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混沌的开始

更新时间:2015-10-13 17:40:23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646

董卓朝堂上逼迫刘协准许五位使臣赴关东之后,有心人便发现,长安上空的气象开始混沌凶险了起来。
  表面上看,偶尔出席几次朝会的刘协,还是如一尊泥塑木偶般在龙椅上坐着,整个朝廷仍旧是董卓的一言堂。但朝上之人谁都看得出,刘协的眼神越来越冷,而话也越来越少了起来。相反,董卓的嗓门儿越来越大,颐指气使,不可一世。
  随后发生的事情,便渐渐开始扑朔迷离起来。
  董卓遭伍孚刺杀一事五日后,司隶校尉送来了议郎何颙的尸首。何颙尸首上伤痕累累、惨不忍睹,然刘嚣却未拿出半分何颙参与刺杀的罪证,对幕后指使之人更是一无所知。
  此事导致朝堂大哗,太尉马日磾、司空淳于嘉、太仆鲁馗、卫尉张温、太常种拂、光禄勋杨彪等二公四卿联名驳斥郎中令李儒擅改法制、逼死良臣。董卓自知理亏,答应厚葬何颙。却拒不释放黄门侍郎荀攸,誓言要追查同党。导致那日朝会董卓竟引兵冲突朝堂,正待朝堂剑拔弩张、众人请从圣断时,却只看到刘协已无视那些兵甲刀剑,径直离朝。众臣面面相觑,朝会亦不欢而散。
  然而,翌日司隶校尉刘嚣无故身亡,据有知情人散出流言,刘嚣乃是被一江湖游侠趁夜深入府中,一剑封喉。董卓闻讯大怒,铁骑四出追捕贼人,可京师动荡,西凉铁骑再度屠乱长安,导致人心惶惶却一无所获。
  此事未毕,韩融又带回凄苦消息,抚慰关东的持节使臣阴修与自己被袁术接见后,未得袁术回应,却随后被部将刘勋污蔑为细作,乱刀斩杀,自己随后被刘勋纵马喧喝逐出南阳。
  韩融想着北上与另一路使臣抚慰袁绍,令其征讨袁术不臣之贼,可途经半路已闻另三位使臣被河内太守王匡斩杀。韩融连三人尸首都未曾带回,只听到了胡母班临死前写给他妹夫王匡的一封书信。
  “自古以来,未有下土诸侯举兵向京师者。《刘向传》曰‘掷鼠忌器’,器犹忌之,况卓今处宫阙之内,以天子为藩屏,幼主在宫,如何可讨?仆与大鸿胪韩融、少府阴修、将作大匠吴修、越骑校尉王瓌俱受诏命。关东诸郡,虽实嫉卓,犹以衔奉王命,不敢玷辱。而足下囚仆于狱,欲以衅鼓,此悖暴无道之甚者也。仆与董卓有何亲戚,义岂同恶?而足下张虎狼之口,吐长慐之毒,恚卓迁怒,何甚酷哉!死,人之所难,然耻为狂夫所害。若亡者有灵,当诉足下于皇天。夫婚姻者祸福之机,今日着矣。曩为一体,今为血绚。亡人子二人,则君之甥,身没之后,慎勿令临仆尸骸也。”
  韩融涕泪横流读完胡母班遗言,悲痛不已加连日颠簸,竟昏死在朝堂。此次刘协仍旧未发一言,唯眼神诡异目视董卓良久,最后沉默归去。董卓深感自己连接错招已成众矢之的,亦然不愿在朝堂多呆。此时郿坞已筑成,董卓便载金银珠玉、良僮美女于其中,终日纵酒杀戮,郿县一带,人烟不至。
  如此,朝中诸事,皆赖尚书台处理。波谲、乱轰轰且又血腥的初平二年终于迎来了寒冬。可就在这个结尾的时段,整个汉室天下亦然也上演了一场乱轰轰的闹剧。
  由于地方战争的蔓延和割据势力的压迫,百姓苦不堪言,进而爆发了继黄巾之后,最大规模的一次农民起义。
  农民起义军这种事儿,在一个朝代即将灭亡的时候,总是风起云涌,有如长江之水绵绵不绝,又如滚雪球一般,见风就长。毕竟参加这种部队门槛实在太低,只要呆家活不下去就可以入伙,当官不容易当土匪还有什么不容易的?所以青州黄巾军死灰复燃后,各地纷纷响应,浪潮此起彼伏,声势大得不得了。
