹦出来。幸好,就在董胖子又蓄满怒气值准备在大殿上发飙时,令刘协没有想到的一个人站出来了。
  这个人,竟然是郎中令李儒。
  “陛下,太师之前有言,令大鸿胪韩融、少府阴修、执金吾胡母班、将作大匠吴修、越骑校尉王瓌五人持节抚慰关东之军,令其归顺朝廷,遣使入朝。”
  刘协以为替自己解围的,纵然不是那个在董卓和汉室之间来回转的老好人蔡邕,也该是表面心向汉室、秘密却布下好大一盘棋的王允。可想不到,这一刻主动站出来平息董卓怒气、替自己解惑的人,竟然会是李儒。
  这让他很是惊异了一下。
  然而,在李儒感觉到一些异状,微微抬起头向刘协露出一抹公式化的笑容时,刘协才愣愣反应过来,挥手说道:“就依太师所……等下,朝廷遣使抚慰关东?”
  终于听清刚才李儒所说之话后,刘协那扬起的手猛然停在了半空。他再度仔细看了一下殿下董卓那张暴躁却不失那丝狡诈残忍的脸,突然感到一阵彻骨的寒冷从脑门传到脚底:原来,这才是今日董卓让他上朝的目的。董卓为他准备好的一出戏,竟然是这样!
  大鸿胪韩融、少府阴修、执金吾胡母班、将作大匠吴修、越骑校尉王瓌这五人,算是相当忠于汉室的臣子。当然,他们也算不上死忠到底的那些人。毕竟,那些人早在董卓废立皇帝和迁都一事上被杀得差不多了。可无论怎么说,这五人无论在平时礼制还是私下言论中,都毫无疑问是站在汉室一边的臣子。董卓这次将他们五人派往关东,根本无疑于一招狠毒的借刀杀人之计!
  董卓和关东群雄的仇恨,都已经过了兵戎相见的序幕,这个时候再让使臣以朝廷名义抚慰关东,简直不亚于肉包子拼命去打狗。而此事唯一的获利者,也只有董卓一人。
  其一,此去必然无功而返,进而董卓便会借机除掉这些人,进一步瓦解汉室的周边力量。
  其二,关东群雄无论怎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始终逃不掉抗命不遵的罪名。这样一份大帽子扣在关东群雄头上,此消彼长下,会给董卓的统治提供很大的道义理论基础。
  并且,作为穿越人士,刘协早就知晓了这五人的命运。其中韩融、阴修至南阳,阴修被袁术那二百五污以细作之名,一刀斩讫;胡母班、吴修、王瓌三人抵达冀州面见袁绍。袁绍何等雄才之人,此时已有立刘虞为新帝之心,明里敷衍一番恭敬打发,暗地里却命王匡擒拿处死,欲以加害名士之罪冠之,成一石二鸟之计。王匡自以为能,丝毫不加怀疑,遂将三人拿住囚禁,虽然妹夫胡母班给他写了一封感人肺腑的信,他还是把他们全部杀害。
  是的,这个胡母班还是河内太守王匡的妹夫。可惜这个王匡自大骄横又无谋,被袁绍利用完擦屁股后,也免不了兔死狗烹的命运——这个家伙,被后来的曹魏大老板曹操砍了脑袋。而曹操砍王匡的原因,也只有一条,就是袁绍授意。
  此时的曹操,不过袁绍手下一名客将,有兵有将却没权没地盘儿,只能安生夹紧尾巴夹得生疼给袁绍当哈士奇。而袁绍既要杀人明另立皇帝之心、又不愿意沾血坏了名声,便一而再、再而三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其面善心狠、外宽内忌的本性已渐渐表露出来。
  五人一去,只有大鸿胪韩融因为名气太大而免死,其他四人俱命丧黄泉。一想到这里,刘协竟然有些说不出自己心中什么感觉,只是扫了一眼这个偌大的朝堂,似乎看到滚滚暗潮流动,蕴含着无数的杀机浪波,自己独守礁岸之上,随时有被吞没的危险。
  所以,刘协很悲悯地叹息了一声,唤了一声道:“文优,这一借刀杀人之计,恐怕不是太师所想,而是你借太师之口说出来吧?”
  这一语出,李儒当下周身战栗,满朝大臣亦哗然不止,董卓更是目瞪口呆。
  可当前反应最激烈的,还是殿下的李儒,他听出了刘协这有心无力的自暴自弃后。非但没有一丝得色,反而惊恐跪地,连忙开口告罪道:“陛下何出此言,太师所言俱为汉室计,臣何德何能,会想出这等化干戈为玉帛妙计?”说罢这句,李儒停顿片刻,又补充一句道:“陛下,实在太看得起微臣了……”
  这一刻,刘协清楚看到,李儒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想着大殿之外看了一眼。刘协登时警醒,李儒的反应实在太过奇怪,再联想起他之前似乎含糊主动提醒自己一事,刘协顿时没由来便相信此计非李儒所谋。
  而他这时面看殿外,那殿外又有什么呢?
  很显然,殿外那人,就是设此计之人。而董卓手下除了李儒外,能设下如此毒计的且还没有资格入堂的人,就是那个太师府的主薄田仪了……
  田仪……田仪,刘协突然想起这个人了——记得董卓身死之后,当时便有一飞身扑尸的家伙,那个家伙的名字,好像就是这个田仪!
  只是,李儒为何又要提醒自己这些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