  最先闹起来的是青州,青州刺史焦和实在比他那位前任臧洪差太多。他坐镇在临淄城,却毫无领兵作战的能力和胆量,每日里祈祷神灵保佑,又恐冀州黑山军趁着黄河结冰杀过来与青州黄巾会合,竟命人打造陷冰丸(可使冰融化的弹丸),终于弄得属下离心兵马流散。焦和最终在恐惧中病逝,青州陷入群龙无首的局面,黄巾余部因此气势大振,袭击城邑打破地方军,聚合三十万之众北渡黄河,意欲与黑山军会合。
  可怜的农民兄弟有时又挺可爱的。刘协实在想不通青州的黄巾军为何要北渡黄河搞大串连,毕竟,这种农民起义军是一个十分松散的组织,串连到一块儿不会团结更有力量,反而会因各部争斗而内耗殆尽。
  不过,这种天真的作法倒真的引起了关东诸侯的重视。毕竟青州黄巾、黑山军、白波军各据实力,如果三股义军连成一体,将会使整个黄河流域陷入不可挽回的境地。鉴于这个来自老百姓的巨大威胁,各个地方割据不得不暂时妥协,共同投入到镇压义军的战斗当中。
  降虏校尉公孙瓒率领精锐骑兵三万南下,在东光大破青州黄巾,继而追击到黄河沿岸,待黄巾军半渡之时突然出击,黄巾军死者数万,血流成河。此战共斩杀义军三万人,俘虏七万人,车甲财物不计其数。朝廷以其功,拜公孙瓒为奋武将军,封蓟侯。
  公孙瓒收拾了黄巾军后,把矛头转向了袁绍,因为袁绍封的豫州刺史周昂在与袁术表奏的豫州刺史孙坚征战过程中,把公孙瓒的弟弟公孙越给射死了。公孙瓒是个爆仗脾气,说话抢上句,打仗抢头功,分战利品抢大头,听说自己弟弟的死信,当即上疏陈说袁绍是多可恶,随即出兵进攻冀州。双方由此展开一声争夺冀州的战争。
  这时公孙瓒大破黄巾,威名正盛,领军进入冀州后,郡县纷纷反叛袁绍归附。袁绍是个士人,名望虽高,打仗其实比不得公孙瓒。袁绍打算讲和,主动送出橄榄枝,授公孙瓒另一从弟公孙范为渤海太守。公孙范点点头上任去了,到了地方反以渤海郡兵进攻袁绍。这下子袁绍更惨了。
  冀州战场之上,公孙瓒完全占据了上风。不过公孙瓒英勇是英勇的,但是他有点暴发户心态,狗窝里放不住干粮,才有了点起色,就得意忘形起来,他封其部将严纲为冀州刺史,田楷为青州刺史,单经为交州刺史,又改置冀州治内郡县守令,封官许愿,好象天已经是他的一样。
  得知这个消息后,刘协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笑。尚书台的王允那老家伙之前在朝堂上对公孙瓒是大肆褒扬,想不到公孙瓒根本不稀罕朝廷的封赏,自顾自玩儿起了区域自治。气得王允这些天都憋在府中没脸上朝,刘协听说后,还差遣冷寿光给王允送了不少去火药,省得那刚正的老家伙被气出什么毛病来,耽误了今年开春的刺董大计。
  而青州黄巾北渡失败后,转而西进,侵犯兖州。一时间兖州诸郡又变得不容乐观,陈留、东郡被黄巾于毒、白绕、眭固等部十万众侵扰,直接威胁到冀州的大后方。只要这两支起义军一会合,袁绍便永无宁日了。
  在这个时候,袁绍做出了一个令他后悔终生的决定,他封曹操为东郡太守,开赴兖州镇压黄巾起义军……
  三国第一牛人曹操,正式崛起了。
  他就象是一座山,深深的压在刘协的心头。
  而刘协,与他相比,外强而中干,表面上乃九五天子,但实际上诏令连皇宫都出不去。这样的局势,让刘协在天下争霸的竞赛中已经迟了一步。
  现在的他,太需要做一件早就应该做的事了。
  毕竟,大动乱的时代,就要开始了。而这小半年的隐忍中,他、还有时机,也都开始成熟